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嘲讽腾讯“翻车” 专家:不要太苛刻

曾潇
2020-07-02 17:43:12
字节跳动的出场是一段插曲,官司后续的发展才是主线。

腾讯与老干妈的广告合同纠纷在持续发酵中,毫无关系的字节跳动却主动入场,另生枝节。

7月1日晚间,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在网上给腾讯扣了一顶”大帽子“,他表示,“基础事实都没有调查清楚,就可以直接启用公检法手段,竟然还成功冻结了对方1600万元!说明这家公司已经形成了用公检法打击一切不利于它的日常思维,而且简化到连调查都懒的去调查了。”

b151f8198618367a650fcfb6cff363d2b21ce55b.jpeg

时代财经注意到,李亮7月2日已经删除了上述帖子。

但针对字节跳动副总裁吐槽腾讯“基础事实都没调查清楚就启用公检法机关”一事,7月2日上午,腾讯公司公关总监张军发微博回应,称前者“知识储备不足,记性还不好,这可咋整”。

9c16fdfaaf51f3de3219cddc766e18193b297962.jpeg

字节跳动是腾讯多项业务的最大竞争对手,其高管主动引战、亲自下场,成功登上了微博热搜,引来一众吃瓜的网友。

而李亮的态度也代表了一派声音。在很多网友的印象里,腾讯拥有强大的法务部,尤其是在其所在地深圳南山区管辖的法律纠纷中甚少失利,甚至被冠以“南山必胜客”。而此番腾讯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成功冻结了老干妈超过一千六百万元的大额资金,一度也让大众加深了这种印象。

“南山必胜客”怕赢回一张白条

回到事件本身,此次腾讯发起的诉前财产保全是否合理,首先要看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明确了财产保全的适用条件,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的案件,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可以裁定对其财产进行保全。

7月2日,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原告人对于被告提起诉讼并立案后,就可以申请法院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之规定对被告财产进行保全。

“这一制度的设计理念是,万一被告人败诉以后没有执行能力,胜诉原告手里只剩一张胜诉的白条。但为了避免这一权利被滥用,该条款授权法院在采取保全措施前责令申请人提供担保,申请人不提供担保的,裁定驳回申请。本案中的南山区法院就要求腾讯提供了两家保险公司联合提供的信用担保。”

《民事诉讼法》一百零一条,针对诉前财产保全进行了更细致的规定,称利害关系人因情况紧急,不立即申请保全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可以申请采取保全措施。

“情况紧急、不立即申请保全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这句描述成为了令网友争论的依据,毕竟作为辣椒酱领域最具盛名的国民品牌,老干妈实在不像是赔不起一千多万广告费的企业。

知乎上,在如何看待字节跳动副总裁吐槽腾讯“事实没调查清楚就启用公检法手段”,腾讯公关总监回应称“知识储备不足”?这个问题下,点赞最多的回答是认证信息为南昌大学法律硕士的知乎网友“阿远zyzy”提供的的观点。

他认为,“诉讼保全是为了不让一方在诉讼中转移财产,导致难以执行,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的。在实践中,我们做诉讼保全也不是每次都成功的,特别是诉前财产保全,失败率很高。而本案中,老干妈几乎不会存在资本不足、刻意转移财产等行为,且1600多万的金额,法院一般会审慎对待。”

进展:一方卖萌,一方卖货

但是,是否真的如李亮所言,腾讯“不调查事实就习惯性启用公检法手段”。

刘俊海解释说, “有人认为,在申请诉讼保全之前,腾讯应当先把诉讼案件中的所有实体法律事实与实体法律关系完全搞清楚。说老实话,这是比较苛刻的。在很多情况下,只有经过法庭的举证质证与庭审辩论程序,法院才能查明案件事实。”

刘俊海认为,只要腾讯能够举出初步的证据,包括争议项下的广告合同,合同上加盖了被老干妈主张为假公章的“公章”,但腾讯不知道该章是假的;同时腾讯也履行了这份合同,提供了广告服务。有这两条证据,腾讯就可以在提供担保的情况下,申请法院采取诉前保全。

而且,相关法律规定也会对被告老干妈进行保护。“如果申请错了,申请人原告需要对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而针对“南山必胜客”这样的戏称,刘俊海则表示:“现在很多人骂腾讯,说腾讯在南山区法院有关系,他在南山区法院没有败诉过,需要理性分析。腾讯如果在这些案件中都有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完全有理,为什么一定要败呢?对法院来说,必须一碗水端平,谁有理,就保护谁,坚决不能搞地方保护主义。”

事实上,李亮在发言之前似乎也确实欠考虑——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则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裁定书,内容正是字节跳动此前成功发起的财产保全。

d6ca7bcb0a46f21f7ef616fde96f83660d33ae34.jpeg

刘俊海对此次合同纠纷指出,纠纷的核心在于表见代理。

所谓表见代理,指的是虽然行为人事实上无代理权,但相对人有理由认为行为人有代理权而与其进行法律行为,其行为的法律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担的代理。换句话说,在这个纠纷中,如果腾讯有合理的理由相信对方拥有老干妈的授权,那么老干妈也要对合同负责,担责以后再找行为人去追偿。

刘俊海坦言,“如果腾讯能够举出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真不知道对方是犯罪分子,用的是萝卜章,而且有正当理由相信这工作人员就是老干妈公司的工作人员,有代理权,本案也有可能构成表见代理。尽管老干妈的确没有给行为人授予代理权限。当然,这件事究竟构成不构成表见代理,只能由人民法院审理案件后去认定。估计这将是庭审中双方的辩论焦点”。

刘俊海希望腾讯与老干妈能在查明事实、分清是非的基础上,共同找到互利共赢的和解方案。

目前,这场合同纠纷的最新情况是:腾讯表示要向广大网友征集被骗的线索,声称会自掏腰包,准备1000瓶老干妈辣椒酱作为奖励。

而老干妈则给予了直接有力的回击——在天猫官方旗舰店上架了一个名为“大客户专属”的1000瓶辣椒酱组合装,售价9999元。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微信遭美封禁,腾讯市值蒸发超2000亿,诉讼是唯一办法
狂补版权短板,或牵手环球音乐,网易云音乐能撕掉“网抑云”标签吗?
TikTok出售风波发酵:字节系国内产品遭波及,卸载量疑似增10%
TikTok将在伦敦设总部?字节跳动称正探讨可能性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