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出访黎巴嫩推动政府改革,专家:局势可能会变得更坏

刘沐轩
2020-08-07 19:08:42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所长牛新春在8月7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在长期的政治和经济危机下,黎巴嫩人民已经对政府绝望,纵使是与黎巴嫩历史渊源颇深的法国也无力挽救这种局势。现在看来,黎巴嫩的局势在变好之前,可能会变得更坏。”

一场震惊世界的爆炸再次让黎巴嫩成为世界的焦点。

迄今为止,这场灾难已经造成145人死亡,超过5000人受伤,30万人无家可归。从卫星航拍图像上看,一个直径约400英尺宽的爆炸坑和周边焦黑的建筑残骸显得更加触目惊心。

据美联社报道,在各国纷纷伸出援手的同时,法国总统马克龙突然在当地时间8月6日访问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拥抱受灾的民众,成为爆炸发生后首位访问灾区的国家领导人。

200806080633-01-beirut-explosion-aftermath-0806-emmanuel-macron-exlarge-169.jpg法国总统马克龙在8月6日访问贝鲁特时,拥抱一名受灾的黎巴嫩居民。(图源:路透社)

面对昔日的“老大哥”,贝鲁特民众被压抑的情绪爆发了,愤怒的人群大喊“革命!革命!”,甚至还有不少人呼吁法国重新接管治理黎巴嫩。

马克龙虽然驳回了重新接管的诉求,但他强调将帮助黎巴嫩进行改革,否则黎巴嫩现政府“将收到一张空头支票”。

对此,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所长牛新春在8月7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在长期的政治和经济危机下,黎巴嫩人民已经对政府绝望,纵使是与黎巴嫩历史渊源颇深的法国也无力挽救这种局势。现在看来,黎巴嫩的局势在变好之前,可能会变得更坏。”

国际大国和地区大国的角力场

虽然经过了数千年的共存,但当地的宗教势力仍然难以融合,这也导致了黎巴嫩政府内部的分裂。

在1943年建国之初,黎巴嫩就确立了一个传统:由基督教的马龙派人士担任总统,伊斯兰教的逊尼派人士担任总理,由伊斯兰教的什叶派人士担任议长。

政府的三大元首各执一词,决策效率可想而知。

根据中国外交部发布的黎巴嫩国家概况,在该国议会现有的128个议席中,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议员各占一半。党派林立,但力量分散,目前无一党占绝对优势。

对此,中国社科院西亚北非研究所研究员余国庆在8月7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这种分配在政局平稳的时期将有利于社会的稳定,但一旦面临大变局,整个政府的不协调性就会暴露出来。

但在历史上,被夹在沙特阿拉伯、伊朗、叙利亚和以色列之间的黎巴嫩又恰恰是个“兵家必争之地”。

微信截图_20200807175254.png黎巴嫩真主党。(图源:路透社)

而为了争夺黎巴嫩,各国的介入也使得黎巴嫩的政坛愈发分裂。黎巴嫩逊尼派的背后有着沙特阿拉伯的支持,美国和以色列则支持着马龙派,而近年来崛起的真主党势力有伊朗撑腰。此外,还有曾常年在黎巴嫩境内驻军的叙利亚对政坛的介入。也正因此,牛新春将黎巴嫩比喻为“国际大国和地区大国的角力场”。

政府失信,经济面临崩溃

尽管在此次爆炸事件发生后,黎巴嫩的政府展现出了积极调查责任人的姿态,但绝大多数黎巴嫩人还是将责任完全归咎于政府,并指责政府在这次灾难发生之前,就已经将黎巴嫩推向了经济崩溃的边缘。

被誉为“中东小巴黎”的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曾经是中东地区有名的旅游胜地和金融中心,但现如今,这里银行挤兑、燃料短缺、垃圾成山、每日停电近20个小时。

