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住酒店二次上市:行业老二回归背后的喜与忧

冯珊珊
2020-06-22 21:36:35
中概股回归港股二次上市,一方面跟公司内部有一定关系,另一方面跟最近美股市场的中概股信任危机以及对海外上市公司的监管趋严也有关。

近日,据香港经济日报称,连锁酒店集团华住酒店(HTHT.NASDAQ)打算回港二次上市,最快计划今年底回港上市,集资最多10亿美元。华住方面回应对此不予置评。受此消息影响,华住股票近两日大涨。

IMG_1324(20200622-200447).png

“从国内连锁酒店竞争格局看,除了锦江就是华住,他俩是国内酒店巨头。相比锦江,华住最大的亮点是灵活、有活力。”国内一家知名连锁酒店负责人22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行业老二,后劲可期

公开资料显示,华住是中国多品牌的连锁酒店集团,2010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目前,华住旗下酒店品牌覆盖高端至平价市场,包括禧玥、花间堂、桔子水晶、全季、星程、汉庭、宜必思等。

在中国酒店连锁行业中,根据酒店规模,华住酒店集团排名第二,仅次于锦江国际酒店集团。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华住开业酒店数量达5,838家,酒店客房总数达到552,362间。截至2020年3月31日,锦江酒店已经开的酒店合计达到8647家,已经开业的酒店客房总数达到855944间。

从营收对比上看,锦江酒店也是行业当之无愧的老大哥,2019年总营收与华住集团保持40亿元左右的差距,遥遥领先。财报数据显示,锦江酒店2019年实现合并营业收入150.9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73%;2019年全年,华住实现营收为112.12亿元,同比增长11.4%。

“现在,连锁酒店行业正处于周期性低点。国内大部分连锁酒店的营收已经出现严重下滑,甚至停滞,华住还能保持10%以上的营收增速,说明华住的盈利能力更强,发展后劲更足。”一位行业分析师向时代财经如是分析。

据悉,自2017年底以来,酒店行业入住率一路下滑,从90%左右的行业周期高位,一路下滑到2019年二季度的75%,直接导致酒店利润的停滞不前甚至下滑。

“华住的各项费用是最优的,甚至比锦江少一半。尤其是管理费用和人员工资支出这两项非常优秀。反映了在酒店行业内高素质民企对国企经营效率上的碾压优势,因为体制原因这种格局是难以改变的。”据雪球上的一位分析人士观察,“同时,华住的展店增速也比这两家高出很多。”

据悉,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RevPAR)是衡量酒店经营水平的重要指标之一。近年来,华住的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RevPAR)增速明显走低,2017年和2018年增速分别为7.7%和5.5%,到2019年已经跌至-3.1%,其中2019年Q4为-5.4%。

尽管如此,2019年,华住新开店力度不断加大,且基本全为加盟店。财报数据显示,华住2019年新开设了43家租赁经营酒店和1672家加盟经营酒店,关闭了54家租赁经营酒店和273家加盟经营酒店。

“现在华住的主要矛盾是,高速开店带来的利润能否对冲宏观经济下滑对于酒店整体经营带来的损失。”上述分析人士认为,“简单地说,华住是一个珍贵的标的,但现在上涨动力有限,利空逻辑较强,还不排除黑天鹅的可能性。”

“国内连锁酒店很多通过兼并来获得更多的会员、门店、报表收益。这样的行动可以快速扩张市值,短期内非常容易超越竞争对手。但是兼并后扩大了的资产重组调整靠的是内功,需要持续性的经营策略来推动‘新巨人’的持续发展。”香港凯域酒店管理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李冰22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李冰认为,国内的连锁酒店很多是扩大了市值,但是忽视了后期的整合及运行。最普遍的现象是,不同品牌被整编后往往只是在APP上放上了新门店的价格。

“做得再好一些就打通了会员系统。但是每个品牌的供应链、品牌标准、运行支持、产品策略、品牌文化还是停留在整合前的层面。这样的整合很难发挥连锁集团的优势,也难持续性获得客人对品牌的认可。最终会传到到对收益乃至于市值的影响。”李冰分析。

二次上市,有喜有忧

中概股回归港股二次上市,一方面跟公司内部有一定关系,另一方面跟最近美股市场的中概股信任危机以及对海外上市公司的监管趋严也有关。

2020年疫情对酒店业造成巨大冲击,华住集团预计,今年第一季度净收入将同比下降14-16%;如果不计入德意志酒店(Deutsche Hospitality,以下简称DH)的收入,则将下降45%-47%。

公开资料显示,DH酒店集团创立于1930年,曾名Steigenberger Hotels,是欧洲领先的酒店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DH酒店集团拥有5个酒店品牌,在全球20个国家地区运营着108家酒店。2020年1月2日,华住正式完成对DH酒店集团的收购。

财报数据显示,DH酒店集团2019年总收入大约37.83亿元人民币,占华住集团年度总收入大约25.2%。受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影响,今年第一季度,DH旗下几乎所有酒店都被迫关闭。目前,华住计划向DH提供2000万欧元的股东贷款。

在国际化步伐暂缓推进之际,近期华住对公司组织架构做进一步调整,成立全新的管理架构—华住中国,由金辉出任CEO,全权负责华住中国业务。华住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季琦在内部邮件中表示,华住的业务重心仍然在中国,这次调整能够让金辉及其团队更好地聚焦中国。

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赵焕焱则表示,华住回港二次上市是目前中概股比较普遍的动向,主要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近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对外国公司在美上市提出额外的信息披露要求加强审计,一定意义上加速了中概股回归香港的趋势。

近期,网易、京东已正式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百度、百胜中国、携程等中概股企业也陆续传出赴港二次上市的消息。

“中概股回归港股分两种情况:一是大公司、行业头部上市公司在港交所二次上市;二是中小上市公司选择从美股退市再上市美股。”如是资本董事总经理、如是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奥平向时代财经表示。

张奥平认为,中概股之所以回归港股有多方面的原因。“眼下最有时效性的因素是,美股对海外上市公司的监管趋严。另外,美股多个中国股涉及或涉嫌造假,使得投资人和投资机构对整个中概股的信任度下降,市值和交易量受到影响,甚至很多中概股一旦业绩不好或披露有瑕疵,就会遭到恶意做空。”

“更常态化的因素是,美股有一定的地缘性和政治性风险。很多市场是有本土偏好的,美股投资人对很多中概股的了解有限,在对其估值和交易量上就会打一定的折扣。加之中美之间的摩擦不断加大,美股上市的中概股也会受政治性风险的干扰。”张奥平表示。

张奥平认为,头部中概股公司二次上市存在一定的优势,“因为本身背书良好,在多个资本市场上市,能扩大投资人的群体和规模,提高在不同市场的知名度。”

同时,回归港股也存在潜在的风险。比如,一些中概股公司过度看重跨市场估值差异的红利,在回归本土市场的过程中继续犯下各种急功近利的错误,这样的回归对相关企业的长期健康发展反而是弊大于利。

“二次上市需要较大的监管、沟通、市值管理上的成本。对于从美国退市回到港股的中小公司,如果本身企业质量不太好,转战港股也许并不能大幅改善流动性问题。”张奥平表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酒店物业受疫情波及最大,越秀房托在思变
出手芝加哥地标,清仓海外地产,王健林“出海梦”高位坠落
跨省游开放暑期亲子游叠加 带动酒店预订井喷
同程艺龙国内酒店七月单日创建间夜量同比增长超3成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