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全球卫生系主任郑志杰:多国贻误时机加剧全球疫情恶化

余思毅
2020-03-27 19:11:51
郑志杰认为,各国政治领袖没有严肃对待新冠疫情及时应对,是全球疫情蔓延主要原因。中国为其他国家争取了差不多一个半月的时间,但非常遗憾,很多国家在早期表现出事不关己、看笑话的态度。

“病毒能感染我,就可能感染任何人”,“病毒猎手”利普金教授3月24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时说道。

截至北京时间3月27日6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2404例,死亡1178例,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其中纽约州、华盛顿州、加州等多个州被列为疫情“重大灾区”。

与此同时,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21日的一周内,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328.3万,刷新历史记录。

3月25日下午,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全球卫生系主任、博士生导师郑志杰教授在接受时代财经专访时认为,各国政治领袖没有严肃对待新冠疫情导致贻误时机,是全球疫情蔓延主要原因。“中国为其他国家争取了差不多一个半月的时间,但非常遗憾,很多国家在早期表现出事不关己、看笑话的态度。”

郑志杰坦言,新冠病毒需要全球的共同努力,目前的关键是全力控制疫情,而非指责别人。遗憾的是,美国在这方面做得远远不够。“所以,盖茨是说的很对,特朗普更多的是考虑经济利益。”

微信图片_20200327191834.jpg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全球卫生系主任、博士生导师郑志杰教授

美国决策层贻误新冠病毒的防御

时代财经: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3月24日表示,新冠肺炎大流行正在加速,从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到全球病例数量达到10万花了67天时间,而达到第二个10万仅用了11天,第三个10万仅用了4天。请问什么原因造成这一局面?

郑志杰:这与各国在疫情刚开始的黄金窗口期,没有或不愿意采取严厉的防控手段有很大关系。感染的基数越大,传染的系数越高,感染人数翻倍的时间就越短。中国为其他国家争取了一个半月的时间,但非常遗憾,很多国家在早期表现出事不关己、看笑话的态度,并没有严肃对待,在疫情防控等相关方面没有作出具体安排,最终酿成了全球大流行。

时代财经:他们为什么会有如此麻痹大意?是否与世卫组织的警告没有得到重视,或者世卫组织尴尬地位有关?

郑志杰:有人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中国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问题”以及“全球大流行”的时间太晚才造成全球流行。我个人不这样认为,中国前期疫情已经很明显,研究结果也及时发布,专家学者也有各种呼吁。我认为各国政治领袖没有严肃对待、及时应对,是全球疫情蔓延主要原因。

欧美大多数国家都有一整套应对传染病暴发和流行的防御预案,但预案更多着眼于把病毒拒之国门外,把措施放在第一道防线或第二道防线。一旦病毒突破了这两道防线,其他系统没跟上有造成不可收拾。大部分的国家领导人低估了疫情的迅猛程度。当然,中国在疫情刚开始在武汉流行也没有足够的警觉性,因为我们对新病毒了解不够。

时代财经:美国政府迫于疫情压力终于在3月18日激活了《国防工业法》,但也不鼓励医疗机构向中国购买呼吸机、口罩、防护服等。为此,比尔盖茨抨击特朗普“GDP至上,人命无所谓”,你怎么看?

郑志杰:目前美国的防护和医疗资源面临极大挑战和困难。

《国防工业生产法》3月18日获得通过。该法案下,联邦政府可以要求私营企业为抗疫生产疫情防控用品。此前当局迟迟不肯启动法案,原因在于特朗普担心对股票市场造成更大打击,毕竟美股在两周内经历四次熔断。

政治领袖在决策时,会考虑各方面的影响、平衡不同的利益和经济问题。但归根结底,当经济与健康相遇,如果不能保证人民的健康,谈何发展经济呢?而美国总统却说,每年车祸、流感,死亡的人数比新冠疫情多。

新冠病毒肺炎导致危重病人在短时间内剧增,对医疗体系造成极大的压力。在西班牙,医疗资源的短缺进而造成对个体病人到底是治还是不治的伦理困境。

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上周末(3月21-22日)美国加州已经宣布重大公共卫生危机,但海滩上依然人山人海。民众以为政治领袖说没问题就意味着真的没有问题。对突发重大传染病的防控和应对,政府应强调其危险性,让民众更多地注意防范,尽力降低发病率,绝不能放任自流。

