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声音》创收腰斩 灿星二度闯关IPO

范文茜
2020-07-14 02:46:22

“你的梦想是什么?”4位导师、4张旋转椅,一个有关梦想的提问,组成了不少观众对《中国好声音》的经典回忆。其背后制作方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灿星”)的IPO之路也备受资本市场瞩目。

7月10日,灿星副总裁陈涤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中国好声音》第九季将于今年8月播出,导师阵容目前尚未公布。

与此同时,灿星二度向IPO发起冲击,在深交所创业板注册制通道递交招股书,成为试水注册制的首批270家企业之一。这是继2018年12月底首次递交招股书之后,灿星再度更新其IPO资料。

7月10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灿星董秘处,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是上市申报敏感期,不便接受采访”。

同日,一位曾参与灿星Pre-IPO轮投资的创投机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灿星曾考虑过在港股上市,但“作为文化传媒企业,还是想在A股上市,接受国内市场的监督”,而且“港股破发是常态”。该投资人士期望,此前2018年冲击IPO未能如愿的灿星,这次能够喝上注册制的“头啖汤”。

然而,在综艺市场竞争激烈的环境下,昔日依靠《中国好声音》声名鹊起的灿星文化近年风光不再。

2015年以来,公司营收及净利润不断下滑,核心综艺《好声音》业绩增长遇瓶颈。此外,灿星还面临坏账风险、商誉减值风险双高以及多项法律纠纷等问题。

成绩单并不漂亮

“灿星在综艺内容制作领域是头部几家之一,实力很强,但这几年发展有些乏力,人员也有所流失。”7月11日,中广天择(603721.SH)传媒项目总监王彦锜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招股书显示,灿星近年来的业绩并不尽如人意。2015年以来,公司营业收入呈现波动下滑趋势,2017年、2018年同比分别下降24%、20%;净利润从2015年的8.07亿元一路降至2019年的3.45亿元。


“公司在报告期内的经营业绩波动较大。”灿星在招股书中坦言,近年来,综艺节目行业快速发展,节目类型、观众审美、偏好变化迅速,视频网站自制综艺与采购电视综艺版权之间此消彼长等原因,均对公司的经营成果和成长性造成影响。

除此以外,灿星还面临应收账款占比较高、商誉减值风险较大等问题。

2017 年末、2018 年末及 2019 年末,灿星文化的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7.07亿元、8.81亿元及10.36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 63.28%、67.18%及58.12%。

灿星方面表示,欠款金额较大的客户主要系国内主要电视台及视频网站,应收账款可回收风险相对较小,但若个别客户出现资信状况恶化、现金流紧张、资金支付困难等不利情形,仍将可能带来坏账风险。

招股书披露,截至2019年末,灿星的合并报表商誉账面价值为16.36亿元,主要系发行人并购梦响强音形成,需在未来每期末进行减值测试。

梦响强音诞生于2012年12月,起初是灿星文化的“兄弟公司”星空传媒旗下的演艺经纪公司。截至2019年末,旗下有包括张碧晨、周深、希林娜依·高等在内的162名艺人。

2016年3月,灿星以20.8亿元的价格拿下梦响强音100%股权,这笔增值率高达1757.14%的超高溢价并购,让灿星合并报表后增加了19.7亿元的商誉。

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计提3.48亿元减值准备后仍然留有16.36亿元商誉。

被灿星收购后的梦响强音并未获得强劲的发展。2015年其净利润为0.91亿元,一年后上涨至1.57亿元,此后增速放缓甚至下滑,2017―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1.72亿元、1.93亿元及1.91亿元。

7月12日,文化产业专家、新元智库创始人刘德良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尽管灿星文化声称梦想强音目前经营情况较好,暂不存在商誉减值的情况,但一旦发生高额商誉减值,将直接侵蚀灿星文化的净利润。

“综N代”表现疲软

2012年,灿星凭借《中国好声音》一炮而红,不仅开创了国内综艺节目“制播分离”的先例,还一跃成为国内综艺节目制作龙头企业。

除了《好声音》,灿星旗下还有《蒙面唱将猜猜猜》《了不起》系列《舞林争霸》《这!就是街舞》等知名IP。

时代周报记者盘点国内选秀节目冠名费趋势变化,其中《中国好声音》冠名费由2012年的6000万元,飙升到2017年时的5亿元。8年间,仅《好声音》一档节目总冠名费近30亿元。

