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花城宣称携手斯维登“售房返租8年”,业主一场空欢喜还要倒贴4万多元

2020-07-22 10:28:37

“携手斯维登,带8年租约发售,每月稳定收益约2000元……”“收入稳定有保障,高枕无忧做甩手房东。”这样的信息,是否让准备购房做投资的你心动不已?然而,如此诱人的“售房返租”形式却暗含陷阱,多位来自清远时代花城的业主正为此苦恼不已。

据了解,时代花城有将近100多名业主缴纳了45800元的软装费用并签订了《物业委托经营管理合同》,收楼一年了房屋却没有任何软装配置,返租租金也没有到位,甚至连物业管理费、水电费也未被缴纳。业主对《消费者报道》说,“所谓收入稳定有保障成了一句空话。而更令人吃惊的是,时代花城宣称携手斯维登(途家网旗下分享住宿管理平台)也是假的。”




时代花城宣称携手斯维登售房返租8年

“我们交了45800元的软装费一年多了,现在房子还是空荡荡的。返租没有,还倒给了45800元要不回来。你说我们欲哭无泪不?”来自清远时代花城10栋的业主王珂(化名)和《消费者报道》说。

据了解,王珂于2018年在清远时代花城购买了一套新房,于2019年6月收楼。王珂介绍称,当时在时代花城楼盘销售中心购房时,有销售人员向其重点推荐“携手斯维登,返租8年”的售房返租项目,宣称能大幅减低月供压力,有稳定收益。


何为售房返租?售房返租也叫售后包租、售后回租,是房地产商的一种销售模式。在这种销售方式下,房地产开发经营企业为促进销售,在其建造楼盘出售时与买家约定,在出售后的一定年限内由该房地产开发经营企业以代理出租的方式进行包租,包租期间的租金冲抵部分售价款或偿付一定租金回报,若低于按揭月供,差额由消费者贴补。


售房返租的形式给不少购房者提供了有利可图的投资机会,吸引了包括王珂在内的购房者们。本想安心做个甩手房东,最后却无奈奔走于维权之路。

王珂回忆称,当时在时代花城随处可见售房返租的宣传,了解后便决定在时代花城买房。宣传内容显示,时代中国携手斯维登打造优质度假民宿,8年超长租约。同时还指出时代花城大力集成了住宿分享行业的优势资源,拥有强大的流量保证消除投资顾虑,每月按时享受月租纯收益,收益稳定有保障。此外,王珂告诉《消费者报道》,当时购房时销售人员表示由于带返租形式,价格要比其他栋更高。

▲时代花城楼盘销售中心(业主供图)

“买房时销售告诉我们是和途家旗下的斯维登合作,最后我们发现他们并没有和斯维登合作,而是一家叫做清远途远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远途远’)。当我们签委托合同的时候提出了质疑,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清远途远是途家的子公司。我们想着时代中国是一个大品牌公司,便相信了他们。”王珂和《消费者报道》说。

时代花城楼盘销售中心(业主供图)

根据王珂提供的《物业委托经营管理合同》显示,其受托人为清远途远,业主于2019年7月1日将房屋委托给清远途远作为旅游度假公寓或度假名宿出租经营,业主缴纳45800元的软装费用后基本可做个甩手房东。第一年,清远途远需每月准时向业主支付2000元的租金,逐年递增。此外,在此期间清远途远需承担物业管理费、水电费等费用。


▲《物业委托经营管理合同》

不过,在《物业委托经营管理合同》生效后的一年内,包括王珂在内的业主们,其房屋至今并没有任何软装配置,返租租金也没有到位,甚至连物业管理费、水电费也未被缴纳。对此,王珂与其他业主在聚投诉平台发起联名投诉,截至发稿前,联名投诉量已达30件。


斯维登:清远途远并未取得合法授权

时代花城宣称的携手斯维登,究竟是否确有此事呢?业主陈胜(化名)回忆称,“时代中国开始和我们说清远途远是途家,2019年11月改口宣称是途家子公司。到了2020年3月13日又改口称其是途家授权商,并出示了授权书证明资质。”

