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虎牙合并引震荡 有员工已投简历跳槽

范文茜
2020-08-12 22:02:40

时代周报记者:范文茜

游戏直播迎来新战事,斗鱼虎牙历经多时的合并传闻,终于有了明确信号。

8月10日晚,斗鱼(NASDAQ:DOYU)和虎牙(NYSE:HUYA)均发布公告称,收到腾讯(00700.HK)非约束性收购提议和合并建议。腾讯建议两家公司以换股的形式进行合并,虎牙或其子公司将通过换股交易收购斗鱼的全部流通普通股。

同日,欢聚集团(NASDAQ:YY)宣布将以8.1亿美元现金将虎牙3000万股B类普通股转让给腾讯。

早在今年4月,腾讯便以2.626亿美元控股虎牙,持股比例为36.9%,拥有50.9%的投票权。若上述交易完成,腾讯持股虎牙比例将达51%,投票权将达70.4%。

自此,游戏直播双雄有望从对手变成同一战壕的朋友,也或将从腾讯的“干儿子”变成“亲儿子”。

上述消息宣布后,斗鱼虎牙反应不一,斗鱼显示出积极态度,虎牙则表现谨慎。

对于“虎牙管理层无心恋战”、“斗鱼高管或管理新公司”等外界传闻,8月10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相关方进行采访。虎牙相关负责人未正面回应记者问题。斗鱼、腾讯相关人士也表示,以公告为准。

8月11日上午,虎牙CEO董荣杰发布内部公开信表示:“公司董事会尚未做出任何决定,将谨慎审阅和评估这一提议,并会做出对公司、股东,尤其是各位同学们来说最优的选择。”


11日,一位虎牙公司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合并计划仍由腾讯主导推进,(虎牙斗鱼)哪一方最后会占上风,还不好说。

该人士透露,公司业务未受到明显影响。但由于两家公司岗位重合度比较高,基层员工担心合并或带来动荡以及裁员。

“有的已经私底下投简历准备跳槽了。”该人士说道。

受该合并消息影响,消息曝光当天,斗鱼、虎牙股价均高开低走。其中,虎牙股价上涨7.77%,斗鱼股价上涨6.02%,而腾讯股价也随之上涨。但截止到11日收盘,斗鱼股价下跌8.51%,虎牙则大跌9.83%。

上述虎牙人士曾在斗鱼等直播平台工作,在他看来,“虎牙的风格偏保守,腰部主播生态和公会体系做得很好;斗鱼更为激进,斗鱼头部主播阵容庞大、承揽的赛事更多。此外,虎牙用户付费率更高,但斗鱼用户体量更大。”

总的来说,两家各有千秋,如能合并,不仅可以避免内耗,也能互补长短、提高整体盈利水平,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这一信号,说明以斗鱼、虎牙、熊猫直播为代表的‘游戏直播三国杀’已彻底成为过去式。”8月11日,直播行业观察人士彭超对时代周报表示,随着战旗、触手、熊猫等游戏直播平台纷纷倒下、“虎鱼之争”偃旗息鼓,以腾讯、快手、B站为主导的“新三国杀”将成为行业下一阶段的焦点。

合并的逻辑

彭超认为,腾讯推动斗鱼虎牙合并背后,有减少内耗、整合优势资源、解决增长瓶颈等多重因素考量。

“实际上腾讯想要合并的时间比外界传的要早得多,方案在去年4、5月就出来了,当时公司(斗鱼于2019年7月上市)还没上市,根本不想合并。”8月8日,斗鱼前中层管理人员刘辉(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刘辉透露,到2019年底,腾讯推动两家公司合并的意愿已经很明确。原因是斗鱼虎牙战况胶着,日常高价争抢签约主播、购买电竞赛事版权等耗费成本高昂。而彼时腾讯已是虎牙最大股东,且拥有斗鱼三分之一股权。

“对大股东腾讯来说,这无异于左右互搏,太不划算”刘辉说道。

头部主播身价能有多高?2019年11月,炉石传说顶级主播“安德罗妮”和“萌太奇”以1亿元身价从斗鱼跳槽到虎牙直播。

为防止自家主播被对手挖走,平台祭出“天价违约金”。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在斗鱼和虎牙之间,因主播跳槽而引发的司法诉讼就高达30余起。

刘辉表示,“合并之后,至少平台给主播乱开高价的现象会好转。但腰部和尾部主播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议价能力被大大削弱,以后收入主要靠流水表现。”


事实上,在胶着比拼背后,无论斗鱼还是虎牙,也都遇到了增长瓶颈。

近日,两家公司公布Q2财报,虽然总营收、净利润双双创下新高,但其他两个关键指标——付费用户数量以及ARPPU(付费用户平均收益)值,都有增长放缓甚至下滑的趋势。

二季度,斗鱼付费用户数为760万,同比增长13.4%,环比增长为0;ARPPU值为306元,同比增长19.7%,环比增长为9.3%;虎牙付费用户数为620万,环比仅增长1.6%,财报未透露虎牙二季度ARPPU,但其一季度ARPPU为372.9元,与2019年四季度相比减少了87元。

