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万亿下基层 县市摸排建名单

陈泽秀 王心昊
2020-06-16 02:44:48
6月12日,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在国新办的政策吹风会上表示,2万亿元的直达资金由四部分构成:特殊转移支付资金、抗疫特别国债资金、正常转移支付的相关资金、500亿元新增地方财政赤字资金。

根据今年财政预算安排,中央财政新增两个“1万亿元”,即财政赤字规模新增1万亿元、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

6月15日,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的靴子正式落地。

财政部称,将发行两期抗疫特别国债:2020年抗疫特别国债(一期)5年期500亿元、(二期)7年期500亿元。6月18日招标,19日开始计息,招标结束至6月19日进行分销,6月23日起上市交易。

拨付资金之外,“如何直达基层”也成为一大焦点。

此前,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确定了特殊转移支付机制,将新增财政资金通过增加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安排政府性基金转移支付等方式,第一时间全部下达市县。

这意味着,一场从上至下缓解市县财力的行动已经紧锣密鼓地铺开。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多个市县已着手摸排需要帮扶的困难企业和人员名单,建立实名台账。这部分的工作主要由发改部门以及商务部门负责。不过,也有部分地方称,这类工作更早之前已经开始进行。“年初疫情开始之后,我们就已经针对受到疫情冲击显著的行业提供支持,同时建立名册收集企业受到的冲击情况。”广东某市商务局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与以往由上往下逐级拨付资金不同,特殊转移支付机制简化了资金拨付流程——从中央直达333个地级行政区和2845个县级行政区(民政部2018年年底的数据),省级财政部门是“过路财神”,不得截留挪用直达资金。

 “受疫情影响,部分地方政府出现减收,财政压力比较大。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能够有效减轻地方财政压力。”广东某市财政局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多位业内人士则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特殊转移支付机制是特殊时期的特殊举措。长期来看,解决基层财政收支难题,主要还需依靠经济发展,以及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

财政资金拨付提速

长期以来,转移支付资金存在闲置、拨付使用滞后等问题,影响资金的使用效率。

审计署今年5月发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跟踪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16个省份的922.88亿元中央财政转移支付资金未在规定时间内分解下达。

“现有的财政体制下,财政资源主要集中在中央和省级政府,原有的转移支付模式难以满足疫情时期基层政府对于财政资金的需要。”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资料显示,1994年实行分税制财政体制改革后,我国建立了转移支付制度,旨在缩小区域财力差距、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预算法》规定,我国实行一级政府一级预算,设立中央、省、市、县、乡镇五级预算。转移支付制度通常是纵向逐级传递模式,即从中央转移支付给省,省转移支付给市,以此类推。

《预算法》对转移支付的时限作出了规定:中央对地方的一般性转移支付应当在全国人大批准预算后30日内下达。省政府接到中央一般性转移支付后,应当在30日内下达到县级以上各级政府。但这很难满足特殊时期的要求,为此《预算法》规定,对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处理的转移支付,应当及时下达预算。

民银智库宏观分析师孙莹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特殊转移支付机制可以将新增财政资金跨过省一级直达市县级,从而减少因中间环节多带来的效率损失,最大限度下沉财力,以缓解基层财政困难,支持地方做好“六保”工作。

当前,地方财政系统也在简化财政资金拨付流程方面发力。例如,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财政局6月9日发文称,要调整优化预算支出结构,加大国库资金调度力度,按照“急事急办、特事特办”原则,简化财政资金拨付流程。

又如,6月1日,新疆第十师北屯市财政局发文称,将优化审批程序,对基本支出按序时进度均衡执行,基建投资类项目支出由市主管部门审核按进度拨付,基建投资外的专项资金按审核后的预算执行,减少中间环节,及时发挥资金使用效益。

建立资金监控系统

6月12日,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在国新办的政策吹风会上表示,2万亿元的直达资金由四部分构成:特殊转移支付资金、抗疫特别国债资金、正常转移支付的相关资金、500亿元新增地方财政赤字资金。按照“中央切块、省级细化、备案同意、快速直达”的原则,完善相关资金分配程序。

前述广东某市财政局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中央下拨的直达基金,基本上都是流向“六保”“六稳”方向。考虑到目前当地财力情况较好,减收压力相对较小,预计通过转移支付得到的资金规模并不会太大。

但多个地方正在按照特殊转移支付的要求抓紧落实。据《陕西日报》报道,6月3日,陕西省财政厅召开厅务会议强调,按照中央特殊转移支付机制要求,实行省、市、县三级专人限时办结制,建立实名制台账,确保资金直达基层、直接惠企利民。

《安徽日报》6月14日报道称,安徽省财政厅负责人表示,中央资金下达后,省财政将第一时间细化分配,全部直接下达市县基层。上述负责人还透露,依托财政扶贫资金动态监控平台,搭建直达资金监控系统,建立直达资金台账,全面掌握资金去向及使用情况。

公开信息显示,财政扶贫资金动态监控平台自2018年起由财政部推动建立,截至2019年7月,28个省份均已完成上述监控平台部署,330多个地市、2900多个县(区)已上线操作使用。

“有了20余年的财政国库管理现代化探索,对新增财政资金建立资金监控系统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对地方来说,这更有利于夯实地方财政治理的基础,促进地方财政治理的现代化。”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杨志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孙莹认为,建立资金监控系统,有利于财政资金精准落实到位,防止基层造假、违规套利等问题;有利于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益,提高财政管理水平和保障能力。

非长久之计

“本来经济下行的压力不小,再加上疫情冲击,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很大。一方面,供需收缩后,税源大幅收缩,财政收入增速下滑明显;另一方面,又必须保证足够的支出力度,用于‘六保’。”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石英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石英华还分析,“六保”中重点的任务,如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等,具体落实主要靠市县。为了更好地发挥财政资金对困难群体、企业的救助作用,让财政资金更快到达市县基层,让纾困救助政策更快见效,需要建立特殊的转移支付机制。

财政部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罕见同比下降11.5%。5月22日,财政部部长刘昆在全国两会“部长通道”上接受采访时说,预计地方财政减收增支的规模在8000亿―9000亿元,一些地方保基本民生、保工资、保运转面临较大的压力。

“目前中央层面已经明确了资金使用范围、监管规定等,各市县在‘等资金来’的同时,要提前谋划,明确资金安排的优先序列,例如确定哪些民生支出是当前最急需要安排的,哪些市场主体是最急需保的,力争用好有限的资金。”石英华进一步指出。

“但从长远来看,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不能够从根本上化解基层财政的紧张局面。”林江分析,首先,特殊转移支付资金的使用范围有限定,具备直达性质,时间上要快,属于疫情特殊时期的特殊做法;其次,不少地方政府都要面对地方债的问题,债务到期的还本付息压力不会因为特殊转移支付体制的实施而消失。

林江认为,根本之策在于,需要确保地方经济的可持续增长,从而带来比较稳定的财政税收收入,方能真正化解基层财政的紧张局面。

石英华分析,加大“六稳”“六保”工作力度,有利于对冲疫情冲击,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推动地方经济稳步发展,进入良性循环的轨道,税源持续稳定才有基础。同时,要加快财政体制改革,在事权和支出责任明晰的基础上,让地方的财力和支出责任更加匹配。

今年的预算报告已经传递出继续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信号。报告指出,扎实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落实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同时,稳步推进健全地方税体系改革,理顺税费关系,让地方财政有更多稳定收入来源。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