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消费金融报告:巨头争雄 业绩两重天

黄坤
2020-06-02 03:33:50
公开资料显示,22家消费金融公司总体净利润规模达68亿元。据零壹智库统计,有7家公司“招联、捷信、兴业、马上、中银、长银、中邮”净利润超平均水平,其总利润为59亿元,占22家净利润规模的85.9%。

5月30日,重庆小米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米消金”)挂牌,成为第26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 

从2009年首批牌照试点算起,国内消费金融公司发展已有十年之期,银行保险产业互联网等巨头夺金,行业大变阵,2019年在消费金融监管政策收紧与市场竞争加剧下,持牌消费金融的第一梯队公司也再次迎来大洗牌。

截至5月31日,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已开业的26家消费金融机构中,已有22家亮出2019年“成绩单”。

从资产规模和营收来看,捷信依然是行业龙头,但从净利润看,招联、捷信、兴业位居前三。值得关注的是,三大指标中,招联两位数的增速远高于捷信(详见图表)。                                 

5月28日,招联金融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招联金融能够保持良好的业绩表现,得益于其首创纯线上、轻运营的互联网消费金融模式,不断通过自主创新和发挥金融科技优势,持续在消费金融领域深耕细作,并在提升运营效率、控制成本等方面取得诸多成效。”

与此同时,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持牌消费金融2019年的业绩陷入冰火两重天,在头部企业热火朝天的同时,中银消金、苏宁消金、晋商消金与华融消金的营收、净利润单项出现同比负增长。

6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教授仲继银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部分行业充分发展后,都会接近于赢家通吃,产业组织结构演变为第一第二名占领绝大部分市场。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曾分析指出,一是头部机构利用先发优势,已牢牢把持市场份额;二是部分中小消金机构由于前期策略激进、贷后管理未及时跟进等因素,资产质量有所恶化。

5月30日,展望2020年,融360大数据研究院高级金融分析师李万斌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受疫情影响,上半年消费贷款的规模预计将有所收缩,更少的消费金融资源和多元化的竞争对手,无疑将激发各家消费金融公司跳出固有思维模式,开拓新的获客方式。

头部企业变换大王旗

行业内部分化加剧,头部平台排名出炉。目前在已公开的2019年度报告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中,净利“战绩”位居前三的是:招联消金、捷信消金、兴业消金。

公开资料显示,22家消费金融公司总体净利润规模达68亿元。据零壹智库统计,有7家公司“招联、捷信、兴业、马上、中银、长银、中邮”净利润超平均水平,其总利润为59亿元,占22家净利润规模的85.9%。

具体来看,2019年招联消金净利润14.66亿元,较2018年增长约17.0%,成为2019年净利润排名第一的消费金融公司,比2018年上升一位。

招联消金相关负责人曾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以捷信、中银等为主的老牌消费金融公司擅长‘陆战’,采取人海战术,进军线下市场。招联金融在人海战术的成功经验面前,选择了创新,打造了纯线上、轻运营的互联网消费金融经营模式。”

捷信消金以1045.36亿元的总资产额位列第一,成为第一家总资产“破千亿”的公司。

反观其2019年营收、利润却双双下滑,实现净利润11.4亿元,营业收入170.38亿元,失去了净利润第一的王座,被招联消费金融反超。另据财报披露,截至2019年底,捷信消费金融发放贷款970.13亿元,逾期贷款共计90.2亿元,同比2018年的76.44亿元增长18%。

捷信消金表示,疫情对包括湖北省在内的部分省市和部分行业的企业经营以及整体经济运行造成一定影响,从而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公司信贷资产的资产质量或资产收益水平。 

李万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不管是从经营业绩还是基础设备上说,捷信走的是偏“财大气粗”的路线:规模较大,但增速较慢;资金渠道多,但资金成本较高;贷款规模较大,但资产质量相对较差,而且拖累了业绩,营收和净利润均出现负增长。

近两年捷信也在有意识减少线下店面,探索线上发展之路。

6月1日,捷信消金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为了快速适应市场变化,捷信从对用户的购物习惯、消费场景转化趋势出发,跳出固有思维,以创新金融科技为手段率先布局企业数字化转型,发力构建“线上+线下”深度融合的创新型消费模式。

