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巴菲特 美国后浪抄底疫情重创股

侯明钰
2020-06-23 03:14:28
“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在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巴菲特未能在这波大势中坚守自己的名言,但新一代投资者和业余交易者却正在崛起,他们使用与过去散户保守的买入方式毫无相似之处的投资策略,同时也不关心华尔街精英的分析与指导。与其说这是股市交易,毋宁将其视作一场挑战传统的赌博。

当“前浪”巴菲特被质疑“廉颇老矣”之时,“后浪”却在冲击着美国股市。

经历了年初的史诗级熔断后,美股正在强势反弹。截至6月20日的数据显示,纳斯达克指数和标普500指数自3月20日以来涨幅达到39.05%、29.3%,其中纳指一度在6月10日收盘时创历史新高,站在了1万点以上。

美股大涨,“后浪”功不可没。高盛集团最新报告显示,当下美股市场散户短线交易的热情高涨,以年轻人为主体的“后浪”交易者势头勇猛,给华尔街带来了不小的震撼。

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新注册60.9万个基于线上交易的经纪账户,其中3月份注册量超过28万。罗宾侠(Robinhood)凭借便捷的应用界面,成为美国千禧一代最喜欢的零佣金交易平台。这个平台现在拥有超过1000万个账户,这些账户大多是散户投资者所有,平均年龄只有31岁。

“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在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巴菲特未能在这波大势中坚守自己的名言,但新一代投资者和业余交易者却正在崛起,他们使用与过去散户保守的买入方式毫无相似之处的投资策略,同时也不关心华尔街精英的分析与指导。与其说这是股市交易,毋宁将其视作一场挑战传统的赌博。

逆流而上

无视华尔街的暴跌警告,26岁的交易员莱昆·戈博特(Lequon Godbot)于6月初买入了美国航空的看涨期权。一周内,这只期权为他带来了200美元的收益。在注意到航空公司筹备增加航班的报道之后,他又买入了另一只看涨期权,再次大赚一笔。

27岁的罗德尼·亨德森(Rodney Henderson)也将姐姐的1200美元经济补助投入医药股票,并获得了近1万美元的收益。

互联网公司Barstool Sports的创始人大卫·波特诺伊(Dave Portnoy)也是一个典型的交易者。在今年之前他只买过一只股票,然而,他在巴菲特抛售航空股后,坚持买进,赚了30万美元。

如今波特诺伊大言不惭:“我知道沃伦·巴菲特是股神,但是他已经被股市淘汰,现在我才是主角。”

调查显示,这批“后浪”投资者大多是千禧一代,没有亲身经历过2008年熊市,是科技产品和社交媒体重度使用者。他们活跃在罗宾侠等新兴交易平台上,在股市里快进快出,对华尔街的研报和巴菲特的教诲不屑一顾。

高盛集团首席美国股市策略师大卫·科斯汀(David Kostin)搜集了线上交易平台罗宾侠及跟踪该平台最热门持仓的网站Robintrack的数据,统计出最受“后浪”欢迎的股票名单。

航空、科技类股票位居榜首。虽然以巴菲特为代表的股市大佬相继抛售航空股以期割肉止损,但许多业余交易者逆流而上,促使航空业股价大涨,其中美国航空甚至实现了100%的惊人涨幅。

无佣金交易平台微牛证券(Webull Financial)首席执行官安东尼·丹尼尔(Anthony Denier)说:“微牛的入市新人青睐特斯拉,以及科技和生物技术领域的行业。”罗宾侠的投资者们的前五大持仓分别是福特汽车、通用电气、美国航空、达美航空和迪士尼—无一不是在疫情中遭遇重创的个股。

在美国租车巨头公司赫兹(Hertz)于5月22日申请破产之前,约有43000个罗宾侠账户拥有赫兹的股份。这一数字在6月的第一周几乎翻了一番,达到7.3万人。

还有另外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个股—市值4亿美元的幼儿和青少年内容品牌管理公司Genius Brands International Inc,市值2.5亿美元的网络媒体公司Remark Holdings Inc,都取得了几十、上百倍的涨幅。

“乱拳打死老师傅,”来自社交媒体和短视频平台的股票推荐反而使年轻的投资者们赚到了钱。

华尔街传奇投资人保罗·都铎·琼斯(Paul Tudor Jones)直言,现在已经看不懂美股的涨势了;索罗斯昔日搭档、认为美股估值过高的斯坦利·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也称,对股市最近的上涨感到“沮丧”。

无知还是无畏?

有人险中求胜,就有人一败涂地。

“一个一文不名的20岁年轻人,怎样才能赚到100万美元?”6月12日,大学生亚历山大·E·卡恩斯(Alexander·E·Kearns)留下这张字条后,匆忙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据媒体报道,卡恩斯是因在罗宾侠进行杠杆交易而自杀的。他家人表示:“当他看到账户有73多万美元的欠款时,就彻底崩溃了。”

然而,卡恩斯的手机截图显示,尽管他的账户显示余额是负 730165 美元,但这不是实际债务。缺乏股票常识的卡恩斯也许没有意识到,他在罗宾侠上显示的负现金余额只是暂时的,一旦相关股票被记入他的账户,数据就会再次变更。

除了投资者业务水平堪忧外,线上投资平台的运行方式也饱受争议。卡恩斯的不幸去世警示了这些新型平台的潜在风险。

“这很可悲,” 比尔·布鲁斯特是卡恩斯的表亲,也是芝加哥分析师,“在罗宾侠的APP里,他们试图将交易游戏化,与严肃冷酷的股市交易完全不一样。” 

欧米茄顾问公司(Omega Advisors)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里昂·库珀曼(Leon Cooperman)依然不看好这种交易方式:“他们的做法太愚蠢了,尽管让他们交易去吧。在我看来,这最后将以眼泪告终。”

针对种种质疑声音,罗宾侠回应说:“我们会不断改进交易平台和交易方式,并认真考虑所有可能性,以求为消费者提供最优质的服务和体验。”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分析师安德鲁·拉普索恩(Andrew Lapthorne)认为:“尽管罗宾侠投资者受到来自传统投资者的嘲笑,但他们对入市时机的选择无可挑剔。在股市在3月中旬触底后,该平台的持股量显著回升。”

卡恩斯已逝,扼腕叹息之后,依然有一群年轻人在股市劈波斩浪。当这股无知且无畏、强大又年轻的力量冲进交易市场,任何金融大鳄、经济学专家都无法像过去一样,将其随心所欲地操控。

时间回到5月3日,尽管被质疑风光不再,但“前浪”巴菲特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仍然表示,千万不要小看美国,从长远来看,股票总会上涨,经济总能恢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