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研究报告》指出,行业整体竞争格局基本确立,竞争趋于激烈,用户增长红利见顶。2019年中国游戏直播用户规模为3亿,2022年预计达到3.8亿。但增速呈明显放缓趋势,2019年用户规模增速高达15.4%,预计到2020年将降至2.7%。

“市场基本上也就这么大了,核心用户可以说已经没什么增量空间。接下来就是拼用户时长、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以及ARPPU。”8月12日,一位长期关注直播行业的投资人吴波(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快手、B站来势凶

《2020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研究报告》指出,2019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营收达208.1亿元,虎牙和斗鱼的市场份额分别为40.25%和35%。

尽管从目前市场份额看,斗鱼与虎牙合并后的新公司将在游戏直播领域占据绝对主导权,但不容忽视的是,B站、快手、抖音、西瓜视频等玩家正在加大游戏直播投入,企图抢占更多市场份额。

今年ChinaJoy期间,快手游戏公布了一组数据:截止今年5月,快手游戏直播MAU(月活跃用户量)超过2.2亿,游戏短视频MAU突破3亿。

据上市公司财报,2020年第一季度,虎牙、斗鱼MAU分别为1.5亿、1.58亿,不仅与快手有明显差距,也低于B站的1.72亿。

8月11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曾在斗鱼、熊猫等平台直播过的游戏主播小杰(化名)透露,他于今年7月转战快手平台。很关键的一个原因在于“肉眼可见的高分成,在我知道的一线游戏内容平台中是最高的。”

7月1日,快手面向游戏主播和公会推出一项新政策——取消入驻门槛,返点月流水门槛由20万降至5万,S级公会评定标准由月流水大于150万降至月流水大于100万,主播+公会综合分成比例升至62%。

据了解,斗鱼、虎牙与“主播+公会”的分成比例为50%。

B站近两年则接连斥巨资押注直播,以重金签下当红主播来增强其在游戏直播领域的竞争力。

继高价拿下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的独家转播权后,日前, B站又宣布,获得中国大陆地区2020-2022连续三年的英雄联盟全球赛事独家直播版权,持续加注在游戏直播赛道的砝码。


今年3月,两家头部游戏直播MVN小象互娱与大鹅文化合并,大鹅文化三位创始人离任后宣布加入B站,任职直播事业部。

不仅如此,除快手、B站两大平台外,腾讯还面临一个潜在的强劲对手。

2019年下半年开始,字节跳动开始尝试重度游戏研发,并专门设立游戏直播项目组。

据直播数据公司小葫芦数据,2020年4月,斗鱼、虎牙、B站、快手的礼物收入分别为7.19亿元、8.03亿元、8.92亿元和19.05亿元。斗鱼、虎牙当月的礼物收入之和不及快手一家,后者抢夺市场的能力可见一斑。

腾讯并非高枕无忧

作为斗鱼虎牙合并案的“关键先生”,去年,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成立游戏直播业务部。

据了解,其主要任务是平衡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三家之间的竞争、控制整体消耗以及将三大平台进行整合。

在人事层面,腾讯早已开始对虎牙、斗鱼渗透。今年3月份,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财务管理副总经理周颂被任命为斗鱼董事会董事,这曾被外界猜测腾讯已经在着手对于斗鱼的相关账目进行审计,以便之后与虎牙整合。

虎牙董事会则出现多名在腾讯负责具体业务的高管,诸如腾讯互动娱乐集团的总经理黄凌冬在虎牙担任董事长。

虽然斗鱼虎牙合并,在MAU规模上(1.65亿+1.68亿=3.33亿,来自上市公司Q2财报数据),可以超过快手(2.2亿),在市值上逼近B站。但吴波认为,斗鱼虎牙合并并不意味着腾讯可以高枕无忧。


“虽然体量看上去大、市值涨了,但能否跟快手抗衡,很难说。两家平台用户、产品有一定的重合,关键还是如何打差异化,扩大用户规模。”吴波说道,此外,两大平台还面临如何与腾讯互娱之间展开战略协同、业务协同等系列问题。

吴波认为,合并之后,100亿美元市值应该是腾讯预期的目标。但能否达到这一目标要看市场的反应和公司后续的业务表现,尤其是收入和成本的变化,主播成本是否能够明显降低。

截至发稿,虎牙总市值为52.77亿美元,斗鱼总市值为44.35亿美元。

在彭超看来,快手游戏直播的用户群体虽然与斗鱼虎牙有一定差异,但不妨碍其成为斗鱼虎牙有力的竞争对手。

“在流量为王的逻辑下,快手拥有这么大的用户体量并且还在高速增长中,变现只是迟早的问题,这样的局面足以让腾讯忧心。”彭超说道。

此外,更大的问题在于游戏直播对于腾讯的战略价值。

“游戏,这个最先跑出来的垂直类目,一度成为直播江湖的头部。”吴波感慨,“但到了2020年,大家的关注点都在电商直播,毕竟那是一个几千亿的盘子。游戏直播这个小江湖,无论腾讯是否动手合并,或许都该翻篇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