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打光”后怎么办?美联储:刺激劳动力市场,容忍通胀率上升

刘沐轩
2020-08-28 21:08:08
“美联储现在真正的问题不是警惕高通胀水平,相反,美联储现在发现自己根本难以提高通胀,却已经陷入了高失业低利率的陷阱。”金阳矿业的外汇首席分析师蒋舒说。

对于各国央行而言,2020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为了应对新冠疫情对于全球经济的冲击,各国央行在今年上半年普遍采取了史无前例的宽松措施,政策力度纷纷逼近自身极限。

而美联储更是将利率下调至零,并启动无限量化宽松购买了数万亿美元的债券,以稳定金融市场,促进投资和就业。

即便如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还是指出,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扩张已经被疫情打乱,美国经济前景仍然存在着巨大不确定性,经济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可能需要很长时间。而最新修正后的美国二季度实际GDP增长率也低至负31.7%。

在“子弹打光”后,央行还能做些什么?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当地时间8月27日的全球央行年会上给出了他的答案:刺激劳动力市场,容忍通胀率上升。

最核心的还是失业问题

美联储认为,扩大就业的目标和通胀上升可以共存。

在鲍威尔的讲话后,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也正式发表声明,将美国当前就业市场评估标准修订为就业最大“缺口”(shortfalls),并表示着重看好中小社区在吸纳就业方面的潜力。

微信截图_20200828170513.png在鲍威尔的讲话后,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也正式发表声明。(图源:美联储官网)

据美国劳工部统计,自今年2月以来,美国已经累计有超过5000万人失业。虽然在复工政策下,美国每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正在逐渐减少,但多地疫情的复发仍然让局势不容乐观。

在8月15日至8月22日当周,又有100.6万美国人首次申请失业救济,而此前一周的人数为110万。在最近的23周中,有22周的当周首次申请人数超过100万。

对此,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经济研究室主任罗振兴曾在8月26日向时代财经表示,“尽管美国目前多地疫情复发对就业的影响仍然十分严重,失业率还有进一步上升的可能,但从总体来看,上升的空间也十分有限。许多居民、企业和州政府已经习惯了与新冠病毒共存的环境,情况应该不会比4月份时更糟。”

106680575-1598531918287-20200827_ui_claims.png美国每周新增失业救济申请人数。(图源:CNBC)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副研究员杨子荣在8月28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也指出,在疫情之前,美国的失业率曾达到历史低位。因此,从短期来看,美国的失业率是由疫情主导的。“失业率与疫情防控呈现高度相关,疫情防控和纾困政策得力的国家,失业率相对较低。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的失业率高于中、德、日、韩等国,但低于加拿大、印度和巴西等国。”

最难的是提高通胀

从美国的疫情来看,就业市场的全面复苏还“长路漫漫”,但相比之下,鲍威尔对于通胀容忍度的观点,可能更加不切实际。

曾几何时,人们对通货膨胀“闻风色变”,似乎通货膨胀就意味着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的景象。但事实上,一定水平的通货膨胀确实能够驱动企业利润和工资增长。

而美联储的新策略引入了更为宽松的“平均通胀目标制度”,将允许通货膨胀率在短期内超过2%,以弥补更早时间通胀低迷的时期,从而使得整体的“平均通胀率”处于2%的水平。

“美联储现在真正的问题不是警惕高通胀水平,相反,美联储现在发现自己根本难以提高通胀,却已经陷入了高失业低利率的陷阱。”金阳矿业的外汇首席分析师蒋舒于8月27日接受时代财经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ec_05.jpg美联储大楼。(图源:路透社)

事实上,美国的通胀率在十年间极少达到过美联储的2%通胀目标值,而鲍威尔也曾多次指出这是美国经济“不健康的状态”,值得重视。

众所周知,央行连续降息采取扩张的货币政策一般都会带来通货膨胀,但2019年美联储即使打出了连续降息“三板斧”,也没能将国内的通货膨胀率提高至预期水平。

而在过去,为了避免通胀,美联储通常会采取提前加息的方式以克服通胀压力。

但据今年6月份 FOMC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的17位货币政策决策者一致预期美国联邦基金利率直到2022年都将保持在零附近。鲍威尔更是在会后对记者表示:“我甚至都没有考虑过加息的问题。”

量化宽松的作用有限

在十年前美国政策制定者设立2%的通胀目标时,他们一定无法想象,在经历了连续的扩张政策和无限量化宽松后,美国的通胀率居然丝毫未动。

对此,蒋舒表示,现在美国的失业率已经创下了历史新高,而美国当前的低利率水平更加使得美联储“无牌可打”,非常手段量化宽松几乎成了唯一的选择。

但为何量化宽松都无法提高通胀?杨子荣指出,美国量化宽松释放的大量流动性并未完全流向实体经济,而是被商业银行以超额准备金的形式留存在中央银行,同时大量资金流向了股票市场。“而疫情导致的社交隔离对需求的冲击远大于对供给层面的冲击,政府救助虽然增加了低层收入人群的收入,但这些人出于对未来的担忧,更多地选择了储蓄,因此这部分政府转移支付并未完全转化为消费。”

值得一提的是,量化宽松会导致恶性通胀是一种误解。事实上,自20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发达国家大多都未再出现较高的通货膨胀,低增长和低通胀成为了新常态。

而对于美国的长期低通胀,杨子荣认为,这是多方导致的。“既有美国进口大量低价外国产品带来的输入性通缩对冲了通胀,又有美国社会低收入群体收入增长缓慢的原因。”

除此之外,其他原因还包括: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僵尸”企业数量占比快速提高,导致产能过剩和工人工资增长缓慢;技术进步推动产品和服务价格下降,抑制了通胀;人口老龄化降低了消费和投资,导致有效需求不足;经济结构进一步转向服务业,而这些行业的投资需求相比于制造业明显更低等等。而这些问题都早在新冠疫情之前就存在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新冠“神药”销量大涨,白云山三季度业绩不涨反降
新晋诺奖得主哈维·阿尔特:新冠疫苗大规模使用或在明年2月
美国三季度GDP猛增33.1%,CNN:这个数据“没有任何意义”
"战疫利器"汕头超声便携式DR亮相CMEF,超低辐射赋能疫情防控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