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集采常态化 处方药供零合作模式酿变

章遇
2020-08-18 03:48:44
据中康CMH数据,今年一季度,阿斯利康的瑞舒伐他汀钙在零售药店渠道的销售额达到4.1亿元,较去年同期大增近70%。

时代周报记者  章遇  发自博鳌、上海

8月20日,第三批全国药品集中采购即将在上海开标。此次集采共纳入56个品种,涉及86个品规和180多家制药企业,部分品种的入围竞标厂家多达十几甚至二十几家。

这也预示着,这一批的药品“大杀价”将比前两批来得更加惨烈。

“集采对我们是一个曲线的影响,在大规模处方外流到来之前,可能会有一个小小的‘倒春寒’。这个‘倒春寒’什么时候来不知道,但我觉得对大连锁是有利的,会促进整个行业的洗牌整合。”8月12日,益丰药房(603939.SH)董事长高毅在中国健康产业(国际)生态大会(以下简称“西普会”)表示。

在近两年的各种行业会议或论坛上,药品集采模式带来的冲击始终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每一轮价格大厮杀之后都伴随着剧烈的行业洗牌,无论是上游制药企业,还是终端的医院和零售药店,都必须直面这场大浪淘沙中的求存问题。

价格倒挂

“我一直吃的这个药,原来习惯在这个店里买,方便嘛。现在社区卫生中心的价格一盒不到15元,这里(药店)还要30多元。我就去社区中心那边开,也不用挂号。”8月17日,益丰大药房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的一家门店里,65岁的张大爷指着药柜上的氯沙坦钾片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氯沙坦钾片是一款常用高血压药物,2018年12月被纳入首批“4+7”集采,华海药业(600521.SH)以51%降幅、14.7元/盒(50mg*14片)的价格独家中标。在“4+7”扩围集采以及后来的续约中,同规格的氯沙坦钾片一直维持该价格未变。

也就是说,在中标地区的医院里,50mg规格的氯沙坦钾片价格不会超过14.7元/盒。而在时代周报记者走访的药店中,该药的标签价格仍在36.7元/盒,价差超过一倍。

类似的情况亦发生在阿托伐他汀钙、瑞舒伐他汀钙、恩替卡韦等多个慢病常用药品种上。以降脂药阿托伐他汀钙为例,乐普药业的优力平(20mg*7片)最近中标价格已经降至3.84元/盒。而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走访药店中并没有优力平在售,上架产品为落标厂家嘉林制药的阿乐和原研药立普妥,二者价格分别为21元/盒、43元/盒。

在集采覆盖的地区,集采品种在药店与医院的价格严重倒挂,部分中标产品甚至在零售药店断了供。由此造成部分患者回流医院的现象,给零售药店带来直接冲击。

“本来心血管这些慢病药是很好做的,现在销量是少了些。好在这些参与集采的品种不多,对我们整体影响不大。”前述益丰大药房门店执业药师刘宁(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

由于这家药店开在几个小区之间,刘宁跟附近不少居民已经成为老朋友。他们中的有些人跟刘宁反映过药品的价差,希望转到社区卫生站拿药,“老人家对价格还是比较敏感的”;而追求某个品牌的或对价格不敏感的居民,则仍选择在药店买药。

“这个问题我也跟公司沟通过,希望能把价格降下来,但这不是连锁药店能单方面决定的。”刘宁说,“处方药在医院渠道和零售渠道是两套不同的运作体系,有些厂家中标后,由于供应能力等问题就不给药店供货了,有些是不愿意按集采中标价供货;丢标的厂家转到零售渠道,也会根据自己的经营策略考虑是否跟进降价。”

市场重构

自2018年11月“4+7”城市首批带量采购试点启动以来,短短不到两年,已经进行了两批三轮药品集采。在国家医保局的主导下,带量集采模式由点到面,迅速推进,并形成全国联动的态势。

今年6月,国家医保局在按下第三批集采“启动键”的同时,也释放了集采将由试点转为常态化的信号:只要通过质量与疗效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品种数达到一定数量、竞争格局达到3家以上,即按照“常态化触发机制”启动药品集采工作。

除了价格厮杀,药品集采带来的蝴蝶效应已经传导至整个产业链,加速整个医药市场的重构。

来自中康CMH的数据显示,带量采购推行后,医院市场大品种的销售规模出现萎缩。从首批“4+7”集采的品种来看,2020年一季度,25个品种在医院渠道的价格降幅约80%,销售量份额上升到81%;但从金额来看,这25个品种2018年在医院市场的销售总额约为702亿元,2019年下滑至598亿元,出现了近100亿元的萎缩。

