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视重点监控,牛股光启技术开盘涨停!刘若鹏到底是骗子还是中国版马斯克?

高隆
2020-08-03 11:56:28
骗子和伟大,只是一线之间。近期公司银星基地的扩产和顺德一期项目的开工,或将为这位超材料最前沿科学家正名。

有人说,它就是个骗子公司;也有人说,它会成为科技股中的“茅台”。

许多人一直看好它,跟了5年;许多人高位接盘,亏损累累,黯然神伤。

8月3日,处于深交所持续重点监控的光启技术(002625.SZ),开盘即一字涨停(21.70元),这是近10个交易日,收获的第7个涨停板。

上周五收盘后,深交所一周市场交易监管动态称:对连续多日涨幅异常的“光启技术”“英特集团”持续进行重点监控,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

光启2.jpg

光启技术(002625.SZ),是2015年牛市中暴涨近16倍的超级牛股。当年它在2个多月时间从7元涨到最高120元的“神迹”,至今为股民侧目。

7月31日,光启技术以19.73元涨停价报收,这是公司收获的连续第5个涨停板。若以7月1日收盘价7.23元/股计算,7月份公司股票涨幅达到172.89%。

昔日的大牛,如今似乎又回来了。

7月31日,网名“广西南宁人”在股吧里说:不明白自己怎么错过了旧爱,一声长叹。

“广西南宁人”在2015年龙生股份(光启技术的前称)重组时,是股吧里的活跃者之一。当时还有“天意不可违”“周霉生”等一群“死忠”股民。

8月3日,光启技术董秘办公室的人士告诉时代财经,公司目前的主营就是超材料业务,预计到今年年底超材料的产能将达到48吨。“我们是以订单来扩产的。”

牛股今再来

光启重组龙生股份,还得追述到2014年底。

2014年12月31日,龙生股份公告称,因为重组事项公司股票停牌。

2015年3月26日,龙生股份宣布定增方案并复牌。方案内容为,龙生股份向达孜映邦、光启空间技术等10名特定投资者发行不超过10.07亿股(每股7.15元),募集不超过72亿元,全部用于投资超材料智能结构及装备产业化等项目。

因为身披超材料概念的光芒,龙生复牌之后的两个月,股价不断飙升,从最初的7元左右,一路上涨至最高的120元,涨幅接近16倍。

之后,重组审批遭遇多次反复,直到2017年2月10日,光启重组龙生才正式落地。

2017年4月份,光启团队正式入驻龙生股份,同年6月16日,龙生股份更名为光启技术。

但此时,光启技术的股价已跌至35元/股左右。之后股价又是一路下滑,待到2018年6月6日公司每10股转增7股后,股价已经跌至13元上下。

到2018年10月19日,光启技术的股价跌至最低的6.48元/股,后面也一直在低位徘徊。

三年多时间,光启技术似乎褪尽超材料光环,尽管公司期间参与联通混改,投资5G项目,入驻雄安新区等等动作不断,但市场表现越来越难看。

许多股民抱怨:光启技术什么概念都有了,就是不见股票有起色。

一时间,“骗子公司”、“贾跃亭第二”、“水博士”等等充斥于各个市场角落。

一位多年跟踪光启技术的投资者告诉时代财经,光启重组成功之后,业绩表现一般般,与当初的预期天差地别,市场骂声一片。

就光启技术本身来看,其公司业务进展和重组时预估的每年几十亿收入的前景,完全不对等。

以每股收益来看,2015年是0.14元,2016年为0.22元,但到了光启重组后的2017年下降到0.07元,2018年又减少到0.03元。

期间,光启技术还多次修改了募投项目,募集资金也大多摆放在账户上或理财,加之其他股东这几年不断减持股票,市场对光启是“骗子公司”的质疑声越来越多,甚至将其称为“三大骗之首”。

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光启技术公告2019年年报推迟到6月发布,又让这种看空情绪愈发强烈。