中间梯队面临洗牌危局

从目前已披露数据来看,大多数消金公司2019年成绩单全红,但中银消金、苏宁消金、晋商消金与华融消金的营收、净利润单项出现同比负增长。

对于此番持牌消金公司业绩分化与洗牌,有专家公开表示,洗牌也是一颗试金石,可以验出企业价值的真实成色。巨震之下,自身抗风险力欠缺的企业,会露出问题底裤。长期来看,随着获客成本和资金成本的不断抬升,持牌金融机构净利增长空间或将进一步收窄。

华融消金是为数不多亏损的持牌消金公司。2019年实现税前利润-2.63亿元。从历年财报来看,华融消金2017年实现扭亏为盈之后,2018年华融消费金融净利润出现大幅下跌,同比下降88.2%。2019年,税前利润更是出现断崖式下滑。

晋商消费金融从2018年第四季度出现亏损开始,就难改颓势,据宇信科技财报显示,晋商消费金融2019年营收3.72亿元,较2018年3.38亿元增长约10.06%,但净利润只有5221.9万元,同比下降36%。

在目前已披露年报中,晋商消费金融是为数不多出现总资产增速下降的机构。且整体资产规模也最低,总资产65.17亿元,较2018年减少0.85%,负债合计58.36亿元,较2018年减少约1.08亿元。

同时,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苏宁消费金融上半年净亏损1.966亿元,上年同期亏损0.289亿元,下半年扭亏为盈,但全年仅实现净利润0.1亿元,较上年负增长77%。

5月29日,苏宁消金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上半年公司转型金融科技平台,在金融科技进行大规模投入,输出流量和技术服务,以开拓新的收入来源。”

对于上述情况,5月31日,小米金融科技研究中心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场景流量集中造成了行业的马太效应,随着流量红利消失,市场从蓝海变为红海,头部流量消金公司会注重前期积累客户的转化,尾部无流量企业则需面临竞争下更贵的获客成本和被多次筛选后的更低的客户质量,导致不良率抬升,甚至被迫转型。

核心竞争:加速线上布局与转型

消费市场正在复苏,2020年疫情的出现短期改变了原有消费金融场景格局。

对于2020年一季度的业绩情况,多位消费金融公司高管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疫情对短期内消费金融行业盈利都有一定的影响,催生着企业作出变化,部分用户收入和偿债能力受影响,对消费金融公司的风控能力、技术能力都提出了更高要求。

5月31日,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研究员李万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疫情期间热门线下场景都受到挤压,同时也催生了线上教育、互联网医疗等大量线上场景的出现和发展。疫情过后,随着部分流量重新回归线下,线下场景的热度也会慢慢恢复,但新生的新零售场景也将会留存下来,同时也将面临着新一轮洗牌。”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为应对疫情带来的挑战,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无论2019年成绩如何,都在积极布局和投入金融科技,正在通过线上消费场景扩容来冲抵线下场景的消极影响。

5月29日,中邮消费金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线上线下联动,线上为主,互联网+线下创新’的业务发展模式已成为公司核心优势,通过自主研发的金融科技力量引领业务发展。疫情期间,公司主动引导客户通过线上方式自主办理金融业务,保障客户线上信贷金融服务。”

“苏宁消金打造的‘智慧信贷Sass服务平台’在去年顺利投产,成功转型金融科技服务平台,一方面提升了个人客户‘极速审批,秒极响应’的信贷体验;另一方面实现了对中小金融机构、流量平台和场景生态的整合运营。”苏宁消费金融相关负责人5月29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除了直接消费场景外,5月31日,融360大数据研究院高级金融分析师李万赋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流量导向下,2020年新零售场景和新兴热门渠道都将成为新增长点,抖音、快手等各类短视频平台因渠道流量大也成为争夺对象。但各类消费金融机构扎堆涌入新场景,势必面临优胜劣汰的局面,入场同时需额外注意严格把握风控情况。

 消金十年,从2009年以消费金融公司为试点,推动消费金融产业的发展;到以互联网金融为契机,扩大新消费领域的金融支持;再到积极整顿消费金融行业乱象,规范行业健康发展;从银行系独占鳌头到多方巨头夺金,消费金融在经济结构升级中,不断走在创新与规范的路上。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