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直播欠薪千万停服:谷歌加持、百度暧昧的“小巨头”为何猝然倒下?

史成超 王亮
2020-07-03 15:13:47
触手的内部经营问题,早在半年前就已经显露迹象。今年1月开始,触手就被爆出擅自更改规则、拖欠主播工资。

VCG111284565689.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7月3日,在一片唱衰声中,触手直播终于停服了。

时代财经发现,触手直播官网已无法打开,APP也无法刷新。据了解,目前触手平台原公司人员已经立地解散,整体转型为经纪公会,对接快手。

不过,截至发稿,触手官方渠道未对停服和解散事宜作出任何说明,看上去,触手打算静悄悄地退场。然而,风暴之外,触手留下的是一地鸡毛:被裁员工和欠薪的平台主播仍然怨声载道,一众陪跑的投资机构也损失惨重。

在游戏直播这条凶险的赛道上,触手不是第一家倒下的公司,但相较王思聪的熊猫TV,其散场更令人唏嘘。

触手以手游直播起家,自2015年7月上线后,先后获得顺为资本、纪源资本、启明创投等知名投资机构的青睐,一度与虎牙、斗鱼三分天下,处于游戏直播第一梯队。

2018年1月,触手迎来高光时刻,获得由谷歌领投的D+轮1.2亿美金融资,出海前景充满想象;至此,触手累计融资约7轮,总额约16亿元,还一度放话正筹备IPO上市。

然而,短短两年间,曾经的对手虎牙、斗鱼先后上市,后来者如快手、B站在巨头加持下加速进场,触手却直转急下。今年4月份,触手还传出被百度收购的消息,但事后被质疑只是掩饰公司倒闭的“烟雾弹”。

这两年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令估值一度冲上10亿美金、备受互联网巨头青睐的触手猝然倒下?时代财经采访了多位触手直播的员工、主播以及业内人士,试图还原这家游戏直播平台倒闭背后的真相。

倒闭前夕:欠薪、纷争、突然搬家

2020年5月下旬,触手直播背后运营公司——杭州开迅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收到了一条看似无法理解的通知:公司地址从杭州西湖区莲花街道变更到了20公里外的滨江区保和中心。

触手前员工任强是在6月份离职的,他告诉时代财经,公司的突然搬迁令许多员工无法接受。

公司九成员工居住在西湖区,其中不少员工因为公司新地址离家太远,选择了主动离职。自从触手搬家后就只见到过50多个人来上班了,仅剩在西湖区上班时的一半。

在这之前,公司经营状况下滑早有迹象。“去年年终奖就没发,”任强表示,“我熟悉的10来个也没有。”

而搬家通知过后,坏消息就正式到来了。

6月24日下午,公司CEO曹建根在杭州公司召开了视频会议,确认了公司即将倒闭的消息,并宣布“就地解散”。任强接到通知,自己有两个选择:1、主动离职,公司会给6月份工资;2、按照劳动法索要赔偿,公司将不发6月份工资,需要自己联系法务处理。迫于经济压力,他选择了主动离职。

任强对时代财经提到,公司在倒闭之际,有将所有会员、主播资源打包售出的计划,实施计划至少需要2~3个月时间,倘若顺利,公司本不会解散得这么仓促。

其同时提到,平台头部主播剑仙,成为平台提前解散的关键人物。剑仙是前王者荣耀顶尖选手,职业玩家,被王者荣耀官方评选为“国服第一李白”,此前其微博粉丝达到230万。

在任强看来,剑仙或并不同意触手将其“转卖”至快手平台的计划,新的合同没有谈拢,导致双方关系破裂,矛盾爆发。

6月20日,剑仙被触手封号,直播间的截图显示“因为违反青少年网络安全的行为,我们已将您的直播间永久封禁”。之后由触手运营的剑仙微博被清空。6月30日,剑仙启用了新的微博账号“剑仙工作室”,时代财经尝试联系剑仙,但截至发稿时间,对方并未作出回应。

