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财阀还是稳经济?文在寅两难选择下,三星“太子”或逃牢狱之灾

石恩泽
2020-07-01 12:47:32
李在镕非法交易公诉案再生波折,在新冠疫情尚未稳定、韩日贸易争端长期化的背景下,文在寅是否能保持选举时的口号,将李在镕成功送入监狱?

作为韩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将“改变财阀统治韩国政坛”纳入竞选口号和政治目标的总统,文在寅在推进对财阀改革之路上再度遇阻。

而被称为韩国十大财阀之首的三星集团,无疑是最难啃下的一块“硬骨头”。事实上,6月以来,外界对于韩国检方是否坚持公诉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议论不绝于耳。

公开资料显示,此次诉讼是针对李在镕涉嫌在2015年非法合并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并操纵公司的股价,以及涉嫌三星生物制剂会计造假等罪行。他的这一系列操作,在外界看来都是其为继承经营权而铺路。

据韩联社6月29日消息,韩国检方或不采纳韩国大检察厅调查审议委员会的建议,坚持对李在镕提起公诉。

但有专家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均认为韩国检方可能不会继续追诉李在镕,而文在寅政府在面临经贸和外交的双重打击下,可能会优先选择稳经济。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李天国6月30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从目前的情况看来,李在镕被公诉的可能性已进一步降低。

文在寅+李在镕.jpg韩国总统文在寅(左)与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右)握手致意。 (图片来源:韩联社)

狙击财阀进行时

作为三星集团第二任掌门人李健熙的独子,李在镕近年来负责公司中长期经营战略,被外界视为三星集团的实际幕后掌权人和未来全集团的继承人。

为了拘捕李在镕,韩国检方此次的调查密度和力度均是史无前例的。据韩联社报道,检方共进行了50多次搜查和超过430次调查,涉及传唤人高达110多人。此外,批捕过程也是困难重重,4日韩国检方向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提请批捕,但法院于6月9日因检方申辩不够充分为由,驳回了对李在镕的批捕申请。

面对韩国检方的全力进击,李在镕方面并未坐以待毙。他的团队绞尽脑汁地绕过韩国检方,要求召开调查审议委员会会议。据了解,韩国的调查审议委员会是从法律界、媒体界、市民团体等150名至250名外部专家中抽选14名委员组成。

在经过调查审议委员会长达9个多小时的审议后,最终有效投票以10比3的绝对优势给出终止相关调查、不提起公诉的决定。该委员会给出理由是,此案在新冠疫情尚未稳定、全球经济不确定性持续、韩日贸易争端长期化的情况下,可能对韩国经济产生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李在镕在2018年因卷入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的“闺蜜门”而一度被关押至首尔看守所,并被宣判有期徒刑2年6个月。但据韩媒之前的分析,文在寅在2018年因为需要依靠三星的力量以助力韩国经济发展,不得不为李在镕免除牢狱之灾,改为缓刑4年。

李在镕一而再、再而三地“侥幸”逃脱检方拘捕,并未让韩国民众意外。

在韩国,有句流传颇广的话——“韩国人一生逃不开的三件事:死亡、税收和三星”。作为可以为韩国人从出生到死亡都提供“一条龙服务”的超大型财阀,2019年三星集团的销售额占到韩国GDP的16.4%。如外界所言,三星打一个喷嚏,整个韩国都要感冒。

而韩国总统在外界看来,主要功能两个:一个是当财阀的替罪羊,另一个则是当公众的出气筒。因此,韩国历任总统都被难有好下场的“青瓦台魔咒”萦绕。

文在寅作为韩国现任总统,据其身边人形容,他是一个淡泊名利且十分重义气的人。他在自传《命运》中更称,因政治圈的纷争而“愁”掉了10颗牙齿,并自嘲“从我开始级别越高,拔的牙就越多,拔牙颗数与职务密不可分”。

此前,文在寅还一度作为律师积极为弱势劳工群体发声,因挚友兼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自杀才正式走入政坛,最终登上总统之位,并成功为卢武铉“复仇”——将前两任总统李明博和朴槿惠送入监狱。

这样的经历,让韩国民众不免对其给予厚望,希望文在寅在执政期间能给韩国财阀一记“重拳”。

事实上,文在寅在上任以来也多次对财阀进行了“狙击”。除了任命有“财阀狙击手”之称的金尚祖担任公平贸易委员会委员长推动改革,还下令对李胜利和张紫妍色情招待事件进行彻底严查,并称“愿赌上命运”。然而最后审判结果都不了了之,财阀依旧猖獗。

