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道信托重整*ST安通 招商港口曲线切入航运业

黄坤
2020-08-04 03:55:34
8月3日,招商港口证券部门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涉及具体合作、投资方式、对方承诺等的方案还未公布,将来还需评估方案可行性,招商港口是否对安通控股进行投资尚具有重大不确定性。

时代周报记者  黄坤

中航信托将扮演“白衣骑士”,为*ST安通(600179.SH)破产重整兜底53亿元。

7月28日,安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通控股”,股票简称“*ST安通”,股票代码“600179”)发布关于签订协议书的公告表示,中航信托作为重整投资人参与安通控股的重整工作,并同意为其重整工作提供必要的支持。

同日,招商局港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招商港口”,001872.SZ)也向安通控股发布《支持函》称,招商港口或招商港口指定的第三方,有意向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对安通控股进行战略投资等方式支持安通控股的破产重整事项。

7月31日,中航信托相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中航信托与招商局拟共同对安通控股进行战略投资。各方基于安通控股的实际情况,选择通过破产重整的方式,帮助安通控股恢复正常经营,同时实现战略投资的目的。

目前,安通控股以及有关方正全力推动公司尽快进入重整程序。

7月31日,据中航信托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法院在受理上市公司破产重整案件前,需事先获取证监会的无异议函和最高院的核准。目前方案还在等待证监会审批,相关公司非常看好此次重整,预计8月将获法院受理。

8月3日,招商港口证券部门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涉及具体合作、投资方式、对方承诺等的方案还未公布,将来还需评估方案可行性,招商港口是否对安通控股进行投资尚具有重大不确定性。

截至8月3日,*ST安通收报5.5元,涨幅3.58%,总市值81.78亿元。

破产重整的背后是安通控股面临退市危机,中航信托、招商港口为何愿意为安通控股冲锋陷阵?

物流巨头破产重整

公开资料显示,安通控股作为国内贸物流行业市场份额占比前三的经营主体之一,拥有较为成熟的承运船队及运输航线,是集综合物流、供应链金融、船舶管理、物流园区开发于一体的大型联运物流产业集团。

据悉,安通控股破产重组与其控股股东非法占用安通控股资金、违规担保等问题有关,导致安通控股及其核心全资子公司深陷债务危机。

7月3日晚间,*ST安通发布关于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安通控股控股股东郭东泽、郭东圣违规占用公司资金累计41.85亿元、违规对外担保累计63.34亿元。目前,公司存在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13.09亿元,尚未解决的违规担保余额39.99亿元,共计53亿元。

2020年一季报显示,该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收8.17亿元,同比下滑46.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亿元,较上年同期由盈转亏。

另一面,安通控股的融资图谱庞大,其中涉及租赁公司数量繁多。


时代周报记者根据企业预警通统计,有14家租赁公司为安通控股及其子公司做了65笔融资,此外还有温州银行、新丝路发展有限公司、中航信托等其他借款人。

债务缠身的安通控股,正在打算通过破产重整走出困境。

7月31日,安通控股证券部门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9年12月,两家全资子公司安通物流、安盛船务被申请破产重整,并且已于12月18日,被人民法院裁定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被法院裁定受理。

据公告披露,安盛船务和安通物流已于今年4月15日召开了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而3月25日,中航信托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与破产清算不同,破产重整并不意味着企业“倒闭”,而是以挽救债务人企业,保留债务人法人主体资格和恢复持续盈利能力为目标,在法院的主导下与债权人进行债务重组。

中航信托为何愿意兜底?

7月28日,安通控股发布关于签订协议书的公告表示,在安通控股被人民法院裁定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履行相应内外部审批程序后,中航信托愿意在合理条件下通过以包括但不限于受让安通控股资本公积转增的股票等方式,参与破产重整程序。

具体来看,关于13.09亿元资金占用问题的解决,在中航信托依法被确定成为安通控股重整投资人的先决条件下,中航信托同意承诺解决资金占用问题,以使得安通控股能够全额收回被占用的资金。

在39.99亿元违规担保债权中,经人民法院、仲裁机构、重整管理人等相关主体作出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应由安通控股及其子公司承担清偿责任的部分,由郭氏兄弟合法财产负责偿还,不足部分,在中航信托依法被确定成为安通控股重整投资人的先决条件下,由中航信托承诺予以解决。

安通控股的53亿元烂摊子, 中航信托为何愿意兜底?

回溯前情,2018年12月28日,中航信托向公司银行账户发放贷款4亿元整。根据双方签订的《信托贷款合同》,*ST安通应当在2019年12月28日向中航信托一次性偿还本金3.82亿元,利息5417.2万元。

2020年1月20日,中航信托向公司送达《债权催收函》,*ST安通未能按要求清偿前述债务,并回函告知中航信托已无力清偿前述到期债务。

8月3日,上海誉号咨询董事长陈洪林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中航信托参与重整可以得到两方面好处:一是原来安通欠中航信托的债务,可以在重整中被清偿;同时,招商港口参与战投,中航极大可能作为资金提供方。

招商港口“幕后操作”

7月31日,据中航信托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中航信托此次是受第三方委托对安通控股进行战略投资,对中航信托本身有两方面好处:深度参与安通控股涉及行业,深入行业专业化布局;希望此次与招商港口首度合作是一个良好开端,未来进行更多合作。”

该人士不肯透露第三方具体身份。然而,近年来,招商港口“借道”中航信托,对安通控股动作频频。

7月28日,招商局港口集团发布《支持函》表示,在安通控股顺利实施破产重整,且成功对其进行战略投资后,公司将积极履行股东义务,帮助其提升整体业务实力和盈利水平。

这并非招商港口首次支持安通控股。2019年8月29日,招商港口携手中航信托注资*ST安通,三方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出资设立招商安通物流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招商安通”),招商局港口集团持有其40%股份。

2019年9月,在创始人郭东泽与郭东圣退出管理层之后,安通控股完成了董事会换届,选举招商局港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郑少平为公司董事长。

招商港口为何频频出手,参与安通控股?

8月3日,招商港口证券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安通控股即为招商港口在内贸集装箱靠泊业务的主要客户之一,对招商港口很重要,一方面可以保证业务稳定;另一方面安通控股具有综合物流网络优势,可推动其航线挂靠招商港口旗下港口,有助于巩固招商港口在港口领域的竞争力。

招商港口作为中国最大的公共码头运营商,在中国经济最活跃的珠三角、长三角和环渤海经济圈等三大区域和厦门湾、西南沿海形成了网络化经营的港口群。官网显示,其目标是成为世界一流港口综合服务商。

业内人士指出,招商港口携手安通控股有其合理性。目前国内各大港口也大多拥有自己的船公司,相比着手建立新的船公司,投资安通控股对于招商港口而言见效更快、风险更小。同时,安通控股尽管处在危机关头,但仍然保证了船队正常运转,使招商港口能够通过一笔合理的资金获得进入航运业的切入点。

那么,招商港口为何不直接注资而要“借道”中航信托?

8月3日,招商港口证券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在之前的合作中,中航信托也是出资金更多的一方。此次参与安通控股重整,因标的大需要充裕资金,所以借助中航信托的出资能力。

陈洪林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招商港口无论是直接收购还是指定三方战投,都是绕不过中航信托。对招商港口而言,通过中航信托来对安通进行战投,是更全面、更稳妥、效率更高的选择:一来可解决历史遗留债务问题;二来战投资金来源不排除通过中航信托贷款。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