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非要TikTok的命,苹果否认感兴趣,最理想的买家只能是微软?

冯珊珊
2020-08-05 11:14:50
“微软可能是理想的买家,出的了理想的价格,可以弥补其在社交媒体领域的产业短板,也较容易为中美双边接受。”

8月3日,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赞成微软收购TikTok,表示不在乎是微软买或是谁买,9月15日前不卖给美企就关门,钱还需上缴。

此前,TikTok在美国将被封禁或被要求卖给当地企业的消息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引发广泛关注。

8月4日,张一鸣发表了一封给员工的信,主题为《不要在意短期损誉,耐心做好正确的事》。张一鸣称,这次事件问题焦点根本不是CFIUS以musical.ly并购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强制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美国公司,其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的封禁以及更多。

“对于公众的意见,我们要能接受一段时间的误解。希望大家也不要在意短期的损誉,耐心做好正确的事。”张一鸣称。

“美国政府及国会封杀抖音美国业务无疑是出于政治考虑,兼顾商业,也开创了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封杀一个消费娱乐平台的先例,在全球也会带来深刻影响。”北京国枫(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市律师协会金融工具业务研究委员会委员邹林林8月4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邹林林认为,“字节跳动同意剥离抖音美国(甚至其他国家)的业务是出于无奈,国人不必以情怀苛求字节跳动的股东或管理团队。这个事件对中国科技公司如何进行国际化运作再次提出了挑战,‘网络主权’这个概念也越发变得重要。”

而针对哪家公司将会接盘TikTok美国公司业务,各种传闻甚嚣尘上。美国短新闻媒体Axios之前报道,多重消息源称,苹果表达了对潜在收购TikTok的兴趣,但很快被苹果否认。谷歌、Facebook也曾表达过对TikTok的兴趣。究竟哪家公司将接手尚需观察。

2345截图20200805015557.png

美国为何非要TikTok死?

如是资本董事总经理、如是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奥平8月4日向时代财经表示,美国封杀TikTok有两个目的:一是出于国家信息安全问题;二是出于贸易战,为了限制它在美国的发展。

“归其本质,美国封杀TikTok还是出于第二个目的。为了限制中国企业、尤其是科技企业的发展,美国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像之前对华为的制裁,信息安全隐患更多只是拿来当做借口。”。

张奥平认为,“历史上从没有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能跟美国的互联网公司正面抗争,而TikTok似乎将打破这一局面。目前的TikTok流量已经能与Facebook相抗衡,其用户数更是早已超过Twitter、Snapchat。它的发展确实出乎了美国的预料,也就开始了打压。”

早在2019年10月份,独立数字货币研究员龙白涛就把TikTok当做中国数字经济/数字货币最强大的种子选手写进了文章。“中国移动App主要在华语地区有影响力。目前唯一真正具有跨文化、跨国影响力的抖音海外版本TikTok,其实完全由国外团队运营。”龙白涛表示。

龙白涛认为,像头条这种算法驱动的信息分发工具可以或实际已经成为信息控制有力工具。“本身就是信息鸦片,而不是反应世界的真实信息。”

“这种工具从诞生第一天起就发挥了比任何主权政府宣传工具更强大的功效,因此必将成为政府的猎物,无论你愿意不愿意,无论在境内或者境外。美国政府会担心它被中国政府控制,反过来也一样。”龙白涛认为,“没有任何一个主权政府会允许如此强大的信息传播和控制工具的存在,而不受自己的控制。”

8月4日,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张一鸣特地强调了字节跳动员工在工作中要有“火星视角”,文化冲突是大多数中国公司不会遇到的问题,但对字节跳动来说不可避免,这也是为什么他把“多元兼容”加到企业价值观的原因。

CFIUS出手,警惕FIRRMA

“这个案件属于CFIUS的管辖范围。”美国成美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纽约大学法律博士柳治平8月4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据悉,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是一个美国联邦政府委员会,由财政部牵头的9个联邦政府部与办公室为固定成员。

CFIUS的使命是根据美国1950年《国防生产法案》(The Defense Production Act of 1950(DPA))以及2007年《外商投资与国家安全法案》(The Foreign Investment and National Security Act of 2007(FINSA)),对可能影响美国国家安全的商业(特别是外资投资)活动进行审查。其审查前提是有“可信的证据(credible evidence)”表明,“取得控制权的外国利益所采取的行动可能会威胁到国家安全”。

“很多人误以为,CFIUS对字节跳动公司没有管辖权。其实,CFIUS对U.S.business(美国生意)都有管辖权。”柳治平解释,公司一般指已经在法律上组建的法人实体;而美国外资委可以管辖在法律上未完成公司组建程序,只要事实上相关人员能够完成一个法人实体能够完成的研发或者其他商业任务,在美国从事州际商业活动,他们即可被视为法定的“美国生意”。

“TikTok符合这个标准。CFIUS可以命令字节跳动出售TikTok,FIRRMA给予了CFIUS更大权限。”柳治平表示。

2018年,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确认了《2018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 of 2018,以下简称“FIRRMA”),并制定了执行细则,由设于财政部的多部门联席机构CFIUS负责执行。

该法案扩展了美国外资委的审查管辖权,对外资的投资美国一些具体的产业和技术的投资甚至其他交易做出了更严格和具体的限制。从事投资美国的专业人士的普遍观点是:以上立法以及行政法规的出台,主要是由于国际国内政治的原因针对来自中国的投资的,虽然立法语言不能针对中资。过去数年中资使用的一些交易方式在形式上避免了对美国生意的控制权,但是仍然可以接近美国公司的核心技术,使得美国外资委法律上处于被动地位,也是这次立法的原因。