不过,在其年报刊登后的7月份,光启技术的股价终于开始上扬。

大致7月8日,一篇《光启技术2020年股东大会见闻》的文章,在网络上流传,文章提到了光启技术深圳银星基地产能扩张、顺德项目产能扩张,以及其他地方的产能扩张的一些数据。

比如银星基地,2019年只有一条4吨的超材料产品生产线,当年实际产量为3.14吨。其中上半年超材料产品销售额0.61亿元,下半年销售额1.58亿元。2020年光启在银星基地新增一条4吨的生产线,目前已经投产。

同时,顺德项目一期新增40吨的生产线,预计2020年11月份完工,12月份可以投产。后面顺德二期项目也是规划40吨的产能。

此外还有为沈飞配套的项目和为成飞配套的项目。

当天(8日),光启技术股价上涨4.32%,收报8.21元。

此后光启的股价节节攀升,从6月底的7.25元收盘价,涨至7月31日的19.73元,短短一个月时间暴涨了1.72倍。

牛股似乎再次回归。

一切还得回归基本面

无独有偶,7月10日,一篇作者为林中行的文章《十年磨一剑,四万字深度解读深圳光启》开始在网上流传。

深度解读一文正面分析了光启技术从重组到募投项目变更,从民用定位到军工先行,从技术研发到“白起”基础材料的突破,从团队创业到资本运作,以及股东减持等等各个方位的变化和最新进展情况。

文章认为,正是“白起”高性能电磁材料的研发成功,让光启技术在超材料批产方面有了突破;而定位军工先行,使得光启技术有了稳定的军工客户,并成为公司最大的护城河。

2019年,光启技术的超材料应用也终于见到经营效果。

公司年报显示,2019年,光启技术实现营业总收入4.8亿,同比增长3.8%;实现归母净利润1.15亿,同比增长63.02%;从收入构成来看,汽车零部件收入为2.46亿,超材料收入2.19亿。

当中最大的亮点是,超材料业务对公司利润的贡献首次超过汽车零部件业务,营业收入构成超材料已经占到46.09%,利润构成占到64.81%。

到2020年一季度,超材料收入构成正式超过了50%,成为上市公司的核心业务。

在7月6日的股东大会上,公司透露,超材料业务已经满产。并预计2020年营收7.8亿元,净利润2.04亿元。

同时,对超材料产能扩建方面也进行了披露:今年上半年完成了银星基地的产能升级,年产能从原来的4000公斤增加到8000公斤;顺德项目一期也于近期完成了封顶,预计今年10月建成试产,12月正式投产,一期建成后年产能可达40000公斤。

有好事投资者简单估算,以顶级超材料每公斤9万元价格计算,两三年后,4.8万公斤的产能带来的营收就是43.2亿,按照40%的保守毛利率计算,届时的利润贡献将达到17.28亿元(顺德一期产能预计两三年内消化完成)。

正是这种业绩预期,光启技术短时间内获得了市场资金的青睐。

时间上看,这篇解读出来后,各路资金大量涌入光启技术。7月10日光启技术涨停,经过一周的调整,7月20日后出现了连续涨停的凶猛态势。

龙虎榜也可以看出,北向资金以及各路游资纷纷抢入光启。7月21日,买方席位中,国联证券长沙芙蓉中路营业部净买入5519万元;7月27日的龙虎榜中,深股通专用席位净买入1.34亿元。

7月28日,深股通席位再次净买入1509万元,当天买入席位排名第一的中信建投长沙芙蓉中路营业部净买入9394万元。

7月30日,中信建投长沙芙蓉中路营业部再次净买入1.89亿元,深股通专用净买入3813万元,国联证券长沙芙蓉中路营业部净买入4892万元。

在上述4次龙虎榜单中,除了深股通席位大资金买入卖出之外,长沙芙蓉中路的两家营业部的卖盘可以忽略不计。

有股民疑问,为什么长沙芙蓉中路的两家营业部的资金如此凶猛?网名“安天下”在股吧中称:因为长沙有国防科技大学,你懂的。

事实上,不仅游资抢筹光启,机构也开始主动配置光启技术。

互动易平台上,7月初,董秘在回答主力持仓情况时表示,“公司已经获得超过20家证券投资基金、信托产品、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以及QFII等专业机构投资者的配置。”

