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50多万欠款,力帆可能破产重整,律师详解未来四种结局

徐维强
2020-07-01 11:59:10
56万元的货款,成为压倒力帆股份的最后一根稻草。实际上,近年来力帆股份早已是负债累累。

因为56万元欠款,力帆似乎无法再逆风飞扬了。

前日晚间,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由于56万元货款出现逾期,债权人申请对公司进行破产重组。受此消息影响,昨日力帆股份的股价截至收盘大跌4.67%。

力帆光影日益暗淡的背后,是其创始人尹明善日渐老去的背影。曾经的尹明善,在47岁毅然下海创业,踩对了时代节拍的他很快成为重庆摩帮的代表人物。此后尹明善在2000年染指足球、2003年开始造车。这两大发展决策使得力帆扬帆远航,一时风光无限。然而,随着创始人步入老年,加上行业政策调整以及疫情等不利因素影响,力帆步入遏制不住的下滑轨道。

“一家企业的死,就像一个强国的败落。有过骁勇的军队、指挥官、预言师,有过富足的港口和出入每个海洋的船只。但现在不能缔结任何联盟。”近期82岁的尹明善将力帆的权杖交给25岁的孙女。对这一权力交接,无数曾关注力帆的人脑中都充满了问号。


存在退市风险

一则公告,将力帆股份的经营窘状呈现于外界。

根据前晚力帆股份的公告,公司收到法院送达的《通知书》,嘉利建桥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

2019年9月至2019年12月期间,申请人(重庆嘉利建桥灯具有限公司)与公司签署了编号为10094-22号的《产品配套补充协议》、10094-31号的《摩托车零部件及过程材料开发协议》,约定公司向申请人以协议约定的价格采购摩托车零部件及过程材料。根据公司生产线耗用数量,每月底前申请人向公司开具对应增值税发票,以一个月为期限滚动支付货款。

2020年4月,公司向申请人出具4月份摩托车业务组织数量金额汇总表,4月耗用申请人供应的零部件结算金额为563149.06元。2020年4月27日,申请人足额向公司开具了对应增值税专用发票。根据合同约定,公司应在申请人开具发票后一个月内向申请人支付货款,截至目前已逾期未付款。

力帆股份称,公司尚未收到法院对申请人申请公司重整事项的裁定书。申请人的申请能否被法院裁定受理,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同时力帆股份表示,不论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公司将在现有基础上全力做好日常的生产经营管理工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的相关规定,如果法院受理了申请人提出的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法院将指定管理人,债权人依法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管理人或公司依法在规定期限内制定公司重整计划草案并提交会议审议表决。公司债权人根据经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计划获得清偿。如果重整计划草案不能获得法院裁定批准,法院将裁定终止公司的重整程序,并宣告公司破产。

力帆股份承认,公司股票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风险、终止上市风险。根据《上市规则》第13.2.11条的相关规定,若法院依法受理申请人对公司重整的申请,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如果法院正式受理对公司的重整申请,公司将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如果公司被宣告破产,根据《上市规则》第14.3.1条第(十二)项的规定,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负债近30亿黑洞

56万元的货款,成为压倒力帆股份的最后一根稻草。实际上,近年来力帆股份早已是负债累累。

此前6月18日,力帆股份就发布公告称,目前公司涉及诉讼(仲裁)392件,涉及金额29.06亿元,其中已判决(仲裁)221件,涉及金额18.36亿元,上述221个案件,公司均为被告,被判决需要承担对应金额的损失;尚未开庭案件82件,涉及金额5.8亿元。

力帆股份表示,公司目前存在持续亏损、负债较高、乘用车业务下降较大、大额债务逾期、大额资产被冻结、涉及诉讼(仲裁)较多、控股股东流动性短缺、募集资金无法归还等经营方面的风险,且上述风险尚未形成任何有效的解决方案;公司资金链紧张,面临严重的流动性风险,提醒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一地鸡毛的背后,令人很难相信,这家曾经的“中国摩托车大王”能走到这一步。根据力帆集团的资料介绍,公司成立于1992年,2010年11月25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中国首家上市A股的民营乘用车企业。但从2016年开始,力帆股份已连续4年扣非净利润为负,2019年公司亏损高达46.8亿元。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力帆股份实现营收5.64亿元,同比下降74.8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1.97亿元,同比下降103.06%。

曾卖掉汽车牌照给车和家

对于力帆集团,外界首先想到的,就是其富有传奇色彩的创始人尹明善。

相对于众多年轻的创业一族,尹明善直到54岁时才创立了力帆集团。1992年,他以20万元的初始资金正式进入摩托车制造领域。摩托车业务发展迅猛,并很快占据了国内相当大的市场份额,甚至还一度占领东南亚等海外市场。

