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联赛魔幻复工:空场比赛,虚拟欢呼

白国华
2020-07-01 14:32:17

随着全球抗疫逐步取得进展,停赛已久的足球赛事也在重启。

5月8日,韩国K联赛重燃战火,成为全球第一个复工的主流联赛;5月16日德甲的复工,给欧洲其它联赛的复工开了一个好头。

目前包括德甲、英超、意甲、西甲、韩国K联赛、日本J联赛在内的几大联赛都已经复工。而抗疫形势不错的中国,在足球方面却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从目前情况看,中超联赛要到7月25日才能开启。

当然,新冠疫情下的足球联赛,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魔幻。

再魔幻都必须适应,就像英超埃弗顿主帅、意大利人安切洛蒂所说:“疫情就像一场战争,世界将在这场战争后发生变化,这是我们应当接受和学习的一课。”

在这特殊时期,最高兴的也许是利物浦球迷。北京时间6月26日凌晨,利物浦提前7轮夺得2019-2020赛季英超冠军,结束了此前30年没有获得过联赛冠军的巨大遗憾。

夺冠那一刻,利物浦彻夜狂欢,新冠疫情带来的种种拘束与惶恐,全都被扔到了大西洋。

再不复工就要死了

北京时间5月16日晚的鲁尔区德比,是德甲联赛的回归首秀。多特蒙德与沙尔克04的比赛向来不缺看点,这一次更见证了疫情给足球带来的改变。在这场比赛中,沙尔克04用完了5个换人名额,他们也成为了德甲联赛历史上第一支单场比赛进行5次换人的球队。允许单场比赛5次换人是5月8日国际足联(FIFA)官宣的新规则,德甲联赛成为实施这项规则的第一个主流联赛。

鲁尔区德比的火药味也因为疫情而不再如以往般剑拔弩张。多特蒙德前锋哈兰德打入了复赛后的首个德甲进球,他进球之后的庆祝动作也让人记忆犹新——因为防疫管理的规定,球员们不能进行亲密接触,于是兴奋的哈兰德只能在角旗区附近和其他想要一起庆祝的队友们,保持着安全的社交距离,一起摇晃着身体,相视而笑。

拥抱握手之类的庆祝动作被严格禁止,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忍俊不禁的隔空庆祝或击肘。目前来看,德甲大多数球队都能遵守规定,但一些比赛还是出现了球员忍不住亲密庆祝的场面。柏林赫塔在一场联赛中成功抢镜,其后卫博亚塔主动上前亲吻了队友,不过这也没有为他招致严厉的处罚。

德甲为世界足坛做出了大胆的尝试。整个比赛期间,除了球员,所有人都必须按照规定戴着口罩,就连场边的教练组和替补席成员以及摄像师也不能例外。

德甲最早复工,是因为有底气。

在德甲开赛之前,数据是这样的:德国新冠确诊病例已达到17.4万人,治愈14.4万,死亡人数为7670人,总死亡率4.4%,对比西班牙11.8%、意大利14%、英格兰14.7%的总死亡率,德国人无疑是在抗疫中走在了所有欧洲足球大国的前面,无愧“欧洲火车头”的领导者地位。特别是,在法甲被法国政府直接勒令关闭的衬托下,德国人的工作显然出色太多。

德国人认为,在新冠疫情面前,他们的措施可以保证德甲顺利开工。

当然,首个“吃螃蟹”必然风险和机遇并存。因此德甲联盟联合德国政府对德甲和德乙总计1700多名球员和工作人员全部进行了检测,并要求健康球员在比赛前统一进入酒店隔离。每场比赛还有着非常详细的管理细则和事件预案,其中就包括了球员们庆祝进球时禁止聚集和拥抱、换人时不能相互击掌、禁止随地吐痰吐口水、替补球员出场前要佩戴口罩等等,违反者将受到红黄牌处罚。

德国足协如此心急火燎“吃螃蟹”,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如果再不开工,有些俱乐部就要彻底拜拜了。

以沙尔克04为例,他们在疫情期间的经营状况已经吃紧:球员们不仅要降薪三分之一,还不得不接受俱乐部延迟发放另外三分之一薪水。如若联赛再不复工,沙尔克04甚至可能要被迫出售球队中四名重要球员,包括卡巴克、阿明·阿里、塞尔达以及麦肯尼。然而,降薪和卖球员但对于重振俱乐部经济是杯水车薪,真正需要的还是整个联赛和商业运转的恢复。

魔幻比赛

如果说佩戴口罩、限制庆祝这些“繁文缛节”还能够接受,那么最让人不能适应的就是,这些比赛都是在空场进行。

没有观众的比赛,是多么的索然无味。

于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德甲复工以后,天空体育在一条转播线路中增添观众的欢呼声,以提升球迷们的观赛体验、尽可能地让人“身临其境”。这也算是一种疫情下足球世界的魔幻了。天空体育表示,观众可以自行选择线路观看,加入欢呼声是为了提升观众的观赛体验。如果选择球场收音线路,也就能听到场内一些球员和教练的呼喊声,而包含虚拟欢呼声的线路则包括对于一些关键球的反应,以及参赛队伍的队歌等等。

而韩国K联赛则玩出了新花样。在首尔FC和光州尚武的比赛中,为了活跃气现场氛,首尔FC的看台上摆放了30个充气娃娃加油打气。30个充气娃娃中25个为女性,均佩戴口罩,并保持距离放置。这波奇特的操作也让首尔FC在赛后收到了K联赛1亿韩元(约60万元人民币)的罚款。

魔幻的还有俄罗斯超级联赛的罗斯托夫队。6月23日,俄超重启。实力较弱的索契队主场10比1血洗实力较强的罗斯托夫队。

如此大的比分差也正是新冠疫情惹的祸。原来,俄超在复工前对各队进行了赛前的例行新冠核酸检测。结果罗斯托夫队中有多达6名球员呈阳性,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这6名球员是叶廖缅科、巴伊拉米杨、波波夫、诺尔曼、罗加绍夫和哈吉卡杜尼奇,其中前4人是球队的绝对主力。

俄罗斯足协规定,罗斯托夫整个一线队都需要隔离两周,无法参加复工后的首轮比赛。而俱乐部的预备队由于此前和一线队进行了教学比赛,他们也将被隔离两周。

如果按照惯例,这一极端情况下,索契与罗斯托夫的比赛应该延期进行才对。但索契方面却拒绝了罗斯托夫延期进行比赛的请求,还需要抢分保级的他们认为这是难得的机会。如果索契拒绝延期的话,罗斯托夫只能应战,因为按照俄超联盟的规则,如果对手不同意延期,罗斯托夫拒绝参加比赛将被判0比3告负。

在一线队和预备队总共42名球员被隔离的情况下,罗斯托夫只能派出2002/2003年龄段的球员出战这场比赛,这批U18球员只是罗斯托夫俱乐部的梯队,都没有职业联赛的经验,他们中很多球员最多只打过俄超的U20联赛。

一边是俄超职业球队,另一边是U18梯队,这样一场比赛的结果可想而知:10比1,索契笑纳3分。

对于广大球迷们来说,像以前那样轻松看球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接下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都得接受这种魔幻改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