厦门第一高楼沉浮记

胡天祥
2020-09-22 02:57:53
在满足上述四个条件之一后,竞买方还需“具备足够的资金实力,可调控资金达50亿元以上”才可报名。“这是我们评估下来的金额,毕竟接盘方需要有一定的资信,才能承担大楼后续的建设与规划。”9月17日,一位参与上述破产清算案的机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时代周报记者  胡天祥

兜兜转转20余年,与鼓浪屿隔海相望的“厦门第一高楼”仍未找到最终归宿。

日前,一份名为《关于延期公开招募厦门源生置业有限公司、厦门永榕置业有限公司名下资产意向竞买方的公告》的文件在坊间流传。文件显示,高达339.88米的厦门国际中心(厦门第一高楼)一、二期及副塔宝嘉中心正面向社会公开招募意向竞买方,计划整体拍卖。其中,厦门国际中心为厦门源生置业名下资产,宝嘉中心为厦门永榕置业名下资产。

时代周报记者经多方查阅,获得了上述源文件及其多个相关文件。文件显示,本次拍卖始于厦门源生置业及厦门永榕置业破产清算一案。7月10日,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厦门思明百应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系七匹狼集团子公司,下称“百应小贷”)申请上述两家公司破产清算案件,并指定北京盈科(厦门)律师事务所、福建普和会计师事务所担任上述两家公司联合管理人。

时代周报记者获悉,为保证破产工作顺利进行,上述管理人还组建了一支91人的工作团队, 并设立了债权审查组、对外催收组、破产财产变价组、诉讼仲裁组等七个小组。

7月23日,管理人进场厦门国际中心项目,并于8月14日首次发布《关于公开招募厦门源生置业、厦门永榕置业名下资产意向竞买方的公告》。与首发公告注明“竞买方需为一级资质等级的房企或中国排名前500名的房企”相比,上述《延期公告》新增了三条可报名条件,其中包括美国《财富》杂志评选公布的世界500强企业;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中央企业;国内行业10强企业等。

在满足上述四个条件之一后,竞买方还需“具备足够的资金实力,可调控资金达50亿元以上”才可报名。“这是我们评估下来的金额,毕竟接盘方需要有一定的资信,才能承担大楼后续的建设与规划。”9月17日,一位参与上述破产清算案的机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据媒体报道,目前世茂、融创、建发、正荣等多家房企均有意接盘上述项目。外界都在关注,这座摩天大楼,最终能否“涅槃重生”。

四处筹钱

厦门国际中心的前身为邮电大厦,原持有者为厦门市邮电局。1993年,邮电大厦开始立项,并于4年后通过规划,一跃成为厦门第一高楼。

好景不长,到了1998年,邮电分家,“第一高楼”被划到邮政系统后,由于资金不足,便一直搁浅,成了当地有名的烂尾楼。此后数年,大楼持有者一直辗转厦门、北京、天津、福州等地,希望有人接盘,但动辄几十亿元的持续投入,让很多公司望而却步。

2010年,福建永榕电力集团(后更名福建京朋水力发电集团)老板李榕新(后更名李柄江)以约20亿元的价格接下邮电大厦项目,并正式更名为厦门国际中心,建设单位为其下属子公司厦门源生置业。

2012年9月,厦门国际中心正式进入施工阶段。记者获悉的一份《厦门国际中心项目融资计划书》显示,该项目开发总投资为43.51亿元。其中企业自有资金约占30%,为13.13亿元。项目已于2015年获得商业贷款24.58亿元及置换贷款9.1亿元。

这并不足以支撑大楼庞大的资金投入,李榕新开始不断寻找新的融资渠道。

根据天眼查显示,2014年10月―2017年12月,厦门源生置业的股权出质多达15项,质权人包括中信银行、福建三明农村商业银行、泉州银行等。“一旦进行股权质押,说明公司现阶段缺钱的概率很大。”香港一位金融行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此外,2017年4月,厦门源生还与厦门国际中心的施工方之一—深圳市建艺装饰集团签署《借款协议》,约定由建艺装饰向其提供6200万元临时支持,期限为6个月,年利率为10%。

