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森生物AB面:重磅产品加持  股东轮番减持

章遇
2020-04-07 03:20:27
“供货还要等到每个省份的招投标完成。一季度因为各个省份的重点都是防疫和抗疫,二类疫苗的招投标工作有一定延迟。现在全国陆续在恢复,做完省级准入后就可以供货了。各地具体情况不同,进度可能也不一样。”4月3日,沃森生物董秘张荔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备受关注的首个国产13价肺炎疫苗即将开售。

3月31日,沃森生物(300142.SZ)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玉溪沃森自主研发生产的13价肺炎疫苗肺炎多糖结合疫苗(简称“13价肺炎结合疫苗”)首批产品已经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生物制品批签发证明》,批签发量约14.11万支。

这意味着,沃森生物的13价肺炎结合疫苗已经可以上市销售,当日其股价大涨6.78%。

“供货还要等到每个省份的招投标完成。一季度因为各个省份的重点都是防疫和抗疫,二类疫苗的招投标工作有一定延迟。现在全国陆续在恢复,做完省级准入后就可以供货了。各地具体情况不同,进度可能也不一样。”4月3日,沃森生物董秘张荔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近一年以来,随着13价肺炎结合疫苗临近上市,沃森生物股价坚挺上扬,总市值已逼近500亿元大关。

与此同时,颇为吊诡的是,沃森生物前几大股东却轮番减持。

经历“山东非法疫苗案”、投资踩坑、连续亏损之后,重整的沃森生物能否借“爆款”产品实现翻身?

“爆款”疫苗上市

13价肺炎结合疫苗主要用于预防由13种血清型肺炎球菌引起的感染性疾病。

2019年12月30日,沃森生物的13价肺炎结合疫苗获得国家药监局签发的《药品注册批件》,成为国内首家、全球第二家获得该疫苗上市许可的企业。

在此之前,美国辉瑞是全球婴幼儿肺炎疫苗的唯一供应商,先后推出过7价肺炎结合疫苗(沛儿7)和13价肺炎结合疫苗(沛儿13)。

如今,“沛儿13”已经是全球最赚钱的疫苗,2019年其全球销售额高达58.47亿美元。而在国内一针难求的HPV疫苗,2019年实现全球销售额为37.4亿美元,仅居第二位。

“沛儿7”曾于2012年进入中国,2015年由于进口注册证过期后未予以供应。2016年,“沛儿13”获批进入中国,接种年龄段是2月龄、4月龄、6月龄各一针,12―15月龄加强一针。按698元/支的中标价估算,一个婴幼儿完成接种程序所需花费接近3000元。

尽管价格不菲,“沛儿13”在国内依然供不应求,终端缺货断货情况屡有发生。时代周报记者查询中检院数据获悉,2019年“沛儿13”在我国批签发量为475万支,较2018年同比增长24%。

沃森生物的入局,将打破13价肺炎疫苗进口垄断的局面。

据悉,沃森生物的13价肺炎结合疫苗适用于6周龄至5岁(6周岁生日前)婴幼儿和儿童接种,相对于“沛儿13”的适用年龄段更广。

沃森生物称,获得《药品注册批件》后就立即组织开展生产和批签发申报工作,目前已为13价肺炎结合疫苗的上市销售做好了充分准备,预计在今年二季度可实现销售。

“按现在国内的情况,(疫情)应该影响不大。”张荔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但其并未透露具体的定价政策。

2018年,我国新生儿数据超过1500万,对13价肺炎结合疫苗有着巨大的临床需求。据相关研究机构预测,13价肺炎结合疫苗在国内的市场空间或达300亿元。

盯上这块大蛋糕的并非只有沃森生物。

从临床登记的情况来看,国内至少还有北京民海生物(康泰生物(300601.SZ)子公司)、兰州生物制品所、科兴生物(SVA)、康希诺生物(06185.HK)等多家企业正在开发13价肺炎结合疫苗。其中,民海生物已经完成Ⅲ期临床,并于2019年12月23日提交上市申请。

另外,辉瑞方面也在开展补充接种研究,目的是将“沛儿13”的适用人群拓展至6周龄到5周岁(6周岁生日前)的婴幼儿和儿童。

业绩存变数

成立于2001年,沃森生物以传统疫苗起家,目前已上市Hib疫苗、23价肺炎疫苗和百白破疫苗6个品种。

最新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沃森生物实现营业收入11.21亿元,同比增长27.55%;归母净利润1.41亿元,同比下降86.43%;扣非归母净利润1.28亿元,同比微增6.07%。

