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被指控刷量造假 百度和高瓴资本受拖累

朱与君
2020-04-08 11:15:27
在做空报告的最后,Wolfpack Research认为爱奇艺跟瑞幸存在一样的性质,“在如果到目前为止我们所说的与您(爱奇艺)无关,那么我们只能说好Luckin。”

继瑞幸之后,中概股爱奇艺也被做空机构做空。

4月7日晚,狙击过瑞幸的做空机构“浑水”在推特发文表示,其协助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对爱奇艺进行研究,Wolfpack Research在做空文件中表示,爱奇艺涉嫌财务造假和用户数据造假。

随后,爱奇艺相关负责人向时代财经否认了做空一文涉及到的所有内容,并表示,“关于今日第三方机构发表质疑爱奇艺的报告,其引用数据与结论严重失实,与实际情况不符,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上市公司,我们披露的所有财务和运营数据均是真实的,符合SEC要求,我们对于所有不实指控,坚决否认,并保留法律追诉权力。”

爱奇艺创始人龚宇在朋友圈转发上述否认声明时表示,邪不压正,看最后谁赢。

而美国律所Holzer&Holzer随后宣布,正在调查爱奇艺公司是否遵守了联邦证券法。其称,如果投资者购买了爱奇艺股票,并因为这笔投资蒙受了损失,请与公司联系以讨论投资者的法定权利。

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这次做空报告不如瑞幸的那么扎实,大多是会计方面的问题,对爱奇艺难以造成实质性伤害。原本爱奇艺盘中最高跌幅超15.28%,回应消息一出,爱奇艺股价反涨3.22%,截止发稿,爱奇艺的股价为17.13美元/股。而百度股价开始下跌1.12%,为101.79美元/股。

值得关注的是,爱奇艺还是资本市场赫赫有名的高瓴资本连续三个季度的第一大重仓股。巧合的是,高瓴资本投资的另一中概股好未来此次也一同被做空。

WechatIMG1192.jpeg图片来源:Choice数据

爱奇艺否认收入虚增80-130亿元

Wolfpack Research在做空报告中指出,2019年爱奇艺虚增收入80-130亿元(人民币,下同),虚增幅度为27%-44%。其并称爱奇艺早在2018年IPO之前就犯了欺诈行为,此后一直如此。

这篇做空报告还表示,爱奇艺为了弥补上这笔虚增收入,通过夸大约42%-60%的用户数来实现此目的。然后,爱奇艺再夸大其支出,使得整体的收支得到平衡,具体涉及到内容支付的价格,其他资产和收购等,以便消耗掉虚假现金以掩盖其审计师和投资者的欺诈行为。

从不久前发布的全年财报中可以看出,2019年爱奇艺实现总营收290亿元,同比增长16%,如若营收虚增80-130亿元,则意味着爱奇艺在上一年度的真实营收只有披露的一半左右。

并且根据财报,2019年底,爱奇艺会员用户总数为1.07亿,与2018年底相比净增加1950万。2019全年会员服务收入为144亿元人民币,占2019年全年总收入的一半收入。如若Wolfpack Research指出爱奇艺夸大约42%-60%的用户数为真,那么爱奇艺目前会员用户总数或将遭到腰斩,而会员服务收入也相应随之减半,在整体营收中的占比也将进一步减少。

Wolfpack Research为了佐证做空报告的真实性,称在2019年10月至11月期间,对爱奇艺的中国目标人群中的1563人进行了亲自调查,发现约31.9%的爱奇艺用户通过其与JD.com或Xiaomi等爱奇艺合作伙伴的成员身份,访问仅VIP内容电视,而爱奇艺按毛额计入双重会员资格,这意味着它将记录全部收入并将其合作伙伴的份额记为费用。这使爱奇艺可以增加收入并同时销毁虚假现金。

该报告在获得爱奇艺所有VIE和WFOE的中国信用报告后发现,爱奇艺向SEC报告的递延收入在2015、2016和2017年分别增长了261.7%,165.5%和86.2%。递延收入是资产负债表帐户,当客户为将来要交付的服务预付款时出现,由于爱奇艺的订阅客户是预付款项,因此其大部分收入都是递延收入的函数。这些IPO前高估本质上导致爱奇艺的IPO后收入继续被高估。

报告指出爱奇艺存在易货交易收入膨胀,爱奇艺的管理层可以随意将任何价值分配给任何一笔交易,从而提供轻松的机会来增加其收入。根据一名参与内容获取的前爱奇艺员工提供的每个非独家剧集的最高估计价值,爱奇艺将需要为所有人制作的电视剧总集的3.9倍和3.2倍交换许可证。中国生产公司将分别在2018年和2019年合法实现其报告的易货收入。

