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围猎”TikTok,特朗普还要挣“中介费”

刘沐轩
2020-08-05 17:47:08
美国对于短视频应用程序TikTok的“围猎”已近乎于“明抢”。

房地产大亨出身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似乎又想过一把当中介的瘾了。

“有点像房东和房客的关系,”特朗普在解释他的“中介费”合理性时彰显了其地产商的本色,“没有租约,租户就租不到房,所以他们需要付一笔‘中介费’。同理,美国政府也应该得到一大笔钱,因为没有美国,这笔交易就不会存在。”

181023-trump-getty-773.jpg美国总统特朗普。(图源:Politico)

此言一出,美国对于短视频应用程序TikTok的“围猎”已近乎于“明抢”。

据路透社报道,特朗普在8月3日表示,美国财政部应该从TikTok美国业务的最终成交额中获得“相当大的一部分”。

对于特朗普的说法是否合法,中国政法大学商法研究所教授管晓峰在8月4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这并不是跨国并购,更不是市场行为,而是管制行为,因此任何法律法条都将无法适用。”

从打着”国家安全“的幌子到“明抢”

最早由路透社报道的微软收购TikTok事件,在8月3日得到了特朗普本人的“实锤”。他表示,现在微软正在和TikTok商谈收购的事宜,如果不成功,将在9月15日彻底在美国封禁TikTok。

但是,美国政府真能收到这笔“中介费“吗?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经济研究室主任罗振兴在8月4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美国政府有三种可能的渠道从微软收购TikTok中获得金钱利益,分别是罚款审查费税收

首先,TikTok必须要经过美国法律和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查,而美国财政部确实可以对违反相关法律的公司罚款。

cfius32018_1280x720.jpg被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IRRMA)加强后的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成为了美国保护主义的高墙。(图源:华尔街日报)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CFIUS的结论认为某笔交易构成国家安全威胁,但也只有总统的行政命令才能终止该笔交易。据彭博社统计,在1990年到2018年间,只有大约五笔交易被阻止。

而自特朗普上台以来,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IRRMA)在2018年8月得到通过,CFIUS的审查权限得到极大加强,总统的权限也得到增强,几乎可以以国家安全问题为由控制任何涉及外国人的投资和房地产交易。

在这种强监督下,罗振兴指出,企业在接受CFIUS调查时也必须向美国财政部提供一笔有上限的审查费,变相等于“美国财政部得到了一笔钱“。

除此之外,此前微软曾于8月2日发布公告称,“有意收购TikTok,但需接受全面的安全审查,并为美国(包括美国财政部)提供适当的经济利益。”

在当时,对于“适当的经济利益”这个概念,大多数人的理解都是TikTok在被收购后因盈利所缴的税。

但罗振兴强调,特朗普所比喻的“佣金”,和罚款、审查费以及税收都完全不是一回事,在他看来,特朗普采用这种说法更像是出于”邀功“的目的。

为什么只能是微软?

尽管TikTok的首席执行官梅耶尔上周在博客中表示,该公司致力于遵守美国法律,并允许专家检查其内容审核政策和驱动其算法的代码。

但在多方“围猎”下,TikTok早已是一头“待宰的羔羊”,现在的问题是,谁会成为直接操刀的“屠户”?

当地时间8月4日,美国媒体Axios援引外部人士消息称,苹果公司对收购TikTok表达了兴趣。消息传出后,苹果股价涨幅一度达到1.7%。

但随后,苹果发言人便回应称,公司内部并没有针对收购TikTok的讨论,对此不感兴趣,也没有计划进行这样的交易。

目前看来,微软似乎是唯一的收购者选择。

对于微软在收购TikTok上的独特优势,罗振兴指出,微软有资金、有需求,也有信任基础,但在短时间内谈下一桩如此大规模的收购案,微软也面临着巨大压力。

OIP.jpg蝉联过世界首富22年的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早已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图源:CNN)

虽然微软不是美国几大科技巨头中最擅长做社交平台的公司,但这并不意味着微软不想尝试。事实上,这些年微软也做过多次尝试,例如Groove音乐、Mixer流媒体服务、社交网络Socl、Windows Phone、Zune数字音乐播放器等,但几乎都以失败告终。

早在2007年,微软就看到了社交媒体的潜力,向Facebook投资了2.4亿美元,甚至提出以150亿美元的估值直接收购扎克伯格的公司。

而借由此次收购TikTok,微软恰恰能够圆了它多年的梦想:与Facebook以及由Google拥有的YouTube同台竞技,在年轻人中重塑自己的形象。

与此同时,微软也可以通过收集用户的数据,用于构建用户画像和推荐算法 。

此外,收购TikTok还将提高微软在美国数字广告市场的份额。

据市场分析公司eMarketer此前的预测,今年微软在美国数字广告市场的份额将仅占1.5%,略高于Snapchat,但远远落后于Facebook的42%和Google的10.4%。

eMarketer分析师威廉姆森表示,虽然目前TikTok拥有的只是潜力,其广告业务还无法创造大量收入,但微软可以与其互补。

此外,在信任基础方面,除了特朗普本人,许多知名的共和党议员,包括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等,都表示支持微软收购TikTok在美国的业务。

而且Alphabet(Google母公司)、Facebook、苹果和亚马逊在近期本身就处于美国政府反垄断审查的风口浪尖上,因此微软成为了最佳选择。

Tech-giants-thriving-in-lockdown.jpg亚马逊CEO贝佐斯在听证会上发言。(图源:BBC)

但值得注意的是,微软自身可能也面临着地缘政治的危机。

此前,据CNN报道,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就建议微软,在收购TikTok前,“不妨剥离其在中国的业务,以洗清嫌疑。”

对此,罗振兴指出,对于微软这家和中国打交道历史最久的美国科技巨头,美国国内质疑的声音已越来越多。许多美国人现在会给和中国有业务往来的企业贴上标签,许多企业也面临着是否放弃中国市场的选择,”微软也不例外。“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与盖茨交锋拥抱特朗普 甲骨文老板玩转硅谷
微信美国迎转机:封杀令被叫停
美国微信禁令被紧急叫停 律师:至少还能再用半年
全球确诊超3000万,死亡超94万,印度恐成最严重“疫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