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还是香饽饽?房企美元债受亚洲富人追捧

高秋榕
2020-05-28 17:33:45
5月,中资房企美元债走在了亚洲高收益债市场复苏的前列,受到亚洲富人的青睐。法巴新兴市场固收主管桑博称,“这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我见过的最好机会。”

在“断档”超50天后,中资房企美元债发行重启。5月以来,共有时代中国、正荣地产、力高集团以及碧桂园四家房企发行或拟发行美元债,涉及金额近11亿美元。

Originoo_23898_41207211_l_meitu_3.jpg图片来源:锐景创意

《巴伦周刊》撰稿人克雷格·梅洛(Craig Mellow)认为,亚洲高收益债市场在3月全球抛售潮中遭受重创后进入缓慢复苏,而中资房企美元债则走在了该市场复苏的前列,受到亚洲富人的青睐。

亚洲富人踊跃认购

据彭博报道,在中国房地产开发商重新进入债市筹资之际,亚洲富人认购相当踊跃。彭博称,5月发行的中资房企美元债中,三分之一的认购来源于为富人提供理财服务的银行。

今年一季度中国房地产开发商发行的美元债达到创纪录的260亿美元,二季度至今又有超10亿美元的新债券进入市场,受到了内地和香港富人的追捧。

4.png数据来源:克尔瑞丨时代财经制图

“今年房企美元债的收益率尤其高,给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长远发展抱有信心的投资者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国泰君安证券(香港)有限公司负责财富管理的第一副总裁Andy Kowk在接受彭博的采访时表示。“内地和香港的富人投资者是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美元债券的主要买家。”

据彭博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在5月20日碧桂园美元债的发行中,私人银行的初步认购量达到了总数32%,而在正荣地产的债券发行中,这一比例是10%。

Kowk亲历了碧桂园、中国光大、佳兆业等房地产开发商的债券发行。他表示,认购者多是拥有100万美元以上可投资资产的高净值投资者。

受热捧的两大原因

中资房企美元债受到热捧,与政策息息相关。

去年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对房地产企业发行外债申请备案登记有关要求的通知”,对房企海外发债加强约束。

由于新融资只能用于置换一年内到期的中长期海外债务,目前房企中长债的发行只能在原有额度的基础上进行。政策的收紧导致了中资离岸债券市场的供需失衡。

2019年全年中资房企海外融资高达752亿美元,但如今受政策限制,今年房地产商美元债融资规模或仅有三四百亿,造成中国房企的高息美元债受到亚洲富人投资者热捧。

另一方面,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之际,中国率先走出疫情阴霾,也使得亚洲富人看好疫情后的中国房地产后市。

上周衡量中国发行人高收益美元公司债走势的ICE BofA Asian Dollar High Yield Corporate China Issuers Index收益率跌至9.8%,明显高于美国同类指数7.7%的水平。

法国巴黎资产管理驻伦敦的新兴市场固定收益部门主管桑博(Jean-Charles Sambor)认为,“这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我见过的最好机会。”

华西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分析师由子沛在接受时代财经的采访时表示,相比欧美及亚洲其他国家房地产商发行的美元债,中资房企美元债主要有三大优势。

一方面,中资房企的销售规模是其他亚洲国家无法比拟的,中国有14亿多的人口,目前还处于城镇化的进程中,住房需求旺盛,去年商品房销售额接近17万亿元,而日韩、欧美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非常高的水平,人口也较少,因此销售规模较小,相比之下,中资房企可以很快地通过规模较大的销售回款补充流动性。

其次,海外发债的中资房企基本上是头部企业。目前我国房地产处于集中度提升的过程,头部房企仍在发展壮大。与成熟市场相比,我国房地产行业集中度非常低,即使是销售额排名第一的碧桂园市占率也不到百分之一,未来还有很多的提升空间,头部房企有望持续受益于行业集中度的提升。

相比其他国家来说,土地出让收入是我国财政的主要来源,中资房企的信用在某种程度上具有地方政府的信用加持,由子沛表示,“中资房企美元债的第三个优势可以概括为资产端的优势。”

“目前全球经济和就业都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优质投资资产稀缺。”由子沛认为,“现在大陆的高净值投资者面临投资渠道匮乏的困境,这类用家庭财产进行大额投资的投资者追求稳定性,中资房企美元债兼顾了较低的风险和较高的收益率,受到高净值投资者的关注不足为怪。”

风险不容忽视

彭博基于现有统计数据计算得出的结果显示,私人银行今年迄今已累计认购49亿美元的中国高收益债券,相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6%,而房企美元债占据了上述垃圾债的绝大多数。

但今年两会“房住不炒”定调不变,叠加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房地产行业遭受连番打击。据彭博报道,今年国内已有100多家房地产公司陷入破产,而3月全球垃圾债的抛售潮仍历历在目。

由于流动性枯竭及美元荒,3月底各类美元计价的非现金资产被抛售。

尽管中资房企美元债一直以流动性好、收益高、业务相对清晰受到追捧,但在流动性缺失的情况下却成为率先被砸盘的品种。

债券出售引发价格大幅下挫,进一步导致杠杆投资者遭遇“Margin Call”(追加保证金),陷入“抛售→价格下跌→再抛售→价格再下跌“的死循环。

据华创证券统计,3月9-22日短短两周时间,中资美元债投资级下跌5%,高收益级下跌11.7%。房地产板块466只债券中有423只下跌,112只跌幅超过10%,70只债券跌幅超过20%。

其中,中骏集团一只债券跌幅最大,3月16-22日净价跌幅达23.45%;龙头房企中,融创中国的一只债券下跌18.87%、恒大的一只债券下跌22.30%。

今年国内房地厂商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而在高风险之下,泰禾集团或成为大型房地产开发商中的首例牺牲品。

此前,为了化解财务危机,泰禾集团密集发布高息美元债。2019年7月、9月和12月,泰禾集团分别完成4亿美元、2亿美元、1.105亿美元的美元债发行,票面年息分别为15%、11.25%、11%。

截至目前,泰禾累计完成14.66亿美元的美元债发行,而经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审批的发行额度为不超过18亿美元,显然,留给泰禾的境外融资空间已经不多。

泰禾集团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总营收同比下降93.57%,收入不到5亿元;归母净利润骤减158%,亏损达5.64亿元。资产负债表上,截至今年一季度,公司资产缩水近10%,仅剩2234.25亿元,而负债却高达1900亿元。

泰禾集团只是中国房地产行业的一个缩影。彭博数据显示,中国上市房企一季度现金流遭受2011年来的最大压力,其分析师认为,部分尾部房企资金压力或持续,且未来财务指标可能进一步恶化。

图片1.png数据来源:克尔瑞丨时代财经制图

在前景充满不确定性的2020年,中国房地产开发商还将有至少200亿美元的债券到期,在此背景下,私人银行客户和家庭认购兴趣上升将是中国房企发债的重要支撑。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赴港上市融资10亿美元?娃哈哈称无相关计划
“最牛地产商”半年销售3723亿,TOP10超半数下跌,有房企明显掉队
上证指数冲上3000点,地产股都躁起来了,十余股出现涨停
地产人“中期焦虑”,典型房企仅3家目标完成率超50%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