“以前CFIUS关注的核心问题是交易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今后国家安全仍然是关注核心。但是现代化法案明显体现了特朗普的保护主义和美国优先倾向,是美国试图广泛地保护其在高科技领域的优势以及由此带来的经济利益的一个法律手段。”柳治平表示。

“FIRRMA越来越针对中国企业,已经成为美国打压中国企业组合拳中的中心一环。”邹林林建议,已经在美国投资以及计划到美国投资或经营的中国企业,特别需要关注FIRRMA带来的挑战,“FIRRMA涵盖的范围很广,技术、信息(个人数据)、基础设施、安全都在里面,增加了对未申报交易的审核。另外,投资或收购了美国公司后再带技术回国内落地的模式受到了关注和挑战,已经完成的交易也可以从新审查、叫停、强制退出。”

美国加强审查力度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资本市场负责人朱莎8月4日向时代财经表示,美国封杀APP看途径、看时效、看范围,“如被投诉违反appstore规则的,appstore有权下架,这是一种封杀,但是暂时的,可以通过整改重新上架。还有一种封杀是违反国家投资、贸易或其他相关法律法规,比如违反反倾销反补贴、或者违反公平贸易原则。TikTok这次是CIFUS。”

据朱莎观察,特朗普在2018年8月签发FIRRMA之后,美国财政部在2020年2月13日颁发生效了关于《外国人在美投资的新规》(Provisions Pertaining to Certain Investments in the United States byForeign Persons),新规在FIRRMA原有基础上进一步扩大了CFIUS的职权范围,尤其是涉及“美国公民敏感个人数据的外国投资进行审查”,将个人隐私和数据上升到了国家安全层面。

“另外,2019年底美国参议院通过了《美国国家安全与个人数据保护法案》,与FIRRMA以及美国财政部新规的总体思路一脉相承,就是把数据隐私问题扩大到国家安全层面高度。”朱莎表示。

针对TikTok,美国政府列出了多个罪名,包括:中国情报部门从TikTok上获取有用的信息;TikTok在开户时收集的个人信息会被中国国家利用;下载该应用会连同中国恶意软件一起下载到终端;TikTok是中国输出影响力的工具等等。

“尽管针对这些指控,抖音也一直努力自救,如美国用户的数据存放于美国,从未与中国政府分享数据,哪怕中国政府提出要求也不会配合。但是,TikTok用户协议上的一句话‘我们可能与母公司分享数据’正好被抓为了把柄。”邹林林表示。

祸不单行,继印度、美国、澳大利亚采取行动之后,最近日本也宣布对海外版抖音TikTok采取行动。据日本媒体NHK报道,日本执政的自民党将在今年9月正式向日本政府提交一份禁止抖音等中国企业提供的APP和软件的要求议案。

面对近期一系列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封杀,张奥平的建议是:第一,中国14亿人口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强大的根据地,首先要做好中国市场,让其成为公司发展中的重要支柱;第二,在拓展海外业务的道路上,要多跟各个国家及企业合作,寻求共赢。“这样才能降低损害各方利益的可能,同时如果遭到某些政府的恶意抵制,他们也不得不考虑在抵制的同时,会不会大面积损害到那些与中国公司合作的本土企业的利益。”张奥平表示。

微软成最“理想”买家

7月30日,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报道称,字节跳动的投资者对TikTok的收购报价估价为500亿美元,该出价为TikTok 2020年预计收入的50倍。此前,7月23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红杉资本(Sequoia)和泛大西洋投资(General Atlantic)等为首的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正在评估收购TikTok大部分股权的可能性。另据福克斯,谷歌、Facebook过去曾对TikTok表现出兴趣。

“目前来看,还是微软最合适。TikTok目前500亿美元的估值,不是一般公司能出手的。”张奥平认为,“除了微软以外的科技巨头,或者说互联网巨头,苹果、谷歌、亚马逊、Facebook,虽然都资金力量雄厚,但这四家公司前不久均被叫去参加反垄断听证会上了。比如Facebook,早年间收购小体量竞争对手Instagram和WhatsApp的事,都被听证会翻出来质疑了。这四家公司都忙着撇清垄断嫌疑,更是不会去碰TikTok,唯有微软没有垄断嫌疑。”

邹林林也认为,“微软可能是理想的买家,出的了理想的价格,可以弥补其在社交媒体领域的产业短板,也较容易为中美双边接受。”

“除微软外的潜在买家并不多,Facebook因落井下石不容易被卖方认可,Snapshot体量不够大。字节跳动的外资基金股东如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和红杉资本,也是不错的潜在买家,有资金实力(据说单美国业务就给出500亿美元的估值),虽然缺少产业上的互补及支撑,但也未必就是坏事。如果管理层及技术团队股权激励做好了,是可以闯出一片天地的。据说还有两到三个其他买家表达了对TikTok的收购兴趣,或许更多的买家会加入。最后的结局可能是以微软为主、多个买家组团。”邹林林表示。

朱莎认为,目前微软虽然没有官宣收购,但是已经表示正在磋商收购事项,所以微软可能性还是很大,“但不排除其他有能力负担500亿美元估值的大企业参与TikTok的美国股权出售,甚至被瓜分肢解出售也说不定。因为微软、Facebook、谷歌都经常面对美国反垄断调查,尤其是Facebook目前正在接受的社交媒体问题的检察官反垄断调查,这种情况下再把TikTok给它有违反垄断的初衷。”

“美国的社交软件公司都可能参与潜在收购。微软因为在社交媒体方面比较薄弱,所以试图抓住这个机会。”柳治平认为,“美方声称该软件可能收集美国用户的数据,并将其交付他国政府,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该公司可以和美方谈判,采取缓解措施,应对美方顾虑,同时准备一个有序的资产竞价拍卖。”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