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牛营收近800亿,今年增至千亿需要多强弹跳力?

王言
2020-03-26 18:43:15
3月26日,乳业分析师宋亮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因为疫情的影响,蒙牛的千亿目标也不排除有被延后的可能。”

3月26日,国内两大乳业巨头之一的蒙牛乳业(02319.HK,下称“蒙牛”)率先公布了2019年业绩。

财报显示,2019年蒙牛实现营收790.3亿元(人民币,下同),相比去年同期增长14.6%;净利润40.1亿元,同比上升34.9%。

分业务看,2019年蒙牛的增长主要来自于液态奶和奶粉两大业务,其中液态奶业务收入678.8亿元,同比增长14.3%,奶粉业务实现收入78.7亿元,同比增长30.8%。截至今日收盘,蒙牛报26.6港元/股,下跌1.3%。

351c-irkazzv3730518.jpg图片来源:蒙牛2019年财报

在2020年千亿目标面前,蒙牛没有太多的时间喘口气,2019年790.3亿元的营收意味着本年度它的增幅要达到21%。翻阅蒙牛历年财报,最近一次营收增幅超两成是在2013年,此后的2014至2018年,蒙牛的营收增长率分别为15.4%、-2%、9.7%、11.9%和14.7%。除了在常温奶、低温奶等业务上寻求增长,蒙牛手里还有哪些能打的牌?

君乐宝空缺已被弥补?

从财报数据来看,蒙牛似乎已基本摆脱君乐宝“单飞”后的影响。

报告期内,蒙牛的净利润上升34.9%至人民币41.054亿元,扣除出售君乐宝的净收益、商誉及其他无形资产减值的一次性影响之后,这个数字为38.668亿元。

3月26日,乳业分析师宋亮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常温和低温奶业务在三四线的持续铺货和下沉,以及生鲜等新兴业务的增长,都带动了蒙牛在2019年业务的增长,也降低了君乐宝离开后对蒙牛营收和利润的影响。

除了蒙牛各业务板块的增长外,往年拖累蒙牛业绩的联营公司表现回暖也进一步填补了君乐宝的缺位。

根据官方数据,蒙牛控股的现代牧业(01117.HK)2019年销售收入55.1亿元,同比增长11.2%。净利润3.5亿元,同比大幅增长8.6亿元。现代牧业在2016年和2018年一度大幅亏损。

蒙牛占股51%的雅士利(01230.HK)也在2019年实现了营收利润的双增长。根据其财报,2019年营收34.12亿元,同比增长13.3%;净利润为1.12亿元,同比增长114.9%。

按照持股比例计算,上述两家企业共计为蒙牛带来了29.3亿元营收和1.32元的利润。

不过,为了提升渠道分销及品牌竞争力,蒙牛2019年继续延续了高市场费用模式,经营费用从2018年的226.8亿元上升至288.1亿元,同比增长27%,占集团收入比为36.5%。销售及经销费用上升14.4%至215.3亿元。

千亿目标如何实现?

2017年,蒙牛集团总裁卢敏放提出了未来三年销售额和市值同时突破千亿元的目标。如今时限将至,蒙牛又将如何迎接大考?

从蒙牛一系列动作来看,它正在通过大举并购实现这一目标。2019年9月和11月,蒙牛相继收购了澳大利亚机奶粉品牌贝拉米和乳企Lion-Dairy & Drinks Pty Ltd,共计花费超过100亿元。点击查看相关报道

目前,蒙牛收购的贝拉米和Lion-Dairy & Drinks Pty Ltd还未通过商务部审核,各项数据尚未并表。在宋亮看来,如果顺利并表,能为蒙牛补充30至50亿的营收体量。

“今年预计蒙牛还会以50亿左右的价格收购一家上游企业。”宋亮补充道。

不过,从现代牧业到贝拉米,蒙牛每次出手并购,遇到的阵痛也很明显。2018年,现代牧业和中国圣牧合计亏损就达到27亿,贝拉米至今也尚未获得国内奶粉注册资质。

但好消息是,被蒙牛收购之后,雅士利早已扭亏,现代牧业和中国圣牧的业绩也在不断趋暖。

不过,蒙牛还需要面临一个更加现实问题:在各大乳企争相抢夺资源的背景下,适合收购的标的已经越来越少。

“有意愿出售的上下游企业并不多。”3月26日,乳业专家王丁棉告诉时代财经。在他看来,在企业竞争趋于白热化的当下,掌握上下游资源,才能做到“手里有粮,心中不慌”,也是因此,市场上也存在不少溢价收购的情况。

今年年初,贝因美(SZ002570)就以1836万的价格收购呼伦贝尔昱嘉乳业有限公司100%股权。

王丁棉指出,虽然昱嘉乳业是一家名不经传的地方性企业,收购价格也偏高,但其在本地有较为丰富的品牌和供应链资源,这对于想要快速占领当地市场,实现资源协同的全国性乳企有着不小的吸引力。

据时代财经统计,在完成收购后,贝因美注册的奶粉品牌也增至60个。

疫情影响几何?

在此次财报中,蒙牛也提及疫情带来的影响,除了部分产品运输线路受到限制外,售点运作和产品周转也受到较大影响,蒙牛今年2月至3月的销售也受到拖累。

不过蒙牛也表示,目前难以量化疫情对于其2020年上半年度的影响。

与此同时,疫情所带来的连锁反应,也正在波及蒙牛近期的营销和全球化战略。

2019年6月,国际奥组委宣布与可口可乐、蒙牛三方签署了历史上首份联合全球合作伙伴协议,这份协议将非酒精饮料和乳制品两个类别大包围一个新的联合品类,蒙牛就此成为TOP赞助商。据媒体报道,这份合同价值高达30亿美元,其中包括15亿美元的赞助费。

3月24日晚,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发布联合声明称,在东京举行的第32届奥运会最晚于2021年夏天举办。这对于蒙牛来说并不算是一个好消息。

宋亮表示,对于消费品企业来说,奥运会有利于其提升品牌国际形象和开拓国际市场。但因疫情影响,企业需要加大其他层面的营销投入。此外,由于国内消费需求尚未恢复,企业也要进行促销以减缓库存压力。“因为疫情的影响,蒙牛的千亿目标也不排除有被延后的可能。”宋亮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高管集体减持背后 广汽首现营收净利双降
TCL科技重组后首份财报:营收增18.7%,直面疫情冲击
太兴集团去年净利下跌逾10% 港式茶餐厅不叫座了?
美图告别手机这一年:净亏损收窄77.7%,营收增长3.2%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