作为药品销售的另外一个终端,价格联动之后,零售市场的增长也开始放缓。

中康CMH的数据显示,25个品种在零售渠道价格降幅约为20%;销售额的同比增速由2019年一季度的11%下滑至2020年一季度的-3%。

由于未加入带量采购,零售药店无法按照医院终端的低价拿药,对其成本与盈利能力无疑是一项考验。

“从‘4+7’带量采购到扩围,再到集采常态化,行业对它的恐惧心理可能比实际影响要大。刚开始大家都觉得好像天要塌下来了,但其实这个事情对零售药店行业的影响没那么大。”8月12日,老百姓大药房(603883.SH)董事长谢子龙在西普会上指出。

以老百姓大药房为例,某些品种的销售额的确有所下降,但利润反而有少许增长。“过去这些品种我们几乎是零毛利甚至负毛利在销售,集采推开之后出现了两大变化:一是中标企业主动和我们沟通,给到我们3―5个点的配送费用,这总比过去没有要好;二是未中标的品种被逼着与零售企业进行合作,以往有些大品牌几乎不跟我们合作的。”谢子龙解释称。

高毅则认为,集采的影响应该分早期、中期、后期来看。早期对于大连锁的影响不大,对于中标品种,生产供应充足时大连锁也可以拿到货,处方药的品种从医院流出来,还能享受处方外流的红利;对于没有中标的品种,还可以按原来的价格销售。

“随着带量采购的面越来越宽,中标品种医院价格降低,会拉低整个行业的毛利率。这时候,处方外流又还不一定会大规模到来,可能要到中后期医院大部分的品种都带量采购了,医院药房的成本倒逼,处方才会流出来。”高毅表示。

供零合作“蜜月期”

集采重压之下,上游处方药厂家与零售药店的合作态度变得更为主动,处方药供零合作迎来“蜜月期”。

“政策倒逼,处方药企业与零售企业双方必须迅速拥抱合作。”8月15日,某零售企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对于上游制药企业,中标与不中标,都必须改变打法,争取维持存量,或者在另一个渠道谋求增量;对于零售药店,集采品种毛利虽低,却是影响门店流量的关键因素。

在今年1月份举行的第二轮国家集采竞标中,跨国药企拜耳的原研降糖药拜糖苹(通用名“阿卡波糖”)出乎意料地报出0.18元/片的超低价,直接将本土药企华东医药的仿制药卡博平“秒杀”出局。然而,拜耳新近发布的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拜糖苹全球销售额下降了73.8%。

可见拜糖苹销量的增长并没能抵消价格的大幅下降。相反,丢标之后,华东医药转战集采以外的市场,卡博平在基层、院外和零售市场获得快速增长。

另一个鲜明的例子是,在“4+7”首轮试点和联盟地区入围集采中,瑞舒伐他汀钙的原研厂家阿斯利康均未中标。在丢失全国大部分公立医院市场后,阿斯利康转身切入零售市场。

据中康CMH数据,今年一季度,阿斯利康的瑞舒伐他汀钙在零售药店渠道的销售额达到4.1亿元,较去年同期大增近70%。

过去,零售药店这块市场被不少处方药企业视为“鸡肋”,不愿意让价,也不愿意在零售渠道投入资源。零售药店即便拿到这些品牌处方药,毛利空间也极低。

“过去几年,处方药零售团队地位非常尴尬,药企内部经常会质疑零售渠道的作用是否能真正带来增量。”8月15日,某处方药厂家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对于零售渠道,一是看它能不能给“总盘子”带来增量,二是看渠道与渠道之间能否形成互动。如果在零售渠道投入产生的量只是从医院或别的地方来的,整个盘子没有变大,那么投入就是无效的。

在上述处方药厂家人士看来,如今上游工业积极建立处方药零售队伍,并非真正看到了零售市场能产生整体增量,而是发现“医院市场做不动了”。

“从我们的角度,跟零售合作,不仅仅是像过去那样给货、给资源,只谈销量。我们希望供零双方的合作是全方位的,零售方能够提供更专业的药学和健康管理服务,引流更多的患者,形成真正的增量。”前述处方药厂家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还注意到,今年的西普会上,益丰药房、老百姓、一心堂(002727.SH)、健之佳、漱玉平民大药房等头部连锁均发布了处方药经营战略,向上游处方药企业抛出橄榄枝。

“希望公司能跟药厂把价格谈下来,把更多品种谈下来。未来我们能承担起社区居民健康守门人的角色,相当于一个小社区卫生院,这算是我的一个小目标吧。”刘宁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