“2018年转让子公司股权产生投资收益11.76亿元,2019年内无此投资收益,导致2019年归母净利润减少。”沃森生物解释称。

分产品来看,23价肺炎疫苗实现收入5.21亿元,同比增长65.01%;ACYW135多糖疫苗销售收入1.06亿元,同比增长49.37%;百白破疫苗收入3209万元,同比增长225.33%;AC多糖疫苗收入9344万元,同比增长16.68%;Hib疫苗和AC结合疫苗的销售额分别为2.76亿元、6661万元,分别同比下滑1.63%、3.55%。

出口业务亦有亮眼增长。2019年,沃森生物实现海外销售9621万元,同比增长63.6%。据悉,沃森的疫苗产品目前已出口至埃及等12个国家,2019年不仅获得埃及卫生部720万剂AC多糖疫苗的采购订单,还获得60万剂ACYW135疫苗多糖疫苗的订单。此外,其子公司上海泽润于2019年10月获得盖茨基金会250万美元资金支持,用于推动九价HPV疫苗的临床研究和WHO预认证工作。

“自从剥离血液制品、疫苗流通、单抗等资产,重新聚焦回归疫苗主业之后,沃森生物这两年传统疫苗的销量逐渐回升,业绩有所起色。13价肺炎结合疫苗上市后,估计放量也会比较快。”4月3日,上海某中型私募机构基金经理刘雨(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今年一季度,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其销售再受冲击。据业绩预告,2020年一季度,沃森生物归母净利润预计亏损1800万―2300万元。

“绝大部分疫苗接种门诊因新冠疫情防控要求而暂停接种疫苗;受交通物流停运影响,疫苗产品配送也碰到很大困难。”沃森生物称,国际销售业务也面临较大挑战,“如境外疫情形势持续,公司还存在部分进口生产原辅材料采购受影响的风险。”

大股东加速离场

作为全球最畅销的疫苗大品种,13价肺炎结合疫苗无疑给沃森生物的未来增长带来巨大的想象空间。

然而,一边是广阔前景,另一边却是大股东轮番减持。

3月13日晚间,沃森生物公告披露,股东刘俊辉及其一致行动人黄静拟减持不超过1.5%股份。目前,刘俊辉持有沃森生物5.65%股份,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不过,刘俊辉的大股东之位是“被动”得来的。2月14日,原第一大股东云南工投集团通过大宗交易转让其持有的沃森生物1.98%股份,持股比例降低至5.01%,导致刘俊辉上位。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18年年末,云南工投集团与刘俊辉的持股比例分别为11.99%和5.93%,为沃森生物的第一、第二大股东。近一年多以来,云南工投集团减持6.98%股份,刘俊辉亦减持0.28%股份,且仍有减持计划正在进行。

创始人李云春的减持则更凶猛。

截至2019年末,李云春持股比例已下降至4.19%,从曾经的第一大股东落到第五大股东;其控制的无锡中保嘉沃投资合伙企业持股5%。由于股权分散,沃森生物目前没有实际控制人,李云春依然担任公司董事长。

4月3日,一位接近沃森生物的投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李云春减持的资金大部分用于承接上市公司剥离的实杰生物等资产和工投集团退出的股份,以减轻上市公司的包袱。

随着沃森生物股价不断上涨,2016年引入的资金方云南工投集团获益颇丰,如今正加速套现离场。

事实上,沃森生物的历史业绩成色并不光鲜亮丽。

2014―2017年间,沃森生物连续4个年度的扣非净利润亏损,2015年甚至亏损9.25亿元。

但在此期间,沃森生物的股价依旧坚挺上扬。在不少市场投资人士看来,颇具想象空间的研发布局是其股价的核心支撑。

公开信息显示,除了13价肺炎结合疫苗,沃森生物的研发管线上还布局了二价HPV疫苗(已完成Ⅲ期临床数据揭盲)、九价HPV疫苗、重组EV71疫苗等多个堪称“重磅”的新型疫苗品种。

对此,刘雨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沃森生物“尽管研发布局不错,但其管理和战略上问题比较多。前几年盲目对外扩张,踩了很多坑”。

2012―2013年间,沃森生物挥霍近30亿元收购了河北大安制药、泽润生物、嘉和生物、宁波谱诺生物、山东实杰生物等公司。

一番努力却付诸东流。

其中,河北大安制药的采浆量不达标陷入亏损,沃森生物将其股权转手卖给博晖创新(300318.SZ)及其实控人,结果对赌失败赔付4.56亿元;实杰生物在2016年更惹出震惊全国的“山东非法疫苗案”。

“并购标的不仅没带来收益,反而赔进去不少钱。”刘雨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