据路透社报道,从去年10月开始,黎巴嫩多地就爆发抗议,敦促现政府下台。民众甚至不想让现存的任何一派当政,而是希望没有任何政治背景的技术型官僚来领导黎巴嫩,可见人民对于政府的失望程度。

由于当前的经济危机而失业的混凝土搅拌车司机在2020年7月6日聚集在黎巴嫩贝鲁特抗议失业和停电的情况下,在烈士广场附近用混凝土搅拌车和卡车堵路。(图源:CNBC).jpeg由于经济危机而失业的卡车司机在2020年7月6日聚集在贝鲁特烈士广场抗议。(图源:CNBC)

但今年1月新组建的黎巴嫩政府显然没有带来任何积极的改变。不仅仅是民众,连黎巴嫩的经济部长、外交部长等人士都相继辞职,并表示对政府的失望。

曾任黎巴嫩经济和贸易部长兼工业部长、黎巴嫩中央银行副行长的赛迪在7月13日对CNBC表示,黎巴嫩的政坛没有改革的意愿和勇气,因为对他们而言,改革意味着“自杀”。

据CNBC报道,截至今年5月底,黎巴嫩的失业率已超过30%,而食品通胀率已飙升至去年同期的190%左右。

此前,黎巴嫩总理迪亚卜曾在今年3月7日表示,黎巴嫩债台高筑,其公共债务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70%。而且因为外汇储备短缺,黎巴嫩政府决定拖欠到期的12亿美元债券债务。截至2020年底,黎巴嫩共面临大约46亿美元的到期债券债务。

1000 (3).jpeg想要兑换美元的人每天都在贝鲁特的银行外排起长队。(图源:美联社)

此外,牛新春还指出,“黎巴嫩本身就是一个严重依赖进口的国家,而在债台高筑的背景下,黎巴嫩镑在一年内贬值了80%,将整个国家的经济推向崩溃。”

由于美元短缺,黎巴嫩政府一度宣布停止向除小麦、药品和燃料以外的进口商提供美元,而黎巴嫩银行业亦曾多次被迫歇业,并对美元提现和境外汇款采取严格的限制。

据美联社报道,这一系列措施曾导致黎巴嫩镑在黑市上创下了9000镑兑1美元的记录。

“远超过人道主义援助能解决的范围”

政府瘫痪、经济崩溃、疫情危机加上这次爆炸案,牛新春认为,黎巴嫩面临的困境已经远超过人道主义援助能解决的范围。

事实上,黎巴嫩在今年5月签署了一份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申请100亿美元贷款援助的正式请求。但直到7月份,谈判在经历了至少16轮之后仍然陷入僵局,原因是黎巴嫩政府也无法统计出具体的财政缺口。

除了政治顽疾外,余国庆指出,尽管黎巴嫩有着诸多历史问题,但当下的黎巴嫩最需要的是粮食、燃料和基础设施的重建,在国际社会的援助下,黎巴嫩应该能够暂时挺过短期的危机。

值得一提的是,发生爆炸的贝鲁特港口是黎巴嫩的主要进口港。在这个拥有超过600万人的国家中,有60%的进口商品需要通过贝鲁特港输入国内。

微信截图_20200807112546.jpg

微信截图_20200807112521.jpg贝鲁特港口爆炸前后对比。(图源:CNN)

而据黎巴嫩国家通讯社8月6日报道,黎巴嫩经济部长内赫姆透露,位于贝鲁特港口的主要粮仓在爆炸中受到严重破坏,受爆炸后的化学物质波及,储存在该处的粮食可能已无法食用。

对于黎巴嫩的未来,也许真的如乔乌尔(黎巴嫩在IMF的谈判代表)在7月13日接受CNBC采访时所言,“黎巴嫩需要的不是改革,而是一场革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黎巴嫩陷漩涡 危机不仅是爆炸
“蘑菇云”在首都升起,大爆炸沉重打击“失败国家”黎巴嫩
剥离法国童装业务 森马重金出海失利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