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新合同出台,但博弈仍在

特约记者 王亮
2020-06-04 10:05:06
新版合同获得一部分白金大神作者的认同,但在中小作者眼里,依然不被看好。


VCG111234122273.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阅文被曝“霸王合同”一个月后,其于6月3日发布新版合同,号称“针对此前合同中的十余项条款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其中改革条款包括以条款的方式明确了免费/付费阅读模式必须征得作家同意、强调著作人身权属作者、明确平台与作家属合作关系并提供多种福利权益、明确无论平台自用还是授权他用,作家均拥有IP改编版权收益等。

此次新合同还取消此前单一的“默认标准授权”协议,匹配作家不同需求,分为“三类四种”合同,所谓的“三类”即为基础协议、授权协议和深度协议,其中第二类“授权协议”细分为按照著作权完整期限和完本后20年两种模式进行授权,在阅文合同中具体对应为“甲”“乙”两种,三类合计为四种合同。

但据时代财经了解,新版合同获得一部分白金大神作者的认同,但在中小作者眼里,依然不被看好。其中争议声音最大的便是第二类合同,社交网络上,不少网文行业人士发声表示不满,甚至直指新版合同“仅是原地踏步”。

新合同是努力争取的结果

阅文在公告中称,近一个月来,通过线下恳谈会、电话调研和线上收集等多种形式,针对此前争议较大的合同条款,收集了数千条反馈声音;也收到涵盖白金大神到新人作者等众多作家对行业发展的看法,了解了不同发展阶段作家的多元化诉求。

在5月初网上曝出合同争议后,阅文组织了作家恳谈会,且澄清引发争议的合同条款属于“历史遗留问题”,此前便已存在,而 “不幸背锅”的腾讯新管理层亦摆出积极解决姿态,不到一个月便拿出了新版合同。

在阅文发布的一张新旧合同对比图上,共修改了12项条款。首先,阅文提供了基础协议、授权协议、深度协议等三类四种合同供作家选择。

在第一类基础协议中,作家无需授予著作财产权,也可享受平台提供的创作支持和发表作品等各类服务,但平台和作者均无分成。

第二类授权协议对作品的授权期作了甲版(按著作权完整期限50年)和乙版(按完本后20年)两级可选,甲版协议,平台将50%的所得净收益分配给作家,乙版协议为70%。

第三种深度协议,会针对资深作家的发展诉求,在分成和授权范围上有不同细则规定。

其次,阅文明确强调作品的著作人身权属于作者,免费或付费阅读模式必须征得作家同意,明确双方是“合作关系”,约定平台要为作家提供包括但不限于保障、激励、奖励、扶持等在内的多种福利和权益。

此外,还缩小了独家授权范围和作品优先权范围,仅包括剧本及小说;明确无论是平台自用还是授权他用,作家拥有IP改编权收益,由双方协商分配;明确净收益如为零或亏损,由平台兜底;平台不管理和代运营作家个人社交账号;删除平台自行安排完本或续写作品,及作品大纲违约的相关条款。

阅文称,针对此前部分作家已签署的相关协议条款,因一对一换约时间较长,为了尽快满足大家诉求,承诺此前签署的相关协议条款将按照优化后的新合同精神执行。

“会说话的肘子”与“流浪的蛤蟆”是阅文的白金大神作者,他们曾参加过5月份的恳谈会。对于他们来说,新合同是一个努力争取的结果。“会说话的肘子”在微博上表示,许多诉求得到了解决,这是阅文的诚意,“说实话没让我失望,也没让我对各位食言”。

他坦承,四年前入行时,面对霸王条款只能认,也与阅文管理层有过争吵,但认同阅文在合同之事上做出的改变。

在知乎上,“如何评价阅文新合同”的问答里,“流浪的蛤蟆”表示,“这次谈合同,最难的不是跟阅文如何谈,是如何能扛得住,不被骂。”

他称,新合约每一条对作者利好的条款都是编辑们努力争取的,而编辑们提出修改每一条款,都要签名并做连带责任。同时他也认为,“相信很多人都觉得,新合同还应该更好,我也这么觉得,所以,还会继续争取。”

部分协议依然对作者不友好

然而,在阅文作者内部,一些白金大神作者与中小作者两个群体之间却形成了分歧。今年1月签约的阅文作者某月对时代财经表示,合同没有实质性变化,她称:“我认识的大神作者,有支持的,我认识的中下层作者,基本都反对新合同。”

而被集中质疑的是新合同中第二类的“授权协议”,虽然阅文提供了甲乙两版不同的协议,可50年和20年著作权对应的平台扶持资源有天壤之别。

“九命肥猫”是2015年签约的阅文作者,他在知乎问答下发布了一张6月3日刚刚签约的作者后台“授权说明及协议选择”截图显示,在授权协议中,甲乙两版协议不同之处还在于,甲版拥有负责编辑、宣传推广、作家福利三项权益,而乙版则没有。