▲时代花园及清远途远出示的《授权许可证明》

对此,《消费者报道》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时代中国、清远途远与途家旗下的斯维登三者之间没有任何投资控股关系。根据《授权许可证明》资料显示,北京途家置业顾问有限公司作为商标“斯维登”的合法所有人,授权许可上海途逸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途逸”)使用和转授权使用上述商标。此外,上海途逸已与清远途远签订了《特许经营合同》,授权许可清远途远在且仅在清远时代花城范围内使用斯维登商标,该授权许可期为期5年。

不过,陈胜告诉《消费者报道》,业主们通过上海市监局联系到了斯维登集团 ,确认了清远途远出示的《授权许可证明》为无效授权书,并且上海途逸也明确表示针对涉及的受骗业主,将提供相应的协助,并将追究到底。

▲上海途逸针对此事发出的《告知函》

上海途逸称,清远途远与其无任何法律上的投资控股关系,双方属于合作关系。曾经与清远途远签订了《特许经营合同》及《补充协议》,并根据合同出具了一份《授权许可证明》,但清远途远并未根据约定一次性缴纳150,000元的特许经营加盟会费,故清远途远最终并未取得斯维登公司的合法授权,并表示清远途远并未向其支付任何软转费用;认为其存在严重的欺诈行为,将追究到底。

值得注意的是,清远途远从2018年起屡次因委托合同纠纷等问题被他人起诉,多次未履行义务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公司。
 

返租的责任方是谁?
收房一年,房屋至今还没有任何软装配置、返租租金没有到位等问题,购房者究竟该找谁呢?有业主告诉《消费者报道》,事情发生后第一时间向时代中国投诉,但对方表示需要业主自行找清远途远解决问题。

“现在事情发生了,投诉给时代,时代却不承担责任。可是‘返租’这个形式是由时代引进的,整个签约过程也是在时代售楼部完成的,他们怎么样也得要承担点责任吧。他们现在竟然还要我们自己找清远途远要钱去。”一业主无奈的对记者说。业主认为,时代中国此举系虚假宣传行为。

对此,时代中国的相关负责人告诉《消费者报道》,“因疫情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酒店行业受到波及,清远途远方面出现履约困难。业主反馈情况后,我司积极协助业主方联络途远方并督促其尽快与业主沟通解决问题。”  

北京市京师(郑州)律师事务所的欧阳一鹏律师认为,时代中国若作为房屋的销售方在销售房屋时向业主重点推荐“携手斯维登,返租8年”的酒店返租项目,其宣称大幅减低月供压力,有稳定收益。让购买时代中国房屋的业主,以此作为房屋的成交条件中重要的考量标准,事后时代中国又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导致购房业主无法稳定获得房租收益,无法大幅度减低月供压力,无法实现与斯维登达成返租8年协议,此种情况属于缔约过程中的欺诈行为,并使他人陷入错误而订立的合同。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赔偿由此造成的人身或财产的损失。

“清远途远一开始没有理我们,后来同意我们解除合同,但要扣业主18%的软装费,我们肯定不愿意啊。之后清远途远又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说是同意将100%的软装费归还给我们业主,但要分90天分期归还。”王珂告诉《消费者报道》,根据《物业委托经营管理合同》内容显示,清远途远迟迟未按照合同约定按时向业主支付房屋租金,逾期支付应向其支付相应的违约金。

时代中国认为,清远途远与业主均应按双方签署的合同约定进行履约;有异议的,可按合同约定的争议处理方式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同时,根据时代中国和途远的合作协议相关约定,如清远途远未能履行对客户的责任,将会保留追究清远途远责任的权利。 

对此,欧阳一鹏向本刊表示,清远途远作为合同违约的一方,除了依照法定解释条款或者合同约定解除条款解除双方签订的合同,退还收取的合同对价款,仍然需要承担相应的合同约定的违约责任,如果双方签订的合同中没有约定清远途远需要承担任何违约赔偿责任。业主也可以举证证明自己的实际损失,要求清远途远进行赔偿,这种赔偿最常见的是资金的占用利息损失等。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时代点金(0923):金力永磁“碰瓷”特斯拉电池日,签零部件采购协议
外经贸全球价值链研究院发布《后疫情时代的全球供应链革命》研究报告
时代点金(0922):道指大跌,恐慌情绪突然蔓延;天山生物复牌又遭调查,证监会搞错了?
中指院发布《2020中国房地产品牌价值研究报告》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