22222剑仙.png剑仙微博被清空

但触手的内部经营问题,早在半年前就已经显露迹象。今年1月开始,触手就被爆出擅自更改规则、拖欠主播工资。

主播阿姆西提到,从年初开始,触手就开始不断克扣工资,目前共拖欠阿姆西十几万元。而据时代财经了解,更多被欠几千块至一万元的小主播,大部分选择了忍气吞声。同时,主播收益的规则也发生了变化,打赏礼物提成原本为45%,现在到手29%,触手币兑换人民币也从合同中的1000比1,改成先兑换成可提现的触手币(1000兑换940),然后用2000比1兑换人民币。

此外,触手以更换打款公司为名,让官签主播(非公会主播,即通过经纪公司直接与平台签订协议的个人主播),签订了权利与义务的转让协议,将合同转让给第三方公司。

时代财经发现,所谓的“官签主播”实际上并不能算真正官签。无论是最早2016年签约,还是后期2019年签约,在这些合作协议里,甲方都不是触手的运营主体开迅科技,而是与触手委托的第三方公司,触手作为与这些公司合作关系出现在协议里,甲方指定乙方在触手独家平台直播。

主播签署的第三方经纪公司并不相同,多达好几家。也因此造成,主播难以向触手维权,因为触手并不是直接的甲方。主播李博告诉时代财经,转到新的经纪公司后,只发了一次工资,之后再也没发过。

有主播去问触手的运营,对方的解释是,触手已经将工资打给经纪公司,但对方“跑路”了,需要经过法律手段追回后主播才能拿到工资。李博由此怀疑,这是触手在和所谓的经纪公司“唱双簧”。根据公开信息,其中一家与触手合作的第三方公司宜春瀚海在今年3月已经注销。也因此很多主播倾向认为,这些公司是触手控制的“皮包”公司。

有主播向时代财经讲述,到了3月份,触手向一部分大主播拿出一份“结清协议”,称如果签字,两三天即可打款,到账金额在1/9至1/2之间,这表示触手与主播间结清了欠款,就不能追责触手。阿姆西也收到了结清协议,但他没有签字。

中国政法大学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对时代财经表示,平台利用主播担忧拿不到合作费用的心理,迫使主播做出妥协和让步,但签署类似协议后难以撤销,他更建议主播通过诉讼方式,要回直播平台应付的合作款项。

融资与收购疑云,救不了场的百度

VCG111280374760.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和此前熊猫直播倒下类似,触手的厄运有些突然。

2018年4月,触手CEO曹建根对媒体透露,平台上仍有将近1000万的主播,每天生产近700万分钟的直播内容。尽管直播行业竞争激烈,但触手看起来风生水起,是除虎牙、斗鱼外为数不多的能获得融资的直播平台。

7个月后,触手CMO杨淑玉接受36氪采访时介绍,爱奇艺在2018年年初与谷歌一同参与了投资,并预计下一轮估值预计在10亿美金,甚至是更高。当时,处于游戏直播第一梯队的虎牙刚刚上市,杨淑玉认为虎牙上市给了触手一个很好的启示,要向虎牙看齐。她表示,触手IPO也在准备中。

然而,从2018年年初到2020年1月两年期间,触手一直未有获得新融资的消息。

今年1月触手直播“乐Fun之夜”盛典上,接受媒体群访时,杨淑玉又称触手正在寻找最佳的上市途径,会考虑国内上市。

至于触手的营收,杨淑玉透露,2019年全年的营收大概在6亿左右,已经实现盈亏平衡。不过,曹建根的一番话也透露出触手面临的艰难,“2019年其实是我们触手创业4年中最艰难的一年,整个互联网行业也是坏消息多于好消息。”

回溯来看,或是从这个节点开始,触手开始四处寻找买家,斡旋资源自救,而百度一度成为最有希望的那个。

据媒体报道,今年1月,触手直播CEO曹建根表示平台今年将和百度贴吧达成深度合作,以进一步提升平台的用户规模与内容多样化。

此后,触手直播与百度达成深度合作,独家运营百度旗下所有游戏直播业务,双方合作于2020年2月正式开展,在产品和流量层面打通,截至3月,超过1000位触手直播入驻百度贴吧与好看视频进行直播,百度在贴吧APP首页、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50多个游戏电竞类贴吧设置了直播入口。