之所以韩国财阀能频频“逃过一劫”,主要是因为韩国实行“检警一体化”原则,即检察官领导警察部门,并指挥侦查,可谓是独占公诉权。而检察机关对财阀的审议则一向是遵照“三五定律”的潜规则办事,即韩国法院在一审对企业高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及以下,到了二审就以“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的方式当庭释放。

近年来,三星、现代和SK集团等均以此种方式“解套”。

为此,文在寅上任后对检察体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成立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处,并在2020年初审议通过了相关法案,规定即便是总统和青瓦台也不能干涉调查处的工作。

据韩国媒体分析,文在寅此举意在借新机构之名限制旧机构的势力,打击财阀势力对公检机关长年累月的腐败渗透。

虽然文在寅尚未将李在镕送入监狱,但还是让李在镕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今年5月,李在镕公开向全体韩国国民道歉,承诺为员工设立工会,并强调不会把三星的经营权交由其子女继承,想借此摆脱文在寅给财阀套上的“紧箍咒”。

在此之前,韩国财阀对于“世袭制”的模式习以为常,而三星也已经“子承父业”到了第三代。

艰难抉择

尽管对财阀的“狙击”有了一定进展,但文在寅剩余的任期已不足两年。2018年,文在寅曾积极推进修宪工作,希望将总统任期改为4年一届,可连任两届,从而为自己再争取3年的时间。这一举动,也被外界认为是文在寅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以破除“青瓦台魔咒”。但这样的努力最后以失败告终。

除此之外,文在寅政府近期还面临韩朝局势紧张、日本对韩国外贸出口的制裁,以及日本阻碍韩国进入G7峰会等外部纷争。其中,日本2019年7月限制对韩国出口三种半导体关键材料,让文在寅不得不考虑,是否要坚持对三星电子拥有绝对话语权的李在镕进行拘捕。

而李在镕深谙半导体对三星电子的重要性,近期露面公开场合多半与半导体业务相关。据韩媒报道,三星电子计划于2021年完成一家大型半导体工厂的建立,有望突破技术壁垒,在2030年成为非内存半导体市场的领头者。

据了解,半导体材料分工非常细,且投资周期要2至3年才可初见成效。日本是全球半导体材料和设备的重要输出地,而韩国则主攻存储芯片和显示面板。因此,日本此番“卡脖子”的威胁,叠加美国没有一如既往地力挺韩国,确实让文在寅政府措手不及。因此,文在寅于6月29日呼吁在半导体领域开展官民合作,提前实现材料、零部件和设备的国产化。

那么,下一步文在寅是否会因为经贸和疫情等原因而妥协,免除李在镕的公诉?李天国向时代财经分析指,“虽然文在寅提出要‘改变财阀控制下的韩国政坛’的口号没有变,但是自韩国调查审议委员会成立以来,韩国检方均听取了韩国调查审议委员会的意见,可以看出,韩国检方是非常重视调查审议委员会的建议。加上受到疫情及国际局势的严重影响,韩国检方会更加谨慎处理该起案件。”

李天国表示,除非拥有足够的证据链和法理上的依据的时候,韩国检方才会正式公诉李在镕。

对此,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教授、韩国研究中心研究员何喜有于6月30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亦认为,韩国检方将会参考委员会建议终止调查。“政府领导人通常都会努力实现当初的施政目标和改革意愿,但是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既需要各种配套准备,也需要各方面的支持,而这些都需要时间。”

然而,文在寅最缺的也是时间。对于未来文在寅是否会继续推动修宪,为自己赢得改革的时间,李天国认为可能性不大。“因为修改内容包括了地方政府权利、国家选举制度、总统和国会权力、司法制度以及其他经济制度,修改内容涉及国家政治经济体制的方方面面,推行难度较大。”

如此看来,文在寅政府下一步处理政务的优先级也将有所调整。

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20年韩国经济增长率将达到-2.1%,即便韩国作为抗疫优等生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但疫情之下韩国经济也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李天国分析称,当前文在寅政府的优先任务应该是提振国家经济,包括拉动国内需求、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促进青年人就业,做好疫情下的国家治理与社会保障工作。同时,在对外合作方面,韩国也需要加强与中国等其他东亚国家之间的经贸合作,确保供应链安全,为企业海外投资与生产提供更好的外部环境。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三星推Galaxy5G新品,7699元起步,赢回中国市场胜算几何?
左小蕾:“双循环”应作战略规划,以底线思维做最坏的打算
地缘政治危机引发市场巨变,三星未必能坐收“渔翁之利”
波士顿大学教授:反烟草组织的目标不应该是阻碍传统香烟的烟民转向电子烟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