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迎来新参事

谢江珊
2020-08-25 01:38:51
国务院参事历来有“直通车”之称,这意味着:参事能以个人身份直接向政府进言,建议可以直接送到国务院总理的办公桌上。“参事的建言,总理必阅。我们很珍惜这个机会,这也激励着我们,要用好直通车、对直通车负责,做出自己的贡献。”任玉岭感慨道。

时代周报记者  谢江珊  发自上海

距天安门广场不到500米、离中南海两公里——国务院参事室坐落在北京前门东大街11号。

8月19日,这个被誉为“中国政府智囊团”的机构新增11名成员,由李克强总理颁发聘书。在这个与共和国同岁的机构里,获聘的参事们是真正的老资格,拥有丰富的阅历和经验。《政府参事工作条例》规定,参事的首聘年龄不得低于55周岁,不得超过65周岁;参事任职的最高年龄不得超过70周岁。每届任期不超过5年。

“参事的共同点是熟悉基层。大多生活在老百姓当中,住在老百姓的社区内,和老百姓一样到市场购物、到理发店理发,所以最容易听到老百姓的声音。”8月22日,原国务院参事、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九、十届全国政协常委任玉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产业部副主任卞永祖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指出,中国拥有一个较为完善的官僚体系,在这个体系之外设立“参谋”的角色,“可以让政府的决策更加客观和科学,是我国发展和社会治理非常重要的补充”。

折射新发展需求

国务院参事的聘任,与中国的发展和转型密切相关。

2007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提出加快金融体制改革。此后,李庆云、胡本钢、夏斌等金融领域专家被纳入国务院参事室。

2011年4月14日,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校长李烈以小学教育工作者的身份成为国务院参事。彼时,在“十二五”规划的大背景下,教育体制改革成为中国转型的重要一环,当年聘任的8名参事,大多为具备“创新社会管理”背景的专家。

此次被聘为国务院参事的11人,分别是朱光耀、王兆星、葛剑平、王丽方、戴琼海、李玮、焦洪昌、刘怡、刘远立、朱彤、杜莹芬。既有从政多年的专业型领导干部,也有长期从事学术研究的专家学者。

卞永祖分析认为,目前,国内外经济都面临困难,且中国正处于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模式转变的阶段,金融风险突出,需要更多在国际经济金融领域具有一定影响力和知名度的专家建言献策。此外,在完善法制、发展新科技的同时,“新冠肺炎疫情还让我们意识到医疗的重要性,人类社会要跟自然和谐相处”。

新的发展需求反映到本次国务院参事的聘任中,呈现两大特点。

一是经济和金融领域的专家较多。如朱光耀曾任财政部副部长、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长期从事国际财经外交工作;王兆星曾任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长期从事金融监管领域的相关工作;刘怡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财政学系主任,研究方向为公共财政与税收、财务分析。

二是有意识地聘任医学领域、法治领域和新科技领域的专家。比如,刘远立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焦洪昌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院长。戴琼海是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主要学术方向为人工智能(立体视觉)和计算摄像学,长期致力于该研究领域的理论和关键技术创新。

“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参事们丰富的阅历和经验,能让他们从更长远的角度给政府提供一些可行性建议。他们的建议更加客观现实,对中国未来发展方向的把握也更精准。”卞永祖补充道。

主要为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

国务院参事室为国务院直属机构。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国务院参事室官网发现,包括此次新聘任的11位参事在内,现任国务院参事共有43位。

1949年10月28日,周恩来总理亲自主持遴选任命了32位政务院(1954年改名为国务院)参事。除1人外,均为民主党派人士,其中包括北京大学著名教授袁翰青、北伐时任国民革命军第18军党代表许宝驹、随黄兴参加过辛亥革命的刘成烈等。

是年11月11日,政务院正式设立参事室。最初,参事由国务院全体会议任命,且无退休规定。1988年,国务院58号文件出台,改革了参事任职办法,参事聘任制由此开始。

2010年元旦,《政府参事工作条例》正式施行,明确参事的主要职责是参政议政、建言献策、咨询国是、民主监督、统战联谊。

参事需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较大的社会影响和较高的知名度,由国务院总理聘任,主要从民主党派成员和无党派人士中聘任,也可以从中国共产党党员的专家学者中聘任。

本次新聘任的11位参事亦遵循了这一原则,除朱光耀、王兆星是中共党员外,其他9人均为民盟、民革等民主党派成员或无党派人士。

“参事的基本使命是三性,即统战性、咨询性和联谊性。”任玉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参事工作有一个总要求,一定要讲政治性,“一定要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要把握住时代的总脉搏,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给国家更多地提意见。”

当好国事“直通车”

此次聘任国务院新参事,李克强提出三点希望:一是围绕发展大局积极建言献策;二是关注民生、及时反映群众期盼;三是更好担起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责任。

国务院参事历来有“直通车”之称,这意味着:参事能以个人身份直接向政府进言,建议可以直接送到国务院总理的办公桌上。

“参事的建言,总理必阅。我们很珍惜这个机会,这也激励着我们,要用好直通车、对直通车负责,做出自己的贡献。”任玉岭感慨道。

任玉岭1993年任全国政协委员,1998年担任第九届全国政协常委,2002年任国务院参事,2003年任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2007年续任国务院参事,2012年再次续任国务院参事。

调研是参事的必修课,任玉岭笑言自己爱聊天。“我不管走到哪,哪怕碰见开电梯的,都会问他是哪里人、从哪个学校毕业、做什么工作、工资多少。问得多了,就能比较鉴别,有利于我把事情做好。”

那十几年里,任玉岭几乎每年都出国调研,并跑遍国内26个省(区、市),“有的省份去了五六次,我的脑子里就形成了一幅中国的经济、地理、民生生态图。”

2002年首次获聘国务院参事后,任玉岭做的第一个调研,是针对农村义务教育的。通过调研,任玉岭发现“普九”欠债严重、学校班额过大、教师工资过低且不能及时发放等,是边远、贫困地区的学生教育环境普遍存在的问题。

2003年,温家宝总理在国务院参事室召开座谈会。彼时,任玉岭和嫦娥工程负责人栾恩杰同在成都出差。途中,任玉岭突然收到通知,要求立即赶回北京。栾恩杰拜托任玉岭建言,希望嫦娥工程早日推进。

那场会议上,任玉岭提出的第一个建议是义务教育免费,第二个建议则是加快嫦娥工程立项拨款。

2004年1月,“嫦娥一号”批准立项,首期任务拨款14亿元人民币,拉开了中国探月工程的帷幕。同年,任玉岭收到一块荣誉铜匾,“感谢任玉岭同志为我国绕月探测工程立项做出的突出贡献”;自2006年开始,从农村到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全部免除学杂费。

敢讲真话、善讲真话,成了任玉岭在担任政协委员和国务院参事时的标签。

“他们问我,你为什么敢讲话?我说因为我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再到解放后的多少次运动,对所有的事都一清二楚。我觉得必须讲真话,我讲起真话来更加顺畅。”今年82岁的任玉岭声如洪钟,聊起参事岁月,侃侃而谈。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任玉岭说,国务院参事室会议室墙上印着的这句话。同时铭记在他的心里。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