凭借综艺节目的吸金能力,灿星在2017年Pre-IPo轮融资中估值高达210亿元人民币,并于2018年获得腾讯系公司齐鸣音乐、阿里巴巴共计3.6亿元人民币融资。

2017年起,《中国有嘻哈》《奇葩说》《乐队的夏天》等网络综艺纷纷崛起,以《好声音》为代表的“综N代”( 持续性综艺节目),在收视率、口碑和创收能力均出现明显下滑。

招股书资料显示,《中国好声音》收入从2015年的11.43亿元,降至2019年的4.62亿元,2019年收入还不足2016年的一半。

据CSM59城市网数据,《中国好声音》八季以来,总决赛收视率从第一季的5.389%一路飙升到第四季的6.566%,随后便直线下滑。直至2019年总决赛收视率仅有1.258%,豆瓣评分则从第一季的7.8高分,跌至2019年的4.6分。

灿星也尝试把一些老IP进行“翻新”,但效果都不太理想。2019年,与东方卫视联合制作停播多年的《中国达人秀》,虽然第六季首播在CSM59城收视率统计中位列同时段第一,但平均收视率只有第五位。

2020年春季,户外真人秀节目《了不起的长城》由《了不起的挑战》原班人马打造,收视率排名也是明显的高开低走。

刘德良表示,目前综艺节目正在改变原本的“先台后网”模式,网络综艺数量却持续增长,并抢夺了卫视综艺大量的市场份额。由于卫视目前仍是灿星文化传统的合作对象和主要节目的投放基地,台综市场份额下滑对公司业绩产生了一定的冲击。

为应对市场变化,灿星及时做出了调整,积极转型网综市场,联合优酷推出《这!就是街舞》《这!就是原创》《爆款来了》及联合腾讯视频推出《即刻电音》等网综。

其中,易烊千玺等参与的《这!就是街舞》第一季收获超过15亿的播放量,成为2018年的现象级综艺;2019年播出的《这!就是街舞》第二季也延续了不错的口碑和热度。

但网综的毛利率水平却远不如台播综艺。

招股书显示,在2019年前五大收入项目中,台综《中国好声音2019》的毛利率为37.31%,远高于视频网站S级项目《这!就是街舞》第二季的20.77%;台播综艺《中国达人秀2019》和《蒙面唱将猜猜猜第四季》也高于网综《这!就是原创》10.92%的毛利率。

不过,相较毛利率下滑的内容制作业务,音乐制作授权及其他衍生业务毛利率及占营收比例逐年攀升,到2019年占营收比例已超过内容制作业务,成为灿星支柱性业务之一。

版权纠纷不断

7月10日,一位不愿具名的某知名券商首席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过去几年影视传媒公司在A股上市困难重重,面临严厉监管审查,例如排队近3年的博纳影业,一直没能成功上市。但创业板试点注册制,可能会为影视传媒企业带来新的窗口期机会。

注册制不对企业进行实质性审查,只要公司财务和业务规范即可挂牌,最终由市场决定公司的价值,上市流程大大简化。

上述灿星投资方人士表示:“注册制对于任何行业的中小企业,以及背后的投资机构都是利好,只要符合相关规定就可以上市。看好灿星这次上市的前景。”

但版权纠纷可能会成为灿星IPO之路上的“绊脚石”。

7月1日,灿星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法院为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标的超588万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灿星涉及的司法案件超过2万条,其中绝大多数都与作品放映权纠纷、著作权权属及侵权纠纷有关。

2019年9月,灿星被《蒙面唱将》《无限挑战》节目原版权方、韩国知名电视台MBC告上法庭,MBC认为灿星在这两个节目中存在违约及侵权问题。

今年4月中旬,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判定灿星存在剽窃韩国MBC电视台节目的行为,要求灿星支付节目收益。

对此,7月12日,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翔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如果企业在IPO期间涉及重大诉讼而影响上市过会,有可能面临被证监会暂停IPO的风险。

多重风险因素下,灿星“二战”A股的路途或许不会太平坦。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