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公教育“清仓式分红” 大股东落袋逾七成

邓宇晨
2020-04-08 14:24:56

一家市值千亿的A股上市公司,将一笔相当于归母净利润的82%、当期可供分配利润的97%用于分红,并在3月30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上获得通过。

这是在A股职业教育龙头中公教育(002607.SZ)身上发生的一幕。

有投资者戏称,此次利润分配方案是“清仓式分红”。

如此大比例的现金分红,也引来监管火速关注,要求公司对该现金分红方案的理由、是否造成流动资金短缺等事项进行说明。

4月7日晚间,中公教育发布公告,对深交所问询函进行回应,称现金分红不会对公司经营带来重大不利影响,公司具备通过大比例现金分红回报股东及资本市场的能力。

4月3日,时代周报记者就年报及分红方案等问题联系中公教育,其负责人表示,相关问题将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进行回答,一切以公告为准。

截至4月8日午间收盘,中公教育报收21.99元/股,与今年初股价相比增长约20%,总市值接近1400亿元,超越新东方(EDU),在教育行业上市公司中,仅次于排名第一的好未来(TAL),也是目前A股市场市值最高的教育公司。


公务员序列营收占比近半

单就经营数据看,中公教育2019年经营数据均有大幅提升。

数据显示,中公教育在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91. 76亿元,同比增长47.12%;归母净利润达18.05亿元,同比增长56.52%;扣非净利润达17亿元,同比增长52.79%。

这也是中公教育借壳亚夏汽车上市后交出的第二份年报。

根据当初的对赌协议,2019年,中公教育的扣非净利润应不少于13亿元,而中公教育超额完成协议规定的利润,实际完成率为132.2%。

协议约定最后的2020年,中公教育要完成不低于16.5亿元扣非净利润指标。

同花顺数据显示,券商机构预测中公教育2020年净利润将达24.92亿元。目前看来,中公教育顺利通过对赌协议的概率极大。

在业务层面,公务员培训业务仍是中公教育最主要的营收来源。

数据显示,2019年,公务员序列业务实现41.71亿元的收入,同比增长30.15%,占总营收的比例降至45.46%。

对此,中公教育表示,上期国考和上半年省考招录人数平均缩窄超过3成,但培训人次却仍同比增长了27.09%,“展现了公司在这一领域的龙头效应”。

4月6日,高校毕业生就业协会职业教育分会副会长孙国华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全国高校毕业生人数连创新高,公务员的收入稳定和社会地位高的特点催生“公务员热”和“公务员培训热”持续升温。“这是中公教育公务员序列的营收仍占大头且营收增速较快的主要原因”。

与此同时,事业单位序列、教师序列和综合序列的营收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均突破10%,营收同比增长58.44%、60.85%和74.93%。对此,中公教育表示,教师、事业单位和综合招录3个序列的总营收已与公务员序列持平,单个序列的平均营收超过了10亿元。多序列均衡快速发展的模式基本形成。

在4月7日发布的公告中,中公教育透露其四大类服务的毛利率。其中,公务员招录培训的毛利率最高,达61.61%,而其他服务类别的毛利率在54%~58%。

从培训途径看,面授培训的收入要远远高于线上培训收入。财报显示,面授培训业务收入达80.83亿元,同比增长40.09%,线上培训收入达10.35亿元,同比增长133.5%。

4月5日,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与K12教育相比,大部分的职业教育往往由于实践性的特点,更加难以向线上转移。而中公教育的公务员、教师等培训业务主要是知识培训,会比普通职业教育容易转移至线上。“成年人要比青少年更加自律,也是中公教育线上业务的优势之一。”

在线上线下两个途径的学员人数几近相同的情况下,所带来的收入却差距甚远。

数据显示,中公教育线上培训人次为177万,而面授培训人次为150万。由此可测算出,面授途径下,来自每学员的平均营收为5360元,而线上途径来自每学员的平均营收仅为582元,相差近10倍。

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中公教育结合产品单价说明培训收入增幅显著高于培训人次增幅的合理性。

对此,中公教育回复称,是由于2019年度对各培训序列产品采取了一定的提价措施。数据显示,公务员序列的人均单价最高,达7138.54元,同时也是单价涨幅最小的,仅有6.6%。而公务员、事业单位和教师序列的单价涨幅分别为24.5%和21%。

预付款项转化比例存疑

预收学费是教育培训行业的特点之一。这一特点如今却为中公教育的经营带来不小的风险。

中公教育方面曾表示,中公教育主要以预收学费的方式开展培训业务,满足收入确认条件后将预收款项确认为收入。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中公教育的预付培训费用为26.3亿元,占全部流动负债的40.9%。

