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院刘卿:五大因素叠加,导致美国骚乱蔓延

余思毅
2020-06-04 08:26:37
刘卿认为,特朗普不按照常理出牌,现在到离11月份选举还有一段时间,特朗普或许会使用一些险招改变舆论导向,如把矛盾转移到国外。

美东当地时间6月1日,CNN公布了一段特朗普和美国各州州长的电话会议录音。会议上,美国总统特朗普怒斥各州州长,并称“美国成了全世界的笑柄,整个世界都在笑话我们……”

5月24日,黑人佛洛依德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遭警方“跪杀”事件引发美国多个城市发生反种族歧视的游行示威,继而引发多地骚乱。《纽约时报》报道,过去数十年间,从未有过超40多个城市同时实行宵禁措施,足见此次种族歧视引发骚乱的严重性。

美国种族问题由来已久,正如奥巴马所说,警察掐黑人脖子这样的事情,不应该发生在2020年的美国。但这样的事件又为何发生?为何会蔓延如此快速广泛?对即将大选的特朗普以及美国会带来什么影响?6月2日,时代财经专访了外交部直属专业研究机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所所长刘卿。

刘卿认为,骚乱蔓延迅速有五方面因素叠加。首先种族歧视藏在美国建国的基因里,反种族歧视的斗争一直存在;第二,特朗普上台后民粹主义浪潮助推的排外、反移民政策引发人们的反感;第三,从人口构成看,黑人本身就是美国最大的少数族裔,黑人认为自己天生是国家一份子,不该遭遇不平等对待;第四特朗普上台后,贸易保护主义大行其道,致使经济下行,新冠疫情袭来,黑人首当其冲;最后,再加上互联网时代自媒体发达,信息传播蝴蝶效应,引爆骚乱的蔓延。

至于是否会对特朗普大选产生重要影响,刘卿认为,不善处理种族矛盾问题让特朗普在选举中丢分,民主党可能会打人权牌攻击特朗普,但鉴于特朗普代表民粹主义,拥有一大批拥趸,在共和党控制的州也有支持者,尚不能确定特朗普会在选举中失利。

1790023696.jpg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所所长刘卿

种族歧视藏在美国建国的基因里

时代财经:为何这次美国骚乱会蔓延如

此快速?与新冠疫情以及疫情之下经济衰退有很大关联吗?

刘卿:首先,自美国建国之时起,种族歧视就存在美国的基因里。

17世纪早期至18世纪中期,在现在美国国土上建立了十三个英属殖民地,为了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欧洲人通过黑奴贸易,把许多黑人贩卖到美洲种植棉花。

参与美国独立战争的既有白人也有黑人,美国建国的原始民族就包括当地印第安人,后来移民有从南美来的拉丁裔西班牙人,到了19世纪中叶随着加利福尼亚淘发现金矿,逐渐有华裔移民美国。总而言之,美国是一个不同肤色、种族构成的国家。

美国建国理念基于两本书,一本是《圣经》,另一本是法国卢梭《契约论》。《圣经》意味着他们是“上帝”的子民,重视信仰和宗教,但是当地黑人并不信仰上帝,即便后来信了“上帝”,也是跟随白人咿呀学语。

《契约论》意义在于用契约的方式将十三个英属的殖民地撮合在一起,大家签订合约形成一个组织,脱离英国,单独成立一个国家。

直到19世纪中期,美国还有奴隶制,即便经过南北战争结束了奴隶制,但奴隶制遗毒仍然存在于美国社会的细胞里,黑人被看成低人一等。但黑人也一直在为自己争取平等权利,反对种族歧视逐渐成为社会共识。

第二,暴乱蔓延迅速也与民粹主义的泛滥有关。

特朗普是极端民粹主义的化身,他之所以能上台与民粹主义的抬头有很大关系。奥巴马象征自由主义,他推动的TPP等贸易协定或是加入气候协定都在推进自由主义发展。2009年4月15日美国纳税日,新生的茶党(Tea party)发动了全国性的游行示威活动,宣示了反奥巴马情绪。

茶党不是一个政党而是草根运动,茶党运动是右派民粹主义运动,发端于1773年波士顿,是革命的代名词。2016年共和党内最早公开发声支持特朗普的人物就是极右翼茶党运动领袖、阿拉斯加前州长萨拉•佩林,其后的初选也赢下了大片“茶党州”。特朗普的副总统就是当年茶党运动发起人、印第安纳州长麦克•彭斯,可以说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茶党副总统。

共和党人里面有建制派,也有非建制派。建制派就是按照原来老一套行事的,而特朗普则是反传统的、非建制派的民粹主义代表。

特朗普倡导白人至上,极端排外、反移民,他上台后就在美墨边境建隔离墙。奥巴马时期,美国同澳大利亚签订了移民安置协定,难民到了澳大利亚,美国帮助接纳一部分。但特朗普上台后打电话给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澳总理不答应,特朗普就甩电话,一度引发美澳关系紧张。民粹主义倡导的排外、反移民让美民众反感。

第三,在黑人看来,自己天生是这个国家一分子,即便是奴隶和奴隶主的关系,比其他移民来的少数族裔要优越,同时也信了上帝,不应该遭受不平等对待。从人口构成看,黑人本身就是最大的少数族裔。现实中,白人歧视黑人,遭白人警察殴打事件屡见不鲜。佛洛伊德事件是黑人发泄不满的导火索。

第四,经济不能运转,黑人首当其冲。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经济初期有一定增长,但那是奥巴马时期的经济恢复措施的延迟效应。特朗普对经济使用了一些刺激性措施,可是其边际效应递减。美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包括中国、韩国、日本、欧洲部分国家等出现贸易摩擦,使得美国贸易环境恶化,出口下降。