此外,甲乙版本合同中,作者都拥有电子版/音频改编权/“互动阅读体验作品”开发权/翻译作品(作者均50%分成),简繁体中文出版权(作者均70%分成),影视/动画/漫画/游戏改编、周边衍生品开发权、商品化权(甲50%分成,乙70%分成),以及其他权利(作者均50%分成)。

阅文合同2.jpg来源:知乎@九命肥猫

某月给时代财经发来龙的天空论坛里作者对新合同的讨论,其中集中批评的点在于授权协议上,某月也说,“如果你是中下作者,本来就没有什么资源和读者,签订的乙版合约,你没有推广,没有责编,写完一本书都可能无人问津。”

“九命肥猫”对时代财经指出,在作者后台“授权说明及协议选择”的补充中,平台还特别注明,“为保证协议作品IP开发的一致性和价值,如果我司在授权期限内自行/授权第三方行使协议作品影视/动画/漫画/游戏改编权的,则该等已被行使的著作权授权期限将延长至协议作品著作财产权保护期满之日。”

“九命肥猫”解释,“这意味着乙版合同说是完本二十年版权,但没有给出任何网站成本就要分成,而只要卖出(影视改编之类)版权,就自动转成死后五十年,意思就是你没得选。”

此外,乙版合同只有上架订阅分成,而类似读者打赏、全勤、半年奖等甲版合同拥有的福利,乙版合同都没有。“就算打赏你这本书一万块,你也收不到一块钱。”他说,“实际上,除了免费阅读可选之外,其他涉及到真正受益的条款并没有什么变化。”

而微博认证为磨铁中文网签约作者的上官川兰则表示,新合同完全就是文字游戏,和原来区别不大。“第一档次就是充书库,跟没签约一样,想挣钱至少要第二档次合同,享有订阅收益,但责编,推荐,全勤,低保都没有。不但白拿你二十年权益,你火了,拿去IP化,合同就变成第三档次合同了,收益还是第二档次。阅文新合同根本没有让步,只是原地踏步让你们看着像让步而已。”

平台与作者的不对等由来已久

在一个月前的旧合同争议中,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对时代财经表示,合同中对版权、授权等核心问题的条款谈不上是对作者权利的侵犯,虽然在作者看来不尽合理,但并不违法。这也是多位法律界人士从《著作权法》角度去看此事的观点。

赵占领就指出,阅文的协议条款,实际上是由双方的市场地位所决定,属于自治的范畴。然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平台方基于庞大的用户量拥有更强的话语权,所以在合同条款的签署上也更具备优势。

这也造成平台与作者尤其是中小作者之间关于合同的博弈,往往存在不对等。此前旧合同争议时,某月就曾对时代财经指出,大神、白金作者原本就有谈判能力,对于大部分中小作者来说,并不存在所谓的自主选择,未来合同极可能依然只有“签”与“不签”的两个选项。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此前旧合同争议中,大部分网文作家均透露,这次爆发出的所有争议和不满,并不是今天才出现的,网文江湖自14年前的一场动荡后,合同就越来越霸道。

“2006年发生了网文大神、中神从起点出走的事儿,后来便有了17K书站。那次的震动非常大,合同便一步步紧箍咒般地收紧了。也许平台认为把作家的权益都拿走,才能避免再度出现‘叛逃’的情况。”一位头部网文作家对《每日经济新闻》讲道。

此前,针对阅文合同争议一事,在5月中旬一场“网络文学平台与作者如何共生共赢”的论坛中,多位著作权领域专家发言。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就表示,作者和平台是一种共生的关系,应该追求一种共赢的模式,将来在涉及平台上的规则(网络社区规则)的形成时,平台要带有更强的中立性,让他们形成自治机制。

“平台上的作者所面临的情况是不同的,个人利益诉求差别也很大,不宜把平台和作者做二元对立式的解读,而要有分层管理机制,平台从管理上、权益分割上要更加细致,注意到每个作者是不一样的。从长远来看,需要考虑授权许可,委托创作,权利转让等多元化模式,给于作者选择的权利,这样才适应大的在线文学平台面临的更加丰富的生态机制。”薛军说。

(应受访者要求,某月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高压下场外配资顶风作案,最高杠杆达12倍,引发纠纷多判合同无效
腾讯任宇昕:经过疫情,中国已没有纯粹的传统产业
2亿用户、二股东腾讯背书,小电科技冲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
一场蹊跷的合作:巨头腾讯被骗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