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忽悠罗纳尔多代言,金嗓子掌门人欠债不还成老赖

赵鹏宇
2020-06-04 20:12:02
继去年因拖欠巨额广告费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后,金嗓子创始人江佩珍近日又被依法限制出境。

“保护嗓子,请用金嗓子喉宝”!

十几年前,凭借这句响亮的广告词以及巴西足球巨星罗纳尔多的“代言”,金嗓子喉片火遍了大江南北。

金嗓子(06896.HK)创始人江佩珍更是靠着这款主力产品,一度成为了与格力董明珠、老干妈陶华碧齐名的中国商界女强人,身价高达数十亿元。

按理来说不差钱。

没想到2019年,这位73岁的老太太就因拖欠5000余万元广告费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近日,她又因此案被限制出境。

VCG111257272793.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自江佩珍被限制出境的消息传出之后,金嗓子股价接连下挫。截至4日收盘,金嗓子股价为1.41元/股,相比2015年上市时的4.71港元/股,已跌去约七成,市值缩水约24亿港元。

曾风靡一时的老牌企业,仿佛明日黄花。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4日对时代财经表示,“罗纳尔多为金嗓子创造的广告效应早已不在。由于金嗓子喉片自身创新的空间比较局限且始终沿用传统的营销模式,随着各种替代品不断出现,金嗓子未来肯定会遇到更大的发展瓶颈。”

针对江佩珍“失信”风波事件,时代财经发稿4日致电金嗓子处了解详情,但该负责人以“领导出差为由”,拒绝了此次采访。

江佩珍欠债不还成“老赖”

“失信”风波让江佩珍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5月26日,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消息,因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其法定代表人江佩珍已被依法限制出境。

从法院公布的信息来看,此次江佩珍被限制出境的根源在于四年前与广告代理商星空华文8000万的广告投放合作纠纷。

2016年,金嗓子食品与星空传媒达成《2016年合作备忘》,金嗓子食品在《盖世音雄》和《蒙面歌王第二季》两档节目中投放8000万元的广告,宣传其新品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每档各11期,2016年6月至11月在江苏卫视播放。

同时,双方约定《盖世音雄》需达到1.8收视率,《蒙面歌王第二季》需达到1.5收视率,如未完成,广告费将按约打折。

节目播出过程中,金嗓子食品支付广告费1300万元,但尾款却迟迟未结,星空传媒再三催要无果,遂将其告上法庭。

640.jpeg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金嗓子需支付的欠款近5200万元

经法院判定,金嗓子食品还应支付星空华文广告费5167万元。 对此,金嗓子食品拒不执行。2019年9月1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金嗓子食品列为被执行人。

同时,江佩珍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出行不能坐高铁、飞机,不能住星级宾馆,不能买房、租写字楼,不能买私家车、旅游、子女读高级贵族学校,不能购买高额保险理财产品。

掌门人曾深陷代言纠纷

这并不是金嗓子第一次因为广告惹官司。回溯往昔,更广为人知的是与巴西足球明星罗纳尔多的代言纠纷。

据金嗓子官网资料,金嗓子有六十多种药品和10多种传统食品,其中非处方药金嗓子喉片是明星产品。金嗓子声称“年生产能力金嗓子喉片50亿片,年产值规模10亿,在同类产品中市场占有率多年来一直名列前茅,并出口美国、加拿大、欧盟、俄罗斯、澳大利亚以及东南亚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但金嗓子喉片之所以能从广西走向全国,著名球星罗纳尔多的“代言”,央视大播广告“功不可没”。很多人都对“罗纳尔多拿着金嗓子喉片产品,并冲着镜头笑”的画面印象深刻。

这条代言广告也让金嗓子风光一时。

不过当事人罗纳尔多此后却否认代言金嗓子喉片。2003年,罗纳尔多在中国收到一个私人宴会邀请,对方许诺给罗纳尔多几十万欧元作为出场费。赴约当天,罗纳尔多被要求穿着印有“金嗓子喉片”的球衣,拿着一盒药,拍了张照片。对于照片的用途,当时只说用于企业内部宣传。

直到2005年初,罗纳尔多才得知自己成为金嗓子喉片的代言人,他随后起诉金嗓子要求赔偿1000万欧元,称其发布的代言广告并未签订代言合同,甚至未得到其同意,但金嗓子却予以否认,表示与罗纳尔多签了产品形象代言人的授权协议书。

640-2.jpeg金嗓子不承认罗纳尔多的说辞,这张合影至今挂在其销售页面上

罗纳尔多与金嗓子的纠纷不了了之,而金嗓子与足球并未因此断了联系。

2009年,金嗓子选择新“巴西金童”卡卡作为形象代言人,试图用新面孔冲淡旧记忆。不过,也有人称卡卡一直以为自己代言的“水果硬糖”。

金嗓子喉片独木难支

回顾过去,江佩珍及其创办的金嗓子堪称传奇。

江佩珍素有“广西铁娘子”之称,13岁进糖果厂做学徒,18岁当上副厂长,33岁成了厂长,带回欧洲、日本的生产技术,做出中国第一颗果酱夹心糖、第一块酒心巧克力……

1993年从生产糖果转向金嗓子,也是江佩珍鼓励全体员工,一个月筹集到780万元作为项目启动资金。此后改制、上市,金嗓子一路走来,江佩珍的确功不可没。

1d291b8cf188fb321a8dc2c579803faf_meitu_2.jpg

2015年,金嗓子在香港成功上市,江佩珍敲锣的夸张动作再度掀起话题。正是这一年,金嗓子开始大规模更换包装,用江佩珍的头像换下了金嗓子配方发明人王耀发教授。

640-3.jpeg

此后,金嗓子开始做饮料,并决定去综艺节目投放广告。

根据财报信息,在市场营销方面,金嗓子向来不手软。上市后的五年时间,金嗓子包括广告、宣传、市场推广等在内的销售开支分别为2.55亿元、3.19亿元、3.05亿元、2.9亿元、3.08亿元,同期的净利润则在1亿元上下。

大张旗鼓的营销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金嗓子不仅转型做饮料以失败告终,江佩珍也因此变成老赖,而金嗓子的市值,则跌到了如今的10.42亿港元。

不过,目前金嗓子的营收数据还算乐观,2020年4月24日公布的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金嗓子过去一年的营收为7.97亿元,同比(较上年同期)增加14.8%,毛利为5.98亿元,同比增加15.9%。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12月31日,金嗓子喉片销售约占年度收益的90.5%,金嗓子产品结构过于单一的问题十分突出。

在朱丹蓬看来,仅靠金嗓子喉片这一款产品已很难支撑整体业绩,迫于金嗓子喉片本身可创新的空间并不大,其销量恐再难续往日辉煌。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分级基金退场倒计时 “巨无霸”静候强制转型
银行理财规模续降 净值化转型寻破局
前CEO被立案侦查 “国民软件”迅雷连亏6年转型难
“P2P一哥”陆金所转型上市,中国网贷前路未明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