由于从收取学费到确认为收入之间存在时间差,因此预付款项也是理财投资的重要资金来源。中公教育在近期回复投资者时表示,公司对预收款项及其周转进行审慎的动态管理,适当投资低风险、期限符合公司经营需求的理财产品。年报显示,中公教育2019年的理财收益为1.84亿元,占净利润的10.2%。

“中公教育预收款经营模式总体来讲还是不错的,应收款的前置到位为企业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现金流的支撑。”孙国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但由于预收款存在着周期性和季节性的问题,会导致现金流出现空档期,在一定程度上会削弱企业的抗风险能力。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公教育这笔26亿元的预收费用能有多少转化成收入,目前仍不得而知。

与同业相比,中公教育拥有比例相当高的协议班。普通班会在完成培训服务后全部确认为收入,但协议班则是学员和公司之间签署协议,若达到招录目标便不退费,但若未通过就会按照协议进行退费。相比普通班,协议班的服务更优,收费更高,但退款风险也更大。

在此次年报里,中公教育并未公布协议班的比例及营收等数据。在其借壳上市时公布的资料显示,2017年,中公教育协议班营收占比为72.7%,而华图教育(830858.OC)的协议班营收占比仅为40.2%。

3月35日,中公教育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目前大部分地区尚未恢复线下授课。这使得中公教育目前培训课程的退费比例备受关注。

中公教育回复深交所表示,目前未出现学员集中退费情况,公司利用网校平台保障全体学员线上互动学习,疫情影响在可控范围内。预计与以往年度相比,预收账款转化收入比例不会存在重大差异。 

三大股东狂赚11亿

根据中公教育公布的2019年利润分配预案,中公教育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2.4元,共派发现金14.8亿元。

实际上,这并不是中公教育第一次进行如此巨额的现金分红。深交所的问询函上显示,2018及2019年度,中公教育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14.19亿元、14.80亿元,占当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123%、82%,占当期末可供分配利润的99%、97%。

中公教育回应道,2018年的分红方案是由于“一并考虑了2017年度未分配利润”,2019年的分红方案则是由于发展势头较好,延续了上一年的高比例分红方案以“保证利润分配的连续性和稳定性”。

目前,中公教育的股权相对集中。

年报显示,前三大股东分别是鲁忠芳、李永新、王振东,三人持股比例分别为41.36%、18.35%、15.61%,共计75.32%。

其中,鲁忠芳、李永新系母子关系,为公司实控人。李永新为中公教育董事长,王振东为公司董事、总经理。

这意味着,三人将分别获得分红6.12亿元、2.72亿元、2.31亿元,共计11.15亿元。

孙国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中公教育选择巨额分红极有可能是来自于股东的压力。“或许在股东们看来,公务员培训市场的持续火爆,会让中公教育未来的发展更加光明,此时选择巨额分红并未对中公教育伤筋动骨,不会对公司的发展产生致命性的影响。”

同时,孙国华指出,在负债率较高的情况下,选择巨额分红会在后续经营上存在一定风险。

年报显示,中公教育的资产负债率为65.55%,去年同期则为58.9%。

上述中公教育有关负责人回复时代周报记者时表示,负债率较高的原因是预收款项计入到负债中,且教育行业是轻资产行业,相对其他经济实体而言,(中公教育)总资产略低。目前,中公教育有多个在建工程,届时总资产份额会有所提升。

年报显示,中公教育负债总额为65.29亿元,其中流动负债64.22亿元,这也导致2019年公司的财务费用大增8181.92%至2.04亿元。而在对深交所做出的回应中,中公教育表示,2019年短期银行借款产生的利息支出为1.08亿元,占公司营收的1.18%,未显著增加财务负担。

在中公教育流动负债中,短期借款达28.6亿元。

为何在现金流充足的情况下仍有如此巨额的借款?

3月23日,中公教育财务总监罗雪在线上业绩说明会上表示,近年公司采取了较高比例的现金分红的方式回报资本市场。同时,加快了综合学习基地等硬件设施的投入节奏,由此存在融资的需求。

显然,该回复并不能让深交所满意。在3月30日发给中公教育的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中公教育方面补充说明在经营活动现金流及可动用货币资金较为充裕的情况下持续大幅新增债务融资的原因、用途及商业考量。

对此,中公教育回应称,由于协议班收入占比不断提升,公司需要保有一定规模的现金以应对可能出现的协议班退费;另外,公司经营现金流有较强季节性,三四季度收款较少,需要部分短期借款以应对季节性资金需求。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