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户变无人机飞手 那毛村飞出15万元年利润

刘文杰
2020-08-04 03:24:49
无人机与农业的结合,不仅高效解决了那毛村的农务劳作,提高了贫困户收入,还因此吸引了当地年轻人加入无人机行业,解决就业问题。

时代周报记者 刘文杰

7―9月份是果蔗拔节生长关键期,也是需水量最多的时期。蔗田要经常灌水,保持田间土壤湿润。此时,雷州市那毛村的蔗田里,少有村民劳作,但甘蔗长势喜人。

无人机是完成这些喷洒任务的“功臣”。 那毛村地处雷州半岛西南,可用耕地仅1006亩,且降雨时空分布不均,7―9月内涝严重,其他月份降雨不足百毫升。近年来台风年登陆袭击超1.5次,农业生产风险大。到2016年,那毛村尚有贫困户52户200人,是广东省定贫困村。

2016年,在广东省农业农村厅支持下,那毛村跟珠海羽人农业航空有限公司采取合作共营模式,引进无人机队,提供农业服务。无人机与农业的结合,不仅高效解决了那毛村的农务劳作,提高了贫困户收入,还因此吸引了当地年轻人加入无人机行业,解决就业问题。

那毛村贫困人口的分红收入,从2016年人均1400元,涨到2019年人均2000元。52户贫困户人均年可支配收入达11000元,超过省定8266元。200名贫困人口退出贫困户行列,那毛村也达到退出贫困村的条件。

广东省农业农村厅派驻雷州市那毛村党支部第一书记彭彬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正与珠海羽人公司洽谈继续合作的形式,以期以多样化的合作方式,为那毛村的无人机农业服务发展提供更多可能性。

农机扶贫创收

那毛村户均耕地少。因历史遗留问题,14户贫困户无耕地,52户贫困户合计农地不足百亩,农业集约化生产难度大。

2016年,彭彬来到那毛村,看到如此情景,陷入焦灼:“本村农业服务生根发芽的空间狭窄,我们必须以那毛村为起点,走出去。”完成20多份调研报告后,他得出了结论:那毛村需要充分利用现有土地、人力,去解决农作物耕种以及就业问题。

从事20多年农机专业工作的彭彬想到农机装备。若能在广阔的雷州半岛,利用农机装备开展社会化服务,那可能带来稳定收益。驻村工作队随后倡导组建那毛福平种养专业合作社,申报财政专项,购置了6台甘蔗收割机和19台水稻播种收割机。通过合作社与农业龙头合作的形式,开展甘蔗和水稻的收割社会化服务,带动贫困户劳力培训、就业和上岗,合作社也获得稳定收益。

2016年起,农机社会化服务每年创收数十万元。这些都会通过分红形式送至村民手中。

甘蔗收割机与水稻播种收割机带来的盈利,让彭彬坚定了“农机扶贫”的思路。2016年,无人机火热,一个念头出现在彭彬的脑中。“农作物长在地里后需要施肥、喷药,这些是不是可以由无人机来做?”

其后,在省农业农村厅的支持下,那毛村跟珠海羽人公司合作。那毛村利用部分扶贫帮扶的产业资金投资30%,羽人公司投资70%。合约期暂定5年,那毛村每年获得近20万元保底利润。若3年内那毛村利润总额没有达到投入本金额度,待合约期满,无人机队将归还那毛村全部投资成本。那毛村承担设备存放及培训场地、维修等服务。

“第一年,村里就分到15万元利润。”彭彬仍记忆犹新。他说,至今,那毛村每年通过无人机农业服务获得15万―20万元利润,贫困户到手也能有七八百元。

时髦农业引青年返乡

引入农机创收分红是“输血”,为乡村培养生存技能,吸引年轻人回村才是“造血”。

那毛村曾是渔村,村民以打鱼为生。20多年前渔民上岸,渔村迈入转型之路。转型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生存方式转变带来的弊端—村民不会种植生产。就这样,对农业认知不足的观念,以及不成熟的种养技术,在那毛村里代际延续。

24岁的李尊挺是那毛村一名普通农家孩子。大学毕业后,他在珠海某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实习,一直未找到合适工作,但也不想回乡务农。

那毛村像他这样漂在外地的年轻人不少。“学历高的还是凤毛麟角。约60%是高中甚至是初中学历。”彭彬进村后,试过挨家挨户宣传农业发展政策,甚至到广州、深圳、珠海等市了解那毛村在外务工人员的生活情况,动员年轻人回乡。

经过一番了解后,彭彬发现这些孩子在外过得并没有那么好,更多是在餐厅当服务员,或者在工厂当工人。职位层次低,收入也不高。当他动员这些年轻人回村,得到的答案都是一致的,“不想回家务农”。

这样的情况到2018年开始有所转变。那毛村将无人机与农业相结合,务农成了时髦的技术活。“彭书记跟我说,村里在培训无人机飞手,希望我能回去。”听到消息后,李尊挺想着回村一探究竟。

在省农业农村厅的支持下,那毛村创办了无人机培训学校,以培养更多无人机飞手。贫困户及其子女可以免费接受培训,报名并无年龄限制。建校第一年,就有六七十人来报名。

就这样,李尊挺就回乡进入无人机培训学校。接受半个月的培训后,他获得结业证书成为一名合格飞手。“第一次用无人机喷洒农田,非常紧张,但是又觉得很酷。”李尊挺笑着说。

两年过去,李尊挺家早已奔小康,自己也成为了无人机公司的员工。因为出色的飞行技术,他还成为了无人机培训学校的老师,给两个班四五十个学员上课。

“现在工资从4000元涨到6000元,可以支撑整个家了。”7月31日,李尊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己希望能一直留在这个公司。“去年公司成为吉利集团的控股子公司,我很看好公司未来发展。”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