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信混改方案通过:寻找下一个“高瓴资本”

卢洁萍
2020-05-30 10:13:27
格力和之后的海信电子控股第一大股东都不是国有企业,从国有控股企业变为了非国有控股企业,格力和海信在混改上都迈出了非常关键的一步。

VCG111279216273.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5月28日晚,海信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海信视像和海信家电分别发布公告,称《海信集团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实施方案》已获青岛市人民政府批准。

此次混改的主体为山东青岛海信电子产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信电子”),其为海信视像控股股东和海信家电间接控股股东,也是海信集团旗下最大的二级子公司。

而混改的方式则是增资扩股,引入具有产业协同效应、能助力海信国际化发展的战略投资者,以形成更加多元化的股权结构和市场化的公司治理结构。

如海信电子本次增资扩股成功征集到合格战略投资者,可能导致公司由青岛市国资委实际控制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公告发出后翌日,海信视像涨7.05%,报13.67元/股;海信家电涨9.18%,为11.77元/股。

时隔20年海信体制再改革

2019年山东省实施省属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三年工作计划,鼓励民营资本参与国企改革发展,深化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海信电子作为海信集团旗下二级公司,成为此次海信系混改的排头兵。

不过,有意思的是,海信电子本身就是20年前海信集团进行体制改革的产物。

2001年,青岛市体改委下发《关于青岛海信电子产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获准设立的通知》。通知中明确表示:“同意以海信集团为主发起人联合公司经营层人员周厚健、于淑珉、刘国栋等7人,以发起方式设立青岛海信电子产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据时代财经了解,海信电子由海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9.26%,而后者是由青岛国资委100%持股的国有企业。

目前,海信电子旗下拥有海信空调、海信智慧家居系统、海信激光显示、海信进出口有限公司、海信房地产、海信视像等资产;天眼查显示,目前海信电子持有A股上市公司海信视像30%股份,通过海信空调间接持有A股上市公司海信家电37.92%股份,分别是二者的直接控股股东和间接控股股东。

海信视像主要从事显示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以及基于显示终端产品的智慧云平台运营服务,主要布局彩电行业,是海信集团在1997年最初上市的企业,2019年公司名称由“青岛海信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海信视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8年10月,海信科龙正式更名为海信家电。海信家电主营业务则涵盖冰箱、家用空调、中央空调、冷柜、洗衣机、厨房电器等白电的研发、制造和营销业务,同时涉及商用冷链以及环境电器等产业领域。

海信视像和海信家电作为海信集团的两家上市公司,2019年分别录得营收341.04亿元和374.53亿元,前者同比下降2.91%,后者微涨3.89%。其中,海信家电空调和冰洗业务营收分别为163.69亿元和161.18亿元,分别占有海信家电营收43.06%和43.71%。

家电产业分析师梁振鹏对时代财经表示,海信电子控股作为一个投资企业与运营实体存在, “一下子把海信集团从100%的国有企业变为非国有企业,难度是非常大的。之前是通过成立二级子公司来对员工进行股权激励,这次对二级子公司进行体制混改,难度就没那么大了。”

如何腾“笼”?

根据28日海信视像发布的公告,海信电子将在青岛市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增发4150万股(约占17.20%股权比例),引入战略投资者,原战略投资者有权参与增发。

混改完成后,海信电子控股国有股比例将下降约5个百分点,海信电子控股公司也将由此成为非国有控股企业。

在海信电子控股增资扩股完成后,青岛市国资委也将持有的海信集团公司100%股权无偿划转给青岛华通国有资本运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通集团”)持有。

华通集团成立于2008年2月,注册资本20亿元,是青岛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的专业平台,截至2019年末,华通集团总资产288.72亿元,净资产91.87亿元。

两份公告则表示,如本次增资扩股成功征集到合格战略投资者,海信电子的股权结构进一步分散,无任何单一股东或存在一致行动人的股东合计可以控制海信电子控股超过30%表决权。

海信电子的董事由其股东按出资比例和章程约定提名并经其股东大会选举产生,无任何单一股东或存在一致行动关系的股东能决定海信电子控股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的选任并控制董事会。

这就意味着,此次混改完成后,不但海信电子控股因此可能变为无实际控制人,从而导致海信视像、海信家电由青岛市国资委实际控制变为无实际控制人,海信集团公司也将不再为海信视像、海信的间接控股股东。

