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武汉高新企业 追回失去的一季度

杨玲玲
2020-04-21 02:22:39
如今,摆在武汉数千家高新技术企业面前最现实的问题是,复工键已经按下,如何追回被疫情耽误的一季度损失?

暂停、重启、快进。

从4月8‒20日,“解封”的13天里,武汉首次举办“云招商”,集中开工100个重大项目,分期投放5亿元消费券,还吸引了孙宏斌、郭广昌等民营企业家赴汉投资。

武汉产业发展开启“加速度”模式,其中高新技术产业尤为引人注目。

数据显示,2019年,武汉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突破4000亿元,达到4167.27亿元,比上年增长11.8%,占GDP比重升至25.7%。


而根据《武汉市高新技术企业培育三年(2019‒2021)行动计划》,到2021年,武汉高新技术企业总数将突破6000户,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年均增幅达到14%以上。

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一些武汉高新技术企业的发展并不乐观。

近日,华工科技(000988.SZ)发布一季度业绩预告称,预计报告期亏损1000万‒1500万元,而去年同期盈利9994.77万元;光迅科技(002281.SZ)预计一季度将亏损500万‒1000万元,去年同期则是盈利6392.95万元。

如今,摆在武汉数千家高新技术企业面前最现实的问题是,复工键已经按下,如何追回被疫情耽误的一季度损失?

唤醒上下游产业链

“过五关斩六将申请复工,翻山涉水解决员工返工和上下班,心惊胆战的防疫管理,激动与烦躁的订单和交付。”近日,武汉通信企业老板陈扬(化名),在朋友圈感慨复工后压力与动力并存。

陈扬在武汉光谷经营着一家30多人的厂房,是烽火通信(600498.SH)、华为等企业的供应商。

4月17日,陈扬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很缺人,订单积压,催着要货。

国内光通信领域龙头烽火科技扇动复工的“翅膀”,产业链中上游的大小供应商也随之被唤醒。

根据华工科技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公司复工后,仅带动湖北省内上游供应链企业就有100多家。

4月17日,全球第二大光纤激光器生产企业锐科激光(300747.SZ)副董事长、总工程师闫大鹏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复产10多天后出现原材料库存告急,当时恰逢武汉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前来调研,于是他们掏出了上游供应商清单,请求政府部门帮忙协调复工事宜。

“短短一个礼拜内,我提供的25家核心供应商就全部复工了。”谈及此事,闫大鹏掩藏不住内心的激动。

武汉市经济和信息化局有关负责人此前对媒体表示,龙头企业与配套企业是唇齿相依,生死与共,一家生产螺丝钉的企业停摆,可能整个产业链条就难以正常运行。

拳头项目追赶进度

龙头企业正在加速复工复产,一些重点项目建设也逐步恢复。

4月13日,时代周报记者从长江存储方面获悉,其128层QLC 3D NAND闪存(型号:X2-6070)研发成功,并已在多家控制器厂商SSD等终端存储产品上通过验证。

作为业内首款128层QLC规格的3D NAND闪存,长江存储X2‒6070拥有业内已知型号产品中最高单位面积存储密度,最高I/O传输速度和最高单颗NAND 闪存芯片容量。

“2020年是存储器黄金十年新的开始。”1月16日,长江存储董事长赵伟国在公司年会致词中显得信心满满。

坐落于武汉未来科技城的国家存储器基地项目,是武汉高新科技产业的“拳头”项目。由长江存储专门负责运营。

项目总投资达1600亿元,规划建设3座全球单座洁净面积最大的3D NAND闪存制造厂房。其中,一期工程计划2018年建成投产,2020年完成整个项目,总产能将达到30万片/月,年产值将超过100亿美元。

疫情期间,长江存储正作为中国追赶国际的前锋加入全球3D NAND存储芯片供应之列,包括三星、SK海力士、西部数据、美光等,都紧盯着长江存储的每一个举动。

对于长江存储来说,如果产线停下来,代价是巨大的。行业人士提出,按照行业规律,芯片企业停产将损失6个月以上的产能,错过一年以上的发展机遇,而历史上完全停摆的芯片厂几乎都倒闭了。

2月21日,长江存储相关负责人曾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生产经营正常进行,但产能短期内会受到一定影响。

同时,国家存储器基地的建设此前也因为疫情停工。直到3月27日,根据湖北当地媒体报道,中国一冶国家存储器基地一期工程复工。复工后,将全面展开土方开挖、基础、主体、钢结构等工程施工。

维持24小时不能停歇的生产线,恢复规模庞大的工程建设,对于长江存储来说,刚刚过去的一季度,其面临的考验不小,不过都稳稳扛住了。

接下来,长江存储要面临的是如何追赶进度,完成原定的全年目标。

龙头企业全球产业链之忧

国家存储器基地项目,只是武汉高新技术产业棋局中的重要一子,整张棋盘则是由大大小小数千家企业组成。

其中以激光为主业的华工科技,是华中地区第一家具有高校背景的高科技上市公司。近日,华工科技发布一季度业绩预告称,预计报告期内亏损千万元,去年同期则盈利近亿元。

“事实上,一季度公司的订单量是增长的,因为疫情影响,物流不畅等原因,订单交付受阻,业绩也出现了下滑。”4月17日,华工科技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早在2月中下旬,包括华工正源在内的华工科技旗下各子公司陆续拿到政府批文,开始加速复工复产。

接获复工批文后,如何追赶“失去”的一季度,成为摆在华工科技面前的新课题。

华工科技相关负责人表示,4月初,公司实现了满工满产,现在正处于产能进一步提升的阶段,部分子公司的产能超过去年最高水平。

该负责人分析,短期来看,公司原材料无压力,不过全球疫情发展并不明朗,公司所处行业的全球产业链环环相扣,从供应链来说,一些部件需要从国外进口,也需关注疫情形势。

“原本公司预计一季度国际业务会有一个大幅增长,目前受疫情影响,明显低于预期。”该负责人称,所幸国际业务在整个业务中占比不大,目前公司更多是在挖掘国内的市场。

与华工科技一样,总部位于武汉,预告一季度将“盈转亏”的光迅科技,近日预告一季度将亏损500万‒1000万元,去年同期则是盈利6392.95万元。

“公司从2月底开始复工,复工进程一直是动态的,每天都不一样。目前来看,人员到岗90%左右,产能恢复到了70%‒80%。”4月17日,光迅科技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毛浩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称。

根据毛浩预计,光迅科技的产能可在4月末恢复到正常水平,到二季度末,产能较去年同期还将有所增长。

“目前来看,我们订单量不错,但是未来怎么样仍不清楚。另外,我们的供应链能否支撑和满足订单也存在一些不确定性。”毛浩坦言。

无论能否在接下来的三个季度追回“失去”的一季度,但复苏局面已经打开。4月17日,安信证券撰写研报指出,武汉市一季度的经济活动受到疫情的巨大干扰,许多公司、企业陷入困境,随着企业相继复工复产和经济逐步恢复,相关行业将获得反弹的动力。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