此后4月份,百度收购触手的消息传出,百度内部人士的说法是“确实在看相关项目。”

“前年爱奇艺投资时,也一度传闻收购,但最后不知为何成了投资。”任强说。据他了解,去年百度就在与公司接洽,但很快便没了动静。在他看来,4月份百度收购的消息更像是掩饰公司即将倒闭的一枚“烟雾弹”。

据钛媒体报道,有触手离职员工称,今年 6月初,公司内传的消息是曹建根去美国寻求融资了。不过,不久后,曹建根就跟杭州公司的员工开会确认了公司即将倒闭的消息。可见,百度与触手之间并没有结果。

这与一年前熊猫直播倒闭的情况十分相似。

2018年10月,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目前熊猫直播新一轮融资正在进行,计划最早于2019年上市。

然而,不到5个月时间,熊猫直播正式宣布关停服务器。此时的熊猫直播才承认,“从2017年5月最后的融资消息之后,在长达22个月的时间内我们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寻找了至少5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

“百度收购触手的可能性极低。”一位资深直播从业人士对时代财经指出。事实上,2020年以来,百度在直播赛道持续发力。一个月前,百度执行副总裁沈抖正式宣布加码直播,推出的“聚能计划”拿出百亿流量和5亿补贴。6月底,百度将虎牙直播创始团队成员古丰(陈罗金)纳入麾下,担任新组建的直播中台负责人。

上述人士表示,从百度做知识直播和自己搭建直播中台的思路看,没有必要收购一个游戏直播平台,而触手将主播“卖给”快手的消息,也证实了这一点。

作为触手的合作机构之一,虾仁公会的创始人牧千对触手的资金问题感到不解。

她告诉时代财经,虾仁公会曾在去年底给触手冲过一笔7位数的打榜(通过充值的方式,为主播刷排名),这相当于投资一个新的项目。为此,她专门咨询专业人士,对方分析过触手的营销和成本数据,得出的结论是,虽然不怎么赚钱,但也没有亏钱,其现金流是正向的。

牧千估算,触手拖欠的主播以及公会总共的金额在三四千万以上。她认为,在虾仁公会冲完那笔钱后,触手肯定是赚钱的,再加上1、2、3月份是疫情期间,所有的直播平台数据都是一天比一天高,触手手上一定有钱,而拖欠的恰是3个月中营收最高的那笔。

运营“佛系”,管理掉队

从谷歌光环加身,到被百度“嫌弃”,触手的遭遇并非无因可寻。

作为中国第一家专注手机游戏的直播平台,《王者荣耀》刚出现时,触手直播率先发力,培养了剑仙、蓝烟、若月、寂然等一批《王者荣耀》人气主播,并与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官方达成合作,签约多家职业战队。

2017~2018年,触手直播和《王者荣耀》的高光时刻一同到来。根据公开资料,2017年,触手成为《王者荣耀》手游直播的第一平台,单日有超过6000位主播在触手直播《王者荣耀》。而金额最高、谷歌参与的D+轮融资也在2018年初公布。

“在直播行业,触手直播一直没有走挖主播的路,可以说是一股清流,几乎所有的主播都是自己培养出来的。”、“大家都有出头的机会,这一理念我是非常赞同的。”在触手工作三年多时间的任强表示。

然而,这种运营理念,在日益增强的平台竞争中,显得过于“佛系”。

一家公会运营将触手的倒闭归咎于运营策略和内部管理。他对媒体表示,触手最初的运营策略是非常成功,首先提出排名制,根据主播在全站的排名制定底薪,是非常先进和规范的思路,就此吸引、培养了很多主播。

但之后,触手运营策略每年都在变化,而且逐步开始走下坡路。据相关媒体报道,一方面,触手内部管理非常混乱,运营、产品、技术相互推诿,解决问题缓慢;另一方面,明码标价。例如一些主播认证图标,原本站前100名才可以拿到,之后甚至可以8000块钱一个月租给主播,严重损害了主播和用户的利益。