清仓减持与大股东高位质押

光启技术的好日子似乎就在眼前。

但此时,鹏欣系的清仓式减持已经接近尾声。

鹏欣系获得光启技术的股票主要来自两块,一是参与重组定增,达孜县鹏欣环球资源投资有限公司持有1.05亿股,占比8.3%。2018年公司转增后变成1.78亿股。

二是公司原大股东的转让。2015年3月25日,龙生重组之前,原实际控制人家族将其持有的3882万的股份(占重组前公司总股本的21.95%,重组后稀释到5.21%)以20.20元的价格转让给姜照柏、姜雷兄弟(相当于重组后的11.88元,当时龙生股份的市场价格为7.15元,2018年转增后相当于6.99元)。

重组完成一年后的2018年1月,姜氏兄弟开始减持股份,到3月21日,首次减持股份共684.92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0.54%。减持均价为27.35元和28.83元。

此后,姜氏兄弟多次减持股份。按照公司2020年1月23日的减持公告,姜氏兄弟在过去12个月内合计减持6369万股,占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2.96%,姜照柏不再持有公司股份,姜雷持有公司股份39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8%)。

至此,姜氏兄弟的个人持股基本减持完毕。

与此同时,持有法人股的达孜县鹏欣环球资源投资有限公司(51%控股权)也被姜氏兄弟于2020年4月转让给了杭州文盛励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至2020年7月17日,达孜鹏欣持有的光启股份也减少到1.21亿股,期间减持超过5547万股。

而原龙生股份的控股股东俞龙生家族,也在重组三年解禁期满后开始减持。

根据公司3月3日的减持公告,2020年1月17日至2月26日,俞龙生减持2113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98%,郑玉英及俞旻贝未减持各自持有的公司股份。

加上之前大宗减持的股票,截止3月2日,俞龙生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减持24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4%。

此次俞氏家族原本的减持计划是拟减持不超过1.29亿股,占总股本的6.00%。但在2月27日光启技术公告2019年度业绩快报之后,其就再也没有减持行动。

目前,俞氏家族的持股数大致还有1.40亿股,占总股比约为6.49%。参考公司2月份的股价,俞氏家族停止减持,至7月底,其账面财富升值了约15.4亿元。

而姜氏兄弟过早减持,使得其账面财富损失超过10亿。

同时,桐庐岩嵩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在这波大涨前减持了超过5375万股,账面损失接近6亿。

和上述股东减持相比,公司大股东纹丝不动。

目前,西藏达孜映邦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和深圳光启空间技术有限公司合计持有光启技术9.92亿股,占总股本的46.07%。

按照今年5月份的公告,上述大股东持有的股份93.54%处于质押状态。

“有一段时间大股东质押已经处于爆仓边缘,风险很大。”上述多年关注光启技术的投资者称。

事实上,2018年8月中旬,随着光启技术股价下跌,控股股东质押率一度高达97.04%。

众所周知,光启参与龙生股份重组定增的大部分资金来源于贷款。上述深度解读一文也称,2018年控股股东质押的股票多次出现平仓风险,控股股东前后10多次补充质押,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控股股东仍旧完成了当年不低于3000万元增持公司股份的承诺。

随着光启技术股价的走牛,西藏达孜映邦的股份将逐渐减除质押比例,大股东的质押平仓风险会不断降低。

“骗子”还是中国版马斯克

事实上,两年时间几家定增股东的不断减持,传递给市场的信息是,不看好光启技术的超材料未来。

这不仅让有意配置的机构出现犹豫,也让许多之前坚定看好的股民产生了动摇。一些深套其中的投资者甚至怀疑光启的超材料技术是不是假的,“是骗子公司吧?”

