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A股跑马圈地:混改提速,纾困为主

杨佳欣
2020-07-07 10:55:31



备受关注的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出台“箭在弦上”。

上半年的最后一天,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下称三年行动方案),此前,国务院发布关于落实《政府工作报告》重点工作部门分工的意见时提到,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由国务院国资委牵头,10月底前出台相关政策。

今年作为三年行动方案启动元年,国企改革在此间进入加速阶段,尤其地方国资资本动作频频。

以青岛国资为例,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青岛国资已经向万马股份、百洋股份、石大胜华等六家上市民企抛出了“绣球”,涵盖新能源、水产科技研发等多个领域。通过上市公司股价查询,目前青岛国资出手的上市企业,总市值已超200亿元。

而在民企大省浙江,今年以来,当地国资也已经将唐德影视、佐力药业、镇海股份等在内的多家上市企业收入麾下。 

牛牛金融研究中心数据显示,今年以来,A股国企作为买方,参、控股民营企业共有316起,同比增长321.33%,交易金额为1934.08亿元,同比增长达798.99%。

赛意企业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唐大杰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当前国资对民企上市公司的投资、参股现象,应理解为一种“中性”的投资行为。

“混改不仅包括国有企业引入部分非公资本,也可以通过国有资本参股民营企业的方式来实现混改。”在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研究员刘兴国看来,这种国企中有民资、民企中有国资的“双向混改”,对双方来说是一个共赢的局面。

“随着民企困难状况的逐步缓解,国资投资民企的现象也会逐渐减少。”刘兴国进一步表示。

地方国资“买买买”

在三年行动方案鸣枪起跑之际,各地国资加速“跑马圈地”。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有部分地区将上市公司视作国资加快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方式之一。

山东省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张斌此前曾在发布会上对该省省属企业拥有的上市公司37户给予肯定,称其在新旧动能转换,推动全省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方面发挥了作用。而山东省青岛市更是已经立下目标,到2022年,每户市属企业至少控股1家上市公司,市属企业上市公司总数由目前的10家增加到25家左右。

地方国资频频“接盘”民企原因何在? 唐大杰指出,受疫情影响,国家提出 “六保”任务。而民企作是“保就业”的重要着力点。“在此背景下,国资对具有投资价值的民企进行投资,既是对自身有意义的投资行为,同时也可以改善民企的资金和经营难题。”

以信息服务和软件开发为主的民营高新技术企业——南京三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宝科技”)为例,该公司7月2日发布的公告显示,青岛市国资委拟透过新的股权注资向南京三宝科技集团注入现金,完成建议注资后,青岛国资将持有南京三宝科技集团约51%的股权,获得三宝科技的实际控制权。 

三宝科技成立于1993年,其官网显示,企业致力于“互联网+物联网”技术,产业聚焦在智慧交通和智慧物流两大产业上,而这也与青岛市此前所提出的“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城市发展方向相吻合。

此外,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各地国资入主的上市企业年报发现,多家企业上一年业绩亏损。如,与浙江国资牵手成功的唐德影视,其年报显示,2019年净利润为-1.07亿元,2020年一季度归母净利润为-2693万元。另外,洛阳国资拟入主的赛摩智能,2020年一季度净利润为-1415万元。 

 “战略投资者”身份将成趋势

除了直接入主,多地国资还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投资上市公司。

何为战略投资者?证监会此前曾明确,战略投资者要“与上市公司谋求双方协调互补的长期共同战略利益,愿意长期持有上市公司较大比例股份,愿意并且有能力认真履行相应职责,委派董事实际参与公司治理,提升上市公司治理水平,帮助上市公司显著提高公司质量和内在价值”。

由此可以看出,不同于财务投资,战略投资者与上市企业的交流更多,也更看中长远布局,这也意味着国资以战略投资者身份进入上市公司的时候,势必会对上市公司的中长期盈利能力有更审慎的评估。

对此,刘兴国表示,国有资本在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投资民企的时候,必须要考虑以下关键问题:一是标的企业的产业是否符合国有资本战略布局的根本要求,是否属于鼓励国有资本投资进入的产业领域;二是标的企业的财务绩效水平是否满足国资监管部门对战略投资的盈利要求。

刘兴国进一步指出,在具体行业上,国有资本可能会倾向于投资战略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和新基建领域企业。

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在去年年末的中央企业负责人会议上曾透露,2020年国企改革将有所聚焦,将分层分类推进“混改”,将更加重视合理设计调整股权结构,着力引入高匹配度、高认同感、高协同性的战略投资者,探索建立科学高效的差异化管控模式。

“可以预见的是,战略型投资幅度未来将大幅增加,混改将逐步从以‘混资本’为主转化成‘改机制’为主,通过战略投资的方式,让民企发挥更多长处。”李锦说。

异地“牵手”助推产业升级

值得注意的是,从国资入主或参股上市民企的路径上看,异地“牵手”案例不少。

除了前述南京三宝科技获青岛国资注资外,近日最受瞩目的国企改革大事件非中环集团混改莫属。这场超百亿的混改背后,至少有两家公司参与,除了深圳民企TCL科技外,还有“半路杀出”的珠海国资旗下公司。

“近些年,不少地方国资开始根据当地的产业链条进行投资配置,而不是根据行政关系来配置了。”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表示,不纠结于增加当地的就业或税收,异地国资入主上市民企的情况近些年并不少见,通过异地投资,利用民企的技术或人才等优势,实现优化自身产业布局的目的。

这对于有民企“远嫁”的当地经济来说,可能会面临优质企业的流失。根据以往案例,异地国资在实现控股后,是有可能要求上市公司经营重心有所转移的。例如,深圳珠宝企业爱迪尔在引入福建龙岩的国资后,据该公司介绍,爱迪尔公司发展重心将逐渐由深圳市向福建龙岩转移。后续公司将是双总部式工作,深圳为爱迪尔运营中心,龙岩为公司行政中心。

“当地国资应该发挥自身‘近水楼台’的优势,对适应本地发展的上市民企予以关注。但是也不应一概而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市场化方式推进的改革,各级国资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有效配置资源。”李锦说。

刘兴国直言:“国有资本的布局并不仅仅局限于本地,可以打破地域界限,在全国甚至全球范围内寻找符合投资方向的标的企业进行布局;上市民企在引入国有资本时,也不应该为外地国有资本的进入设置障碍,而应该是抱着开放的态度,欢迎本地和外地国有资本在平等基础上参与企业投资发展。”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