为了筹钱,李榕新还把主意打到了厦门国际中心这一尚未完工的大楼上。记者获悉的一份文件显示,2016年5月,永榕电力集团旗下的上海宜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发布《融资计划书》,拟融资5亿―10亿元,用于厦门国际中心的后续装修以及设备购买。其还款来源则来自厦门国际中心的办公楼销售,租金及地下车库的销售,租金作为第一还款来源,以及永榕电力集团的收入作为第二还款来源(永榕电力2015年收入约在10亿元)。

同时,李榕新还把未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明的厦门国际中心部分房屋,转卖他人。根据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唐正与厦门源生置业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2016年10月―2017年1月期间,唐正共向被告源生置业预付房款5000万元。但截至2018年年底,源生置业仍未如约办理网签,亦无法交付房屋。

更为外界所熟悉的是,李榕新旗下公司于2016年8月出资1亿元,成立了一家名为“金和所”的网上借贷平台。据媒体报道,金和所实际上是一个自融平台,从该平台募集到的资金,后来都流入到了李榕新旗下公司以及厦门第一高楼的建设之中。“如果是自融平台,就很有可能违反法律导致违规的问题。”上述香港金融行业人士告诉记者。

记者从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出具的《谢祖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审刑事判决书》中获悉,2016年10月―2017年11月间,被告人谢祖强(金和所运营公司高层)伙同他人通过“金和所”网上借贷平台向不特定人销售投资理财产品,变相吸收资金,并向投资人承诺高额返利,年投资回报率为6.9%―10%。经审计,上述被告人吸收200余名投资人的资金共计人民币9800余万元。

另据鉴定意见显示,融资企业通过“金和所”发布投标,累计融资金额达7.2亿余元。2017年12月,“金和所”爆雷。

“由于摩天大楼的工程量较大、开发周期比较长,所以对企业的资金要求也比较高。”一位地产从业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另外从历史经验来讲,摩天大楼实际还跟整个行业周期有一定关系,如果行业进入调整期,那么大概率会使摩天大楼出现资金上的问题。

官司不断

大楼的购入并没有让李榕新旗下公司的经营更上一个台阶,反而使其深陷债务泥潭。

天眼查显示,从2018年10月至今,厦门永榕置业的法律诉讼达18项,案由包括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建设工程合同纠纷等。2019年12月24日,该公司被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从2017年11月至今,厦门源生置业的法律诉讼达215项,案由包括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等。从2018年1月至今,厦门源生置业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达22条,执行法院包括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等。

2020年6月22日,百应小贷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厦门源生置业、厦门永榕置业申请破产审查。2020年7月15日,厦门中院出具文书,上述两家公司进入破产重整阶段,北京盈科(厦门)律师事务所、福建普和会计师事务所担任联合管理人。

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厦门源生置业破产清算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文件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8月25日,管理人共接收了146笔债权申报,申报总金额共计约人民币173.56亿元(不含职工债权)。认定债权110笔,认定债权金额约99.21亿元。

另一份《厦门永榕置业破产清算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文件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8月25日,管理人共接收了32笔债权申报,申报总金额共计约为43.99亿元。认定债权32笔,认定债权金额约为24.79亿元。

据管理人测算,厦门永榕置业账面资产总额约为16.18亿元,预计破产清算净值约为5.99亿元,账面负债总额约为10.57亿元。厦门源生置业账面资产总额约为62.65亿元,预计破产清算净值约为46.03亿元,账面负债总额约为52.19亿元。资产评估方面,厦门国际中心一期、二期评估总价为46亿元,副塔宝嘉中心评估总价为5.99亿元。

据悉,本次破产清算案件,百应小贷为债权人会议主席,债权人委员会成员包括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分行(最高额抵押担保债权人)、中国建筑第六工程局有限公司、厦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随着大楼整体拍卖事宜推进,“厦门第一高楼”重生也迎来一丝曙光。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