2010年11月,力帆股份成功登陆A股,时年72岁的尹明善,也一举问鼎重庆首富。此时处于人生巅峰的他,可能自己也没有想到,后面走的都是下坡路了。

风生水起之后,力帆也开始了多元化的发展。2010年,力帆正式进军房地产行业,但这被视为“暴利”的行业却没有带给力帆实惠。经过10年的发展,时至今日地产仍没有成为力帆的支柱产业。此外,力帆还成立了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是当年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创始球队之一,创造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随着力帆事业的滑坡,俱乐部也无奈进行了转让和更名。

在摩托车产业突飞猛进之际,尹明善敏锐地判断出,国内摩托车市场将步入下行趋势。并在2003年正式开启整车制造业务。但力帆的转型却并不成功,力帆汽车无论在研发、技术、品牌等方面都远远落后,被市场和用户所抛弃。当同时期的比亚迪、吉利等汽车开始步入正规,力帆汽车却逐渐悄然从市场退出。

苦苦支撑到2018年,力帆股份终于将汽车业务卖掉了。当年12月,力帆股份发布《关于出售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的公吿》,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作价人民币6.5亿元,将持有的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而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实质上是车和家100%控股的子公司。因而,力帆股份实际上是将重庆力帆汽车卖给了车和家。

对于外界流传力帆卖掉汽车业务的说法,尹明善辟谣称,力帆集团拥有力帆汽车和力帆乘用车两张资质,出售给车和家是力帆汽车生产资质,力帆仍保留了乘用车资质。而通过卖掉一张“牌照”,力帆也获得了可观的资金投入。但此番操作后,力帆仍未有大的起色。

今年6月20日时,市场曾传出吉利汽车将收购力帆消息,公司股票也当即涨停。但在当天,力帆股份迅速发布澄清公告,称相关媒体传闻不实,目前没有与第三方洽谈收购或注资事宜,也未达成任何意向。

四种风险的可能性有多大?

对于力帆股份面临的风险,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阮万锦律师向时代财经进行了解读和分析。

阮万锦表示,针对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风险,根据《企业破产法》(2006年8月27日)第七十一条的规定,法院应就是否具有管辖权、债务人是否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已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以及债务人是否具有重整价值和重整可能来对是否受理申请进行裁定。

阮万锦律师认为,力帆股份目前持续亏损、负债较高、大额债务逾期、大额资产被冻结,难以清偿债务。但是,力帆股份的摩托车业务的基础实力依然强大,且具有上市公司的外壳,应当认为具有一定的重整价值和重整可能。若符合其他程序性的条件,则法院应当受理该申请。

针对“法院依法受理申请人对公司重整的申请,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第二种风险,根据《上海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2.11条的规定,若法院依法受理申请人对公司重整的申请,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阮万锦律师认为,由于对力帆股份破产重组的申请大概率会被受理,因此公司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也是不可避免的。公司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将影响投资者的投资选择,进而对公司的股价造成影响,影响债权人和股东的利益。

针对“法院正式受理公司的重整申请,公司将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如果公司被宣告破产,则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的第三种风险,在法院裁定受理申请后,应由债务人或管理人制作重整计划草案,之后又债权人进行分组表决,最后由法院进行批准。

在这个过程中,若债权人没有表决通过且法院没有行使强制批准权或债权人表决通过但法院未予以批准,则应宣告债务人破产。若宣告债务人破产,则依照《上海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14.3.1条第(十二)项的规定,公司的股票将被终止上市。

阮万锦律师认为,当债权人表决通过后,法院的批准主要是合法性审查,只要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法院就会予以批准。而在债权人没有表决通过的情况下,虽然按照《企业破产法》第八十七条的规定,法院拥有强制批准的权力,但是在实务中法院对该权力的行使是较为保守的,主要还是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

因此,重整计划草案是否最终得到批准,主要取决于该草案是够能够通过债权人的表决,而最终则取决于该草案是否能够满足不同种类债权人的利益。为了避免公司被宣告破产,最终股票终止上市,就要求重整计划草案尽量全面地考虑到不同种类债权人的需求和利益,尽可能得到债权人的支持。

“公司如实施重整并执行完毕,但公司后续经营和财务指标如果不符合《上海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相关监管法规要求,公司股票仍存在被实施风险警示或终止上市的风险”的第四种风险,则是在公司完成了重整之后,若公司后续的经营和财务指标不符合规定,则仍然会面临被实施风险警示或终止上市的风险。

阮万锦律师认为,该风险是由于公司后续经营不当所带来的,在制定破产重组草案时,应对今后的发展战略、业务规划、风险控制进行全面的考虑和规划,以减小后续经营不当带来的风险。但在后续的经营中,还将会面临当下无法预见的各种风险和挑战,需要在后续的经营中来应对。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仙迪股份产品不合格屡上黑榜,电商渠道拓展受阻
优客工场撤销IPO申请 被TikTok事件吓着了吗?
偿债风险突出,老鹰股份能否借IPO解围?
高杠杆的“定时炸弹”:半年超200家房企破产,法拍房激增百倍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