中国政府果断作出“封城”的决定并实施最严厉的防控措施,才阻止了疫情的进一步发展和蔓延,并且调动国内其他省市的医疗资源,支援武汉、湖北。目前疫情在美国、欧洲各个国家是全面爆发的态势,每个国家自顾不暇。在美国,联邦政府没有统筹协调全国抗疫,各州只能各自为政、自求多福,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3月25日,美国参议院和白宫就救助法案达成一致,通过涵盖医疗用品生产、医院协助等的2万亿美元拨款法案。但物料生产活动,不是说今天启动了,明天就能马上投产。在美国,许多制造这类用品的生产线已经不存在了,生产所需要的原材料也很缺乏。这就需要美国团结世界各国,通过全球的共同努力,度过难关。遗憾的是,美国在这方面做得远远不够。

所以,盖茨是说的很对,特朗普更多的是考虑经济利益。每个政府在考虑社会价值时,需要有优先顺序,中国政府非常明确——“人命关天”,把“人”放在是第一位。

时代财经:你认为疫情蔓延会使美国或纽约医疗体系崩溃吗?毕竟有限的床位、天价的治疗账单等问题也困扰过武汉抗疫。

郑志杰:从整个纽约或者其他各州的病例发生的情况来看,美国目前已经是“震中”了,疫情蔓延确实给整个医疗体系造成极大压力,目前包括国民警卫队、工兵团都已经参与了临时医疗单位的建设。

前两天,我跟美国、印度、巴西的科研研究者进行电话会议时,他们提到,目前当地医院外面已搭建帐篷接待病人,也在讨论哪些病人需要优先处理,但最大的问题是医护人员的防护服、口罩等物资都比非常缺乏。

至于天价的医疗费,尤其对于无医疗保险的民众来说,确实是个大问题。目前尚不清楚2万亿美元紧急拨款是否包含医疗费用。

新冠病毒最终要靠疫苗解决

时代财经:近日有意大利专家称,去年11月、12月就在意大利伦巴第北部出现疑似新冠肺炎,为全球科学家追寻0号病人提供线索。请问追寻疫情起源对疾控有何意义?

郑志杰:病毒到底从哪来需要科学溯源。关于意大利于去年11月就有类似流行,甚至也有美国去年八、九月份就开始流行,流感引发心脏病死亡可能也是新冠肺炎引起等等,这些判断都缺乏系统研究,还处于猜测状况,而且容易造成信息的混乱。

各国都不希望病毒是本国产生的,这里涉及政治、经济和国际关系的问题,需要全球心平气和一起把问题解决。

目前的关键是全力控制疫情,而非指责别人。

时代财经:国外疫情流行是否对中国疫情防控造成较大威胁,甚至造成二次暴发?

郑志杰:二次暴发是完全有可能的,要精准应对、及时隔离,严格防控。

随着中国疫情的好转,经济社会生活必须逐渐正常。中国已经有较好的防控基础,可以利用技术快速、精准找到疑病人,隔离阻断传染链,我认为我们有信心把二次暴发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现在各级政府非常警惕,即便二次暴发的可能性存在,但只要我们保持警惕,是能够控制住的。3月24日,李克强总理也特别要求各级政府实事求是,强调不能迷信所谓的“零”,慎防有的地方为了保“零”而隐瞒。

复工复学要逐步推行,非必须的情况下,可以让员工在家办公。企业即使复工也绝不能松懈,每单位要制定好防疫相关政策和预案,严防严控不松懈,责任到人。

时代财经:中国跟美国的疫苗现在都已经进入人体实验阶段,你预估什么时候可以推广?

郑志杰:真很难说一个非常明确的时间,疫苗目前已经进入人体试验的阶段,但到底效果如何、副作用怎么样,需要进一步研究。

这么大的全球性传染病流行,最终必须靠疫苗解决。但考虑到抗体的特异性,如果病毒稍微变异,疫苗的作用就打折扣。这对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带来很大挑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康希诺公布新冠疫苗一期结果,股价暴跌近两成
守护疫情防线,葛洲坝物业筑造健康家园
柳叶刀发布陈薇团队新冠疫苗试验结果,专家:成功了一半
中疾控首席专家曾光谈公卫改革:全面吸取SARS教训才能弥补明显短板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