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降准释万亿活水 资本掣肘中小行有钱难贷

曾令俊
2020-04-07 03:38:09
降准、超额准备金利率下调对于中小银行是利好,但由于部分中小银行面临补充资本金的压力,压制了其放贷“冲动”,或陷入“想贷不能贷”的窘境。有业内人士解读称,这一操作将倒逼银行加大贷款投放力度。

4月6日,央行降准之后首个港股交易日,建行、中行股价均上涨1.47%,农行和工行分别微涨0.33%、0.97%;甘肃银行上涨1.47%,但是依然较4月1日开盘价下跌40%。

中小银行再次被寄以厚望。

4月3日央行公布,将金融机构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从0.72%下调至0.35%,上一次超额准备金利率下调还要追溯至2008年。同时宣布对中小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这是年内第三次降准。央行希望通过银行传导,促进降低小微、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直接支持实体经济。

“我们给银行大量的低成本资金,中小银行的流动性,还有流动性的成本,都得到了很大缓解,但是银行要贷款,还有一个约束,就是它的资本金。”央行副行长刘国强近期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也提到。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上市银行中,无锡银行(600908.SH)、郑州银行(002936.SZ)、青岛银行(002948.SZ)、甘肃银行(02139.HK)、泸州银行(01983.HK)、广州农商行(01551.HK)、重庆银行(01963.HK)、中原银行(01216.HK)等的资本充足率指标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

“资本不足会抑制银行的放贷冲动,不仅会限制银行的经营、扩张,也会造成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下降。资本充足率下降,银行放贷的速度和规模都会受到相应的限制,也就是说资本充足率越低,贷款增长的空间也就越小。”4月2日,某上市银行战略部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降准、超额准备金利率下调对于中小银行是利好,但由于部分中小银行面临补充资本金的压力,压制了其放贷“冲动”,或陷入“想贷不能贷”的窘境。有业内人士解读称,这一操作将倒逼银行加大贷款投放力度。

4月1日,甘肃银行(02139.HK)股价暴跌,收盘价报0.65港元,与开盘价1.15港元相比降幅达43.5%,创下上市以来历史新低。

个中原因之一是甘肃银行资本充足率全线下滑,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与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83%、9.92%、9.92%,同比减少1.72%、1.09%、1.09%。

资本承压贷款难行

“为了鼓励银行对小微企业的贷款,风险权重已经是由之前的100%下调到75%。近期为了进一步鼓励银行增加对小微企业贷款,所以把普惠金融口径进一步提高,由原来的500万元提高到1000万元以下,引导银行和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对普惠金融的支持力度。”4月3日,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从已披露的银行年报看,郑州银行、无锡银行、甘肃银行等的资本充足率指标全线下滑;中原银行资本充足率下降幅度较大,同比下降1.35个百分点。

以3月31日公布年报的郑州银行(002936.SZ)为例。截至2019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2.11%、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0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7.98%,同比分别下滑1.04个百分点、0.43个百分点、0.24个百分点。

之前,该行已经通过多种渠道补充资本,2015年在香港IPO融资48.15亿元、2017年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募集资金78.26亿元、2018年回A募集资金27.27亿元。在此情况下,该行资本依然下降,这或与该行居高不下的不良率有关,截至2019年末为2.37%。

除此之外,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上市银行已披露的年报中,青岛银行(002948.SH)、泸州银行(01983.HK)、广州农商行(01551.HK)、重庆银行(01963.HK)、甘肃银行(02139.HK)等的资本充足率指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

央行在《2019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指出,当前,银行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支持需要有资本金,化解风险也要有资本金,而银行资本补充渠道少、难点多、进展慢,存在较大资本缺口。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很多银行在解释资本充足率下滑时均表示,因为风险加权资产总额增加。“截至2019年末,我行风险加权资产总额较年初增加143亿元,发放贷款及垫款净额较2018年增加128亿元,导致各级资本充足率较年初下降。”泸州银行表示。

“中小银行资本充足率下降,和它的信贷投放力度比较大有关,资本消耗增加。如果已经非常接近监管的下线要求,会制约信贷投放行为。”上述上市银行人士说。

资本不足会抑制银行的放贷冲动。“我们给银行大量的低成本资金,中小银行的流动性,还有流动性的成本,都得到了很大缓解,但是银行要贷款,还有一个约束,就是它的资本金。”央行副行长刘国强近期在国新办发布会提到。

4月2日,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各类资产占用资本的情况,“大部分贷款资本的占用是差不多,因为它的风险权重一致。几类比较特殊的,个人住房抵押贷款的风险权重是50%,会比一般的企业贷款100%要低,符合条件的小微贷款风险权重75%,资本消耗会少一些”。

永续债成  “补血”主渠道

4月3日,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通过加快处置不良资产、做实资产分类、加大拨备计提和利润留存,增强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能力;通过发行普通股、优先股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二级资本债等方式,拓宽银行补充资本渠道和方式。

银行补充资本的方式主要是内生性和外源性。内生主要是通过盈利增长,改善资产质量,降低拨备覆盖率,加快资本的积累;外源包括发债、优先股、定增等方式。

“但是随着经济下行,银行资产质量下滑,盈利空间收窄,想要内生方式加快资本积累的难度太大,也不能完全满足资本充足的要求。”上述上市银行人士说。

上市已成为中小银行重要的资本金补充手段之一。2019年共有8家商业银行成功上市,募集资金合计621亿元。目前A股IPO候场的银行数量增至17家,但中小银行排队的周期较长。

“在A股上市是很多中小银行的目标,但是难度较大,一些在港股上市的银行融资情况并不乐观,我们开始有计划在港股上市,但最终还是决定冲刺A股。”4月5日,某计划上市的城商行董办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定增融资方面,2019年仅有华夏银行一家,募集资金292.32亿元。自2017年定增新规实施后,定增难度加大,预计未来商业银行定增规模也难以放量。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9年以来,已有至少9家中小银行公布或修订了定增、可转债或者优先股等再融资计划,除了苏州银行和泸州银行近日公布融资方案外,其他7家银行均收到证监会的反馈意见。在这7家银行中,只有宁波银行(002142.SZ)拿到证监会批文;4家银行对反馈意见进行了回复,正等待批文中。

在融资渠道逐渐收窄的情况下,永续债这一新的资本补充工具也被愈来愈多的中小银行所运用。

Wind系统统计的数据显示,2019年有15家银行发行5596亿元永续债。进入2020年,银行永续债发行进入提速期。

据统计,目前已有东莞银行、华融湘江银行、湖州银行、江苏银行(600919.SH)等多家银行获批发行累计超过1000亿元永续债。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中小银行参与其中,除邮储银行外,2020年永续债发行主体均为中小银行。

“从资产端看,改善资产质量,或者向资本消耗较少的贷款倾斜,也能使得资本充足率承受的压力会有所减缓。”4月2日,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