特朗普倡导美国制造业回流,但在贸易保护主义旗号下,回流有限,这种短视造成了美国经济前景暗淡。新冠疫情下,美国疫情暴发、社会矛盾上升,失业率上升。黑人大多是从事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底层服务工作,受疫情影响,餐厅、工地关闭,民怨一触即发。

第五,互联网、自媒体发达,信息传导蝴蝶效应。暴乱发生以后,经过自媒体传导几何式放大,一石激起千层浪。民众的怨气一下子就被激发、扩大、发展起来。在推特是个重要的舆论场中,“推特总统”特朗普发表的言论更是火上浇油,“要围攻白宫我就枪毙你”这样的话,激起了更多美国公众的强烈不满。

不善处理种族问题让特朗普丢分

时代财经:特朗普发推特,将部分抗议者称为“暴徒、强盗和无政府主义者”,将示威活动归咎于是“极左势力”在背后煽动;指责华盛顿市政部门未能及时提供必要协助。美国《外交政策》称,特朗普的言论似乎是在煽动种族主义,讨好白人保守派选民。怎么理解特朗普的做法?

刘卿:特朗普是民粹主义者典型代表,他经常发推特发表言论,也是一种反传统的行为。他指责华盛顿市政部门未能及时提供必要协助,就是一种“甩锅”行为,和他疫情中推卸责任是一样的。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身边的幕僚都是舆论炒作的高手。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是前驻华记者,善于舆论攻击。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先前是CNBC电视节目主持人,国务卿蓬佩奥是从事情报工作的,情报与新闻相结合,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合力进行舆论炒作。

时代财经:种族问题是美国社会的痼疾,为何历届总统都没有严肃地把这个问题纳入国家的重大问题来治理呢?

刘卿:美国国内也有法律禁止种族歧视,但存在有法不依、有法不执行的现象。美国把“平等”、“民主”当作口号,以自由女神像为傲。但是在整个行政系统和司法系统,白人有很大的优势。联邦最高法院、白宫、国会等等国家机器里,白人掌握绝对权力。

白人比黑人优越在美国社会成了共识。这一次黑人佛洛依德被白人警察扣脖子,就是因为他使用20美元假钞,但如果警察看到白人使用假钞,肯定不会这样去对待。

时代财经:在疫情和种族问题处理中,特朗普施政能力备受质疑,再加上美国经济衰退几成定局,特朗普的连任概率是不是大幅降低?

刘卿:暂时还不能这么说。

美国是一个极化的社会,贫富阶层分化非常严重。特朗普是民粹主义的代表,总有这样一批人支持他的观点。例如,赞成贸易保护主义、对其他国家狠一点,反移民等等。这些不仅仅是特朗普一个人的观点,而是当今美国社会的一股潮流,特朗普只不过其中代表人物。

在美国中部、东南沿海的几个州都是共和党的天下,也是特朗普的地盘,无论特朗普的施政能力再怎么糟糕,都要支持他。而且目前看来,没什么人可以取代他。

疫情和席卷全国的反种族歧视运动使特朗普遭受重挫,使得他丢分,很大程度上影响他连任。但美国总统选举是有很多不确定性因素的,当年戈尔和布什对垒,戈尔是克林顿的副总统,发展经济也做出成绩,但最终选民选择了挥舞着拳头、在全世界发动战争的布什。

再加上特朗普身边的幕僚都是舆论炒作的高手,这些人在舆论炒作上,比往届总统的班子都厉害。特朗普不按照常理出牌,现在到离11月份选举还有一段时间,特朗普或许会使用一些险招改变舆论导向,如把矛盾转移到国外。

美国软实力下降

时代财经:在美国历史中,种族歧视、黑奴问题引发的南北战争等极大改变这个国家的历史走势,都对塑造美国清教徒式的普世主义起着重要作用。但为何这种普世主义并没有深入美国国内的社会?

刘卿:美国社会不是均等社会,所谓的“平等”、“自由”是有权势阶层才享有。华尔街阶层富得流油,跨国企业全世界赚钱,美国阶级两分化严重。

美国遵循市场竞争,底层人们从贫穷到富裕是有很强的动力。但是黑人天生劣势,没有真正的公平公正的机会,难以改变自身处境,难以获得平等地位。

时代财经当下这场骚乱正席卷全美,甚至蔓延至英国、加拿大等其他西方国家。这次骚乱可能对“世界警察”的美国带来什么呢?

刘卿:第一,美国的软实力下降,种族问题对其国家软实力有巨大的杀伤力。美国标榜“自由”“人权”,但在疫情中,只扫自己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很多国家都在嘲笑美国,甚至澳大利亚人都在谴责他。过去“民主”“人权”的旗帜是遮丑布,现在连这块布都没有了。

第二,美国奉行双重标准,可能会在国际的多边场合受到批评。这会引发全球对美国所谓“民主、自由”灯塔的反思。联合国的人权机构会对美国进行批评,至少今年的人权报告里不会不提美国人权运动,美国人权问题、人类人权问题等。

第三,大选在即,民主党可能会打人权牌,民主党很擅长这一块,暴乱事件可能会影响美国国内政治生态变化。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脸书危机:一场关于政治正确的“滚雪球”运动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特朗普最危险的一面——攻击美国人的信念
泰禾集团“破而后立”,它手上还有这些底牌
特朗普最“糟心”生日:美国多地疫情复发,抗议浪潮失控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