Wolfpack Research认为爱奇艺是一家成熟的公司,成立10年也已经连续亏损10年,与增长不同,爱奇艺的亏损正在迅速加速。2019年,爱奇艺亏损了103亿元,比2018年增加了12亿元。与此同时,第四季度的付费用户增长仅为0.7%的历史最低水平,爱奇艺的广告收入在2019年下降了15%,但毛利率仍然为负,并表示,这些可怕的亏损在这些欺诈面前变得没有意义。

在做空报告的最后,Wolfpack Research认为爱奇艺跟瑞幸存在一样的性质,“在如果到目前为止我们所说的与您(爱奇艺)无关,那么我们只能说好Luckin。”

虽然爱奇艺方面对于Wolfpack Research机构的做空一文予以否认,但是从瑞幸的前车之鉴来看,爱奇艺官方想要证明清白,恐怕不止停留在一文回应中这么简单,或许爱奇艺也会跟瑞幸一样,通过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核实具体情况,来给投资人一个交代。

WechatIMG1179.jpeg图片来源:Wolfpack Research

多家机构曾给予买入增持评级

在遭到这次做空前不久,爱奇艺才发布了财报数据。

2月28日,爱奇艺公布了截至到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数据显示,2019财年爱奇艺总营收达到290亿元(约42亿美元),同比增长16%,其中第四季度营收为75亿元(约11亿美元),同比增长7%,高于此前公司预期。

数据显示,尽管近期纳斯达克指数和中概股都出现了大幅下挫,但爱奇艺在过去三个月中依然为投资人带来了超过30%的回报率。

在财报发布前后,多家机构对爱奇艺给予买入+增持评级。如中信证券就表示,虽然二季度受外部大环境及部分内容排播不确定性等原因,承受短期压力,但爱奇艺在原创内容领域领先行业。

早在2019年12月份,Wolfpack Research也曾发文做空另一家中概股趣头条,当时报告称,趣头条2018年的销售中,74%属于“虚假销售”,并且有74%的账面现金不存在。受此消息影响,趣头条盘中一度急跌超10%。

随后,趣头条公开回应称,该报告有严重错误,完全背离了基本事实,正准备启动相关诉讼程序,而趣头条的股价也随着回应的消息强势反弹。

牵涉百度与高瓴资本

从爱奇艺的当前的股权结构来看,Wolfpack Research此次做空或将牵扯出爱奇艺背后的大股东——百度。

根据爱奇艺最新向美国SEC递交的文件,截至2020年2月29日,百度持有爱奇艺56.1%的股权,并拥有92.7%的投票权。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持有1.93%的股权,小米的持股比例约为6.67%,拥有1.1%的投票权。

爱奇艺被控造假,百度无疑最受伤。

据研究公司R3的数据,2019年,字节跳动取代了百度,成为仅次于阿里巴巴的中国第二大数字广告平台。据财联社报道,2019年字节跳动总营收超1400亿元,已经完全超远百度。

在丧失核心业务之后,百度也在积极探索业务边际,如虚拟助理、智能喇叭、人工智能、云服务及无人驾驶汽车等,并相继成为2019年百度最大的动态新闻。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业务都尚处于前期探索、“烧钱”阶段,只有一个爱奇艺成为继核心广告业务之外最大的增长引擎。

当晚,百度盘中最大跌幅为5.54%,截止到发稿,百度股价为101.79美元/股,下跌幅度为1.12%。

WechatIMG1191.jpeg图片来源:Choice数据

而高瓴资本占总股本比例约为6.34%,拥有1.1%的投票权。目前爱奇艺为高瓴资本的第一重仓股。高瓴资本在TMT赛道投入重金,目前在全球电商赛道有京东、阿里巴巴、拼多多、亚马逊等,在全球社交赛道有B站、Facebook、Line等,在全球视频媒体赛道有爱奇艺、奈飞等。其中B站和奈飞都是大幅加仓。而高瓴资本前十大重仓股中,中概股占据6个席位,前五大重仓股分别是爱奇艺、百济神州、Align科技、好未来和ZOOM。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重启本地生活业务 百度“亡羊补牢”发力移动生态
水质监测数据造假冒头,生态环境部答时代周报:零容忍
房企财务官上演批量离职:顺境IPO、逆境CEO、绝境看CFO
罗兰贝格联合百度发布大数据报告:新基建拉动疫后经济增长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