光启集团创始人刘若鹏,也被市场揶揄为“水博士”,说其会成为贾跃亭第二。

林中行在深度解读一文中称,不客气地说,在投资市场上对光启的整体印象是这公司是一个骗子公司,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募集项目三年未能落实,二是从2012年开始算起光启集团吹了不少牛,也投资了众多的民用项目,但没有一个是成功的。

根据介绍,刘若鹏出生于1983年6月,陕西西安人。1992年随父母到深圳,初中就表现出了对化学和物理的喜爱,获得过化学竞赛全国一等奖、物理竞赛省一等奖、数学竞赛全国二等奖等成绩。

2002年刘若鹏被保送到浙江大学,并选拔进入浙大的竺可桢学院,在这里他接触到了超材料知识,2006年毕业后继续到杜克大学深造,从事超材料领域研究,他的导师正是超材料学科创始人之一的大卫·史密斯教授。

有报道称,25岁那年,刘若鹏发表了一篇论文,记录了他利用超材料做出一件隐身衣的过程。2009年,刘若鹏团队成功研制出“隐形衣”,它可以引导微波“转向”,从而防止物体被发现。当时的许多国外专家对这一研究成果评价极高。

2010年7月,在大家都以为刘若鹏会选择在美国进行超材料研究的时候,27岁的他带着5位核心成员回国创业,成立了深圳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

这几名核心成员分别是,杜克大学统计系博士季春霖,杜克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博士赵治亚,杜克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光电子专业博士栾琳,英国牛津大学电子工程系博士张洋洋。

他们组成的团队可以说是当时全球超材料研究最前沿、最有实力的团队。

由于刘若鹏及团队在全球超材料领域的研究成果,回国后,他被捧为“比钱学森还牛的80后爱国科学家”、“活着的乔布斯”、“中国版的马斯克”等等。

然而,这位前沿科学家在回国后的2014年,就在“壳王”高振顺运作下,定增方式收购了香港上市企业英发国际(后改名为“光启科学”,00439.HK),此后“云端号”、“旅行者二号”、“马丁飞行包”、“太阳方舟”、“未来人工智能”各种科技概念满天飞,但落地的几乎没有一个。

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至2019年,光启科学已经连续两年亏损。

而光启在重组龙生股份之后,一会儿参与央企混改,一会儿投身5G建设,一会儿又附身雄安新区概念等等,公司超材料主业却是多年没有大的进展。

“若不是近期顺德项目扩产信息,以及业绩的提升,市场依旧会怀疑刘若鹏的超材料研发成果的真实性。”上述投资者称。

7月28日,光启技术刊登的一则机构调研活动的公告,信息量很大。

此次基金、券商的调研,重点放在了超材料的扩产以及未来业绩预期上。

光启技术总经理赵治亚表示,超材料电磁设计是公司的核心竞争优势,也是公司整个团队持续在耕耘和积累的。当前公司及相关主体在超材料领域的专利申请总量达到3000余件,授权近2000件,申请量和授权量均为全球第一。

订单方面,“公司当前一部分产品已经开始批量订货,预计今年将获得10亿元的订单。同时接下来的几年每年都会有新产品从研发阶段进入批量订货阶段。”

8月3日,公司董秘办人士告诉时代财经,公司当前超材料产能是8吨,年底将增加到48吨,他们是按照订单来安排扩产的。

不过,7月29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下发了对光启技术的关注函,要求公司就披露生产基地建设进展、子公司获得重要客户复材结构件外包合格供方资格等做出书面说明。

对于超材料的业务进展,刘若鹏曾说过,“我们的技术或者说我们的业务,实际上难度是非常大的。无论是应用于尖端武器装备的新一代隐身技术,还是人工智能网络覆盖技术,实际上产业化门槛、工程化门槛特别高。”

林中行在深度解读一文中称,“毫无疑问,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科技革命已经来临,这是投资者一生都难遇到的投资机会。越早踏上这驶向未来的时代列车,收益就会越大。”

骗子和伟大,或许只是一线之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券商8月份整体成绩出炉 净利环比降超五成
盛泰集团曾为雅戈尔子公司,关联交易频繁,财务杠杆远超同行
露笑科技搞笑?百亿项目仓促上马,首笔投资仅3.6亿关键技术缺失
中环海陆核心技术团队仅1人为硕士,销售费用率远超同行,营收严重依赖大客户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