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摊经济火了?且慢,先看看这些坑

冯珊珊
2020-06-04 22:06:06
“不应该把地摊经济看作是权宜之计,应该从长远的角度去进行规划。”

地摊经济板块表现突出,成为近几个交易日市场的一大亮点,以百货商贸、餐饮为代表的各类细分行业龙头在盘中掀起涨停潮。6月4日,地摊经济概念股继续强势拉升,华斯股份、小商品城、银都股份、海宁皮城、茂业商业等涨停,百大集团、浙江东日、人民同泰等涨幅居前。

地摊2.jpg

“短期来看,地摊经济市场的热点,很多概念股出现大涨受到资金追捧;从长期来看,地摊经济目前还是属于为了应对近期出现的消费不振而采取的措施,将来还是要做进一步的规范。”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4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对于相关的板块和个股,我认为可以去关注它们的机会,但是不能盲目炒作。”

地摊经济概念火爆

日前,中央定调:“摆地摊”合法化,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不再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据统计,截至目前,已有河南许昌、吉林长春、四川彭州、湖南怀化、成都、陕西等地方政府推出了鼓励地摊经济的相关意见。

在政策强力推动下,地摊经济概念股也成为目前A股最火热的板块。多家涉及地摊经济的上市公司被一一发掘。典型的如港股五菱汽车,一度涨幅超过120%。消息面上看,五菱荣光推出了一款“翼开启售货车”。据悉,此车打开车厢即可卖货,非常适合地摊经济:多角度多方位多视角展示货品,具有商业活动功能,机动性强,占地面积小,宣传、配送、售卖、促销方式等多样灵活。据五菱回应,该车持有驾驶证C照即可驾驶。

摆地摊另一件必备品就是太阳伞。据一位投资人介绍,“浙江永强是A股里面生产摆地摊用的太阳伞或折叠伞最正宗的公司,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三低公司,即pe低(不到7)、股价低(才4块左右)、市值低(总值也才几十亿)。同时是个老企业了,上市都十来年了,经营相当稳健,每年都分红,按照今天的收盘价,股息率都接近3了,去年净利润也增加了两成多。”

浙江永强表示:“公司主要从事户外家具及遮阳用品等的生产与销售,产品线较长,中高低端都有,可供不同消费者选用。关于地摊经营方面,可以考虑选择公司的直杆伞/掉伞、折叠棚/遮阳棚等系列产品,包括金属材质的桌椅,均适合用于户外场所。”

另外,华斯股份、小商品城、银都股份、海宁皮城、茂业商业等地摊经济概念股均出现强势拉升。

地摊经济概念股的走势也在各大网络平台商引发了诸多投资人的关注和讨论:

“地摊经济是对商铺经济的补充,第一波拉的是识别度好的店铺标的,事实逻辑南辕北辙,第二波拉肯定炒业绩逻辑。地摊经济是目前提振低收入群体的最强国策,肯定会持续深入到第二波。”

“从中观来看,百货零售肯定是各方大力支持的。如果按淘宝品类销售量看,服装肯定是第一大类,剩下的就是饰品、食品、电子产品等。碰巧,这次疫情冲击最大的,就是外贸型的服装企业。”

“摆地摊对于普通创业者,是个很好的政策。当然,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

不能仅仅是权宜之计

“总理在两会时表示,有6亿人月收入只有1000元,也就是说,还是有很多低收入人群需要在制定经济政策时要充分考虑,包括他们的消费能力以及收入来源。这次疫情对于小微企业的冲击很大,特别是对于消费服务业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很多人的收入出现了下降,失业人口大幅增加。”杨德龙认为,“放开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当前的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这对于稳定经济增长、提高就业率,都是非常有利的。”

受新冠疫情影响,我国就业市场面临近十年来最严峻的挑战。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1月—4月份,全国城镇新增就业354万人,同比少增105万人,4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6.0%,同比上升1个百分点,环比上升0.1个百分点。

成都是最早放开地摊经济的城市。早在3月,提出疫情防控期间对商家和经营者实施审慎包容监管政策。根据成都市城管委公布的数据,截至5月底,成都市设置临时占道摊点、摊区2230个,允许临时越门经营点位17147个,允许流动商贩经营点20130个,增加就业人数10万人以上,中心城区餐饮店铺复工率超过98%。

5月28日,总理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充分肯定了成都在允许流动商贩临时占道经营方面的做法:“我们西部有个城市,按照当地的规范,设置了3.6万个流动商贩的摊位,结果一夜之间有10万人就业。”

杨德龙认为,地摊经济火爆也反映了人们对于这类消费的需求非常旺盛。“以往城管为了城市文明建设,采取一刀切的措施驱赶摊贩,导致地摊经济一度消失。很多城市的步行街,以及一些本来非常热闹的商业地段变得非常冷清,这无疑不适应经济发展的要求。”

西泽研究院院长赵建认为,地摊经济是“后疫情+后城市化”结合的产物。地摊经济代表的是不同阶层生存空间的重构,是对底层经济生态的让渡。无论如何非议,地摊经济构建起了一个底层社会生活生存的空间闭环。低收入或失业人群在此摆摊,同时在此消费(比如卖廉价小商品的在小吃地摊便宜解决吃饭问题)。如果城市存在着不同阶层的空间之争,那么地摊经济是城市生存空间的再分配:给城市低收入和失业群体留一个生存机会。

赵建认为,地摊经济导致的卫生、交通等问题,需要城市管理者在发展地摊经济之前就通盘考虑,但这不应该是拒绝它的理由。另外,还要考虑一窝蜂搞地摊经济,地摊商户过度增加库存,在需求不足的情况下导致亏损的问题。这样地摊经济不仅没有起到解困的作用,反而制造了更大的贫困,这些问题都需要城市管理者和地摊商户提前意识到。

“在建设文明城市与发展地摊经济之间,需要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平衡。”杨德龙认为,“不应该把地摊经济看作是权宜之计,应该从长远的角度去进行规划。”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东莞制造”逆市谋出路,经济指标企稳向好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A股一旦站稳3000点,将进一步向上拓展
打财阀还是稳经济?文在寅两难选择下,三星“太子”或逃牢狱之灾
全球疫情失控!印度、巴西确诊人数暴增,美国经济重启计划“破产”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