微博博主“意迟迟i”在今年3月发布了一篇名为《致我心中最后的触手TV》的文章,指出了触手存在的多个运营问题,例如在主播底薪设定标准上,“触手的底薪300元,是一个正常主播不会放在眼里、新人主播不会为此心动的数额。它不是官方眼里的保障,而是一些人得过且过混日子的伎俩。”

222触手.png主播微博发文

糟糕的运营和管理,消磨了触手在《王者荣耀》时代积累的红利,最终在新手游崛起的“吃鸡”时代逐渐掉队。

腾讯的搅局也让外部的竞争更加激烈。2018年,腾讯对斗鱼、虎牙的先后投资,让游戏直播行业的天平开始倾斜,并将包括熊猫、触手在内的直播平台甩出了第一梯队。

以虎牙为例,凭借从YY继承的强大的公会运营能力,虎牙看准《绝地求生》的潜力,自2018年开始大力布局“吃鸡”板块,并以此获得了手游板块的高速增长。

根据娱乐资本论的报道,虎牙手游吃鸡主播“奇怪君”此前曾是触手签约、力推的主播。但其最终还是跳槽虎牙,据称触手直播开出的年薪是60万,而虎牙开出的年薪则是200万。

转型公会,失去信任后一地鸡毛

在今年1月触手直播盛典上,对于游戏直播在游戏行业的角色,曹建根提出一个方向,他认为未来游戏直播会代表游戏公司来服务更多玩家,进入深度运营的角色。“这个角色在直播平台崛起了以后,逐步变成各大公会、各个主播自己在做的事。”

也正是在此时,触手开始显露出转型公会的迹象。而对于日后的去向,正如剑仙一样,被当作商品售卖的主播们并不买账。

6月25日,触手以客服私信形式在APP通知部分主播“将独家直播平台更改为快手直播平台”。一名内部员工对媒体透露,收到转会消息的主播有200多个,但很多头部主播都没有谈拢,收到信息的很多主播也不愿去。因为他们就算去快手的话,还是要留在“触手公会”(此前签约的经纪公司),大家已经不信任这些公司了。

根据主播吴剑杰提供给时代财经的聊天记录显示,触手方面安排了客服与收到通知的主播们对接,对方表示,主播们的合约关系将会转至触手与快手共同投资成立的经纪公会。

吴剑杰并不愿意,对方称,如果不去快手,去其他平台有违约风险。时代财经了解到,目前已有众多主播向触手递交解约告知书了。

触手1.jpeg触手主播提供的聊天记录

牧千也告诉时代财经,为追回欠款,虾仁公会已经于6月5日起诉触手,申请财产保全。6月15日,牧千收到民事裁定书,法院冻结开迅科技的银行存款或相应价值财产约500万元,目前案件还在诉讼过程中,接下来将等开庭审理。

随着对主播经纪权利的争夺,公会与平台的矛盾也再次升级。

7月1日傍晚,触手直播官方发布一则公告,其中提到,包括虾仁在内的几家公会,不具有行使主播经纪的权利,“再次提醒请各主播继续履约,勿擅自更换经纪公司或擅自在其他平台直播,以免违约造成诉累。”

显然,被点名的公会对此并不认同。其中,星柚公会和炫石公会表示,这是触手单方行为,公会具有主播经纪权利,己方并未收到经纪公司与平台联合安排主播后续直播工作的通知,触手的公告实属无效。并且,两家公会都表示,针对欠款问题将以法律途径解决。

按照触手一直以来的经营理念,公司在公会运营方面或许能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但是曾经的游戏直播平台第一梯队的光环早有彻底消失,同时等待触手的,还有供应商、员工的讨伐。

(应受访者要求,任强、阿姆西、牧千、吴剑杰、李博皆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百度景鲲出席2020 CCF-GAIR:AI助手“破圈”,智能生活新机遇
直播破百亿,董明珠店开到线下,格力零售终于“追上”友商
8亿购买英雄联盟直播版权?B站“豪赌”电竞胜算几分
智能、健康与直播 家居业辟新战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