“这次混改对海信还是有很多好处的,因为家电是高度竞争的行业,政府未能给出更多政策壁垒,所以国有家电企业在竞争时也不会有更多优势。”梁振鹏说,“另一方面,海信家电和海信视像没有实际控制人后,行政干预就会少很多。”

据悉,本次混改以增资扩股的方式进行,避免了存量国有股转让行为,且骨干员工均不参与增资。

混改完成后,岗位激励性股权占比将同比例被稀释,但公司也由此进账巨额现金,助力企业加大科技创新投入。

梁振鹏表示,混改使得海信电子控股以及旗下的海信视像和海信家电,能够更加规范的市场化运作,更有利于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能够公开透明公正地运作。“这样的话当然会使得他们更加适应家电行业激烈的市场化竞争。”

候选人猜想

此前的2019年末,另一家电巨头格力也完成了企业混改,珠海明骏以合计416.62亿元的价格受让格力电器9.02亿股股份,占格力电器总股本的15%,格力也因此从实际控制人为珠海国资委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高瓴资本击败各方对手,成为此次格力混改的最终入主方。

作为亚洲地区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投资基金之一,高瓴资本在此之前就已进入家电领域,而从高瓴资本的投资图谱看,目前它已在消费与零售、科技创新、生命健康、金融科技、企业服务及先进制造等领域内投资了一大批国内外企业,其中包括百度、腾讯、京东、携程、去哪儿、Airbnb、Uber等科技型公司,也有参与数字零售改造百丽、公牛电器等。

而对于海信电子控股战略投资者的遴选,根据青岛市国资委的意见,须在对海信电子控股公司进行审计、评估后通过青岛市产权交易所公开征集战略投资者后确定。

战略投资者须与海信电子控股公司具有产业协同效应,没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竞争关系,积极助力海信国际化发展。

而产业协同、国际化则无疑成为此次海信混改关键词。南有珠三角,北有山东青岛。中国家电产业的“区域竞争”十分激烈,而且这种竞争早已超出了单个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已经上升到整个“产业链”的竞争。

“说实话,相比珠三角,青岛的家电产业配套以及升级能力还比较单薄,相关政策和优惠措施的力度不大,远不如广东。例如,位于显示产业链上游的面板行业,无论是资金壁垒和政策壁垒都极高,珠三角家电产业链之所以能有面板企业,与广东省的全力甚至无条件支持密不可分。”

海信集团总裁贾少谦就曾在今年1月份的山东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建议,要出台有力、有效的优惠政策和措施,吸引、聚合家电“一条龙”产业链的上下游配套企业,汇聚青岛、汇聚山东,打造中国领先的智能家电制造产业集群,让海信这些龙头企业发挥“链主”作用。

“从公告看,海信倾向于引进国外的投资基金或者企业,因为它要加快国际化进程,但是具体如何还得以公告为准。”梁振鹏说,“产业协同有两方面的可能,一方面可能引进国外的家电企业,助力海信国际化发展。也有可能是产业链上下游的合作企业,比如说苏宁、京东、阿里巴巴这样的下游零售商,或者上游面板企业,比如京东方等,引入后具有产业协同效应。”

海信求变

近年来,海信系企业的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进入一轮活跃期。就在2020年伊始,海信集团启动新一轮高管团队调整,核心思路就是提拔年轻人,为集团高管团队注入更多年轻和变化的血液。

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海信电器总经理于芝涛,以及海信家电副总裁兼冰箱公司总经理段跃斌同时升任海信集团副总裁(2年考察期)。同时,于芝涛还兼任海信电子集团总裁、段跃斌则升任为海信家电集团总裁。

与此同时,2018年时海信集团为了更好地推动矩阵化管理,在集团下面成立电子信息、家电、智能科技三家二级集团,用于管理和协同不同产品公司的发展。

中金则于29日发表报告指出,本次青岛国企混改深入程度不如格力国企混改,但有助于形成多元化的股权结构和市场化的公司治理结构。

梁振鹏指出,格力和之后的海信电子控股第一大股东都不是国有企业,从国有控股企业变为了非国有控股企业,格力和海信在混改上都迈出了非常关键的一步。“从这个角度说,格力和海信电子控股的身份发生了根本性的扭转。从这一步来说,两个企业迈出的步伐我认为是一样大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国资A股跑马圈地:混改提速,纾困为主
民企国资竞相追逐 中环混改谜底即将揭晓
珠海国资IDG财团入局背后:中环集团混改的明局和暗局
TCL科技百亿“认领”中环混改,迎战正泰、IDG,胜算几何?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