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专访 君乐宝魏立华:建立大包奶粉国家长效收储机制

王言
2020-05-25 15:05:39
“建议建立大包奶粉国家长效收储机制,并对疫情期间积压的大包粉予以特别补贴收储,解决上下游不平衡问题,保障奶制品物资供应,推动奶业稳健发展,提升人民健康水平。”5月25日,魏立华告诉时代财经。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内乳制行业上下游均遇到不小的困难。随着2020年全国两会拉开帷幕,部分企业家也将目光投向了疫情以来国内乳业面临的种种问题。

dafed4a9bb0e441da5c0a81cf30ee66f.jpg 图片来源:锐景创意

日前,全国人大代表、君乐宝乳业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魏立华提交了《关于建立大包奶粉国家长效收储机制的建议》提案,魏立华指出,我国奶业的整体发展还没有完全解决好养殖、加工、消费协调发展问题,抗风险能力较弱。尤其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乳品销售遇到很大困难,市场销量大幅减少,乳制品滞销积压,原奶消化压力空前。加工企业为保护奶农利益,只能放开收购原料奶喷粉库存,这对企业经营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建议建立大包奶粉国家长效收储机制,并对疫情期间积压的大包粉予以特别补贴收储,解决上下游不平衡问题,保障奶制品物资供应,推动奶业稳健发展,提升人民健康水平。”5月25日,魏立华告诉时代财经。

疫情期间原奶供需失衡

从宏观数据来看,疫情期间,国内各乳企的业绩均受到不同程度冲击。

伊利股份(600887.SH)一季度营业收入为205.4亿元,同比下滑11%,净利润11.4亿元,同比下降49.8%;光明乳业(600597.SH)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1.3亿元,同比下降5.8%,净利润7715.2万,同比下降45.4%。区域乳企的业绩表现更为惨淡,三元股份(600429.SH)一季度收入下滑21.9%,亏损1.2亿元,燕塘乳业(002732.SZ)和新乳业(SZ002946.SZ)等区域型乳企一季度的营收和净利润也都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疫情对于国内乳业产销具体影响如何?魏立华表示,疫情期间,由于供需失衡,加工企业收购大量原料奶喷粉库存,已造成大量损失。

根据魏立华提供的信息,今年一季度,全国生鲜乳产量同比增长了7.9%。但在下游的消费端,乳制品销量大幅下滑,原奶供需失衡非常严重,这对企业造成了一定的经营和资金压力。

“疫情发生以来,一、二线城市各大商超奶制品销量普遍同比下降50%以上,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乳品销售受到不同程度影响,资金短缺问题日趋严重。为保障奶农利益,避免倒奶杀牛,加工企业均按照原协议采购原料奶,生产富余部分喷粉库存。”魏立华说道。

据中国奶业协会统计,今年一季度乳品企业已累计喷粉生鲜乳近100万吨,与正常年份的40万吨相比增加了一倍以上,而每喷制一吨大包粉,企业亏损约一万元。

奶粉收储制度利于行业稳定

除了疫情期间国内乳品供需出现波动外,我国奶源成本高、受进口奶源制约较大也是行业人士提出收储制度的另一大原因。

魏立华表示,一直以来,受到土地成本、建筑成本的影响,我国奶牛养殖成本较高,国内奶价约为国际奶价近一倍,容易受到进口乳品的制约。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数据,2019年中国进口乳品297.3万吨,同比增长12.8%,其中进口液态奶92.43万吨,同比增长31.3%。再加上近期澳元和新西兰元贬值等因素,进口奶制品预计将对疫情后的中国奶业提出更严峻挑战。

“很多加工企业一方面出于市场竞争的成本考虑,不得不选择进口大包奶粉;另一方面为保护国内乳业发展,又要向本土养殖业收购生鲜牛奶。在市场无法完全消化的情况下,企业只得将收购来的鲜奶制成大包奶粉储存入库,由此造成的损失,给企业造成巨大经营压力的同时,也挫伤了企业收奶的积极性。”魏立华说道。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魏立华建议由农业农村部、财政部等相关部委牵头,协调建立大包奶粉国家长效收储机制。

什么是大包奶粉国家长效收储制度?魏立华进一步解释称,对疫情期间加工企业的喷粉情况进行调查统计,根据实际情况和具体需求,进行收储或者予以资金补贴等相应扶助措施,例如政府通过成本价格收购乳企消化过剩奶源所生产的奶粉。

魏立华建议,对疫情期间加工企业的喷粉情况进行调查统计,根据实际情况和具体需求,进行收储或者予以资金补贴等相应扶助措施。大包奶粉国家长效收储制度在奶多时喷粉收储,奶少时投放市场,平缓“奶剩”和“奶荒”的峰谷差,实现有效价格平抑机制,防止奶价暴涨暴跌,保护奶农利益。同时,可以通过预先配给的方式,助力奶牛养殖行业和乳品加工企业统一布局和科学规划,避免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市场动荡和行业损失,创造更加良好有序的市场环境。

5月25日,乳业分析师宋亮在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行业对于国家级的奶粉储备制度呼吁已久。

在奶源供应充足时,企业会对奶源进行喷粉储存,并在供需出现波动时将喷粉投向市场。但在2013年国家首次出现奶荒后,国内很多乳企加大对海外大包粉进口,且由于国内大包粉与国外大包粉价格差距较大,国内大量上游企业停产倒闭,也是因此,国内大包粉的蓄水池功能失效,并出现奶农倒奶杀牛、奶牛存栏量不断下降的情况。

“那时就有乳企和行业专家提出了相关建议,但因为乳制品并未上升到国家战略储备品的位置,到目前为止,国内还没有建立相应的储备制度。”宋亮说。

宋亮指出,此次疫情也带来了类似问题,建立储备机制可以在疫情等特殊时期稳定国内乳品的供需关系。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连亏四年遭问询,奶粉第一股贝因美何时重回前三甲
大股东占款逾18亿 科迪乳业败走多元化
儿童产业食品饮料篇:奶粉增速放缓,零食有新机会
跻身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零售额第一系列 飞鹤星飞帆再启动配方升级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