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芯片“独角兽”冲刺科创板 寒武纪遭遇客户变对手

李静
2020-04-02 14:16:47

成立仅4年的AI芯片“独角兽”中科寒武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寒武纪”)冲刺科创板的消息,近日来持续发酵。

“寒武纪如能顺利登陆科创版,将会引发AI企业跟风上市,为长期缺少资金的国产人工智能芯片产业提供新发展思路。”4月1日,深度研究院院长、中国人工智能学会会员张孝荣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以“寒武纪”命名,寓意着“AI大爆发”,充满着神秘感和野心。

3月26日,上交所披露,寒武纪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随着招股书的披露,寒武纪的经营状况也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招股书显示,寒武纪2017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784.33万元、1.17亿元、4.44亿元。同时,寒武纪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也连续三年为负,共计约16亿元。

巨亏之下,上市或是寒武纪寻求更多资金支持发展的最佳选择。

但对于寒武纪来说,上市不是结束而是重新开始。技术研发困境、商业场景落地等难题仍是寒武纪亟待冲破的阻碍。

正如寒武纪创始人兼董事长陈天石在2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得那样,“我们有远大的志向,但长跑才刚刚开始。”

对于寒武纪面临的技术、商业探索等问题。3月31日,时代周报记者屡次致电致函寒武纪董秘办,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3年亏16亿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寒武纪成立于2016年,仅发展4年,但却在AI芯片领域备受行业关注。

一方面,寒武纪是目前国际上少数几家全面系统掌握智能芯片及其基础系统软件研发和产品化核心技术的企业之一。

另一方面,寒武纪的创始人陈天石也是话题的中心。出生于1985年的陈天石,从小被视为天才少年,16岁考入中科大少年班,25岁在中科大计算机学院拿到博士学位。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2月29日,寒武纪已获得授权的专利共计65项,其中境内专利共计50项,境外专利共计15项。PCT专利申请120项,正在申请中的境内外专利共有1474项。

凭借着上述“光环”,寒武纪被众多明星投资方看好。其战略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科大讯飞、中科院创投、国新资本、国投基金等重量级企业和资本方。

有媒体测算,如今寒武纪IPO前估值高达到222亿元。根据以往科创板上市的半导体行业公司来看,首日市盈率大多在100%—200%,寒武纪上市后市值或可达到500亿元。

而在上市标准上,寒武纪选择了第二套上市标准,预计上市后总市值不低于15亿元,拟发行不超过4010万股股份,拟募集资金28.01亿元。

尽管受到资本青睐,但眼下寒武纪的盈利情况却不容乐观。连年“烧钱”,对寒武纪的盈利能力提出了巨大考验。

招股书据显示,2017—2019年,寒武纪营收分别为784.33万元、1.17亿元和4.44亿;同期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81亿元、-4104.65万元、-11.79亿元,三年亏损超16亿元。


寒武纪表示,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公司研发支出较大,产品仍在市场拓展阶段,且报告期内因股权激励计提的股份支付金额较大。

“核心芯片的生产研发成本太大了,需要强大的技术实力和资金投入才能完成。”张孝荣坦言,一个芯片的生产制造,需要经过多个环节的工艺流程,包括芯片设计、晶片制作、封装制作、成品测试等,每个环节都可能需要百万级千万级乃至上亿的资金投入。

张孝荣进一步举例,台积电第二代7nm EUV工艺的流片费用大约2亿元,而台积电5nm全光罩流片费用大概要3亿元。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寒武纪分别确认了研发费用2986.19万元、2.40亿元和5.43亿元,每年研发费用都远超营收。

有业内分析认为,盈利能力孱弱是寒武纪目前面临的巨大问题。

“有钱并不代表有市场,还是要看真实的实力。”3月31日,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直言。


值得注意的是,寒武纪的亏损也折射出国内芯片行业的普遍现状。

张孝荣表示,与英伟达、英特尔、AMD等国际芯片巨头相比,国内AI芯片大多处于起步阶段,与国外厂商依然存在较大差距。

“除了落地场景难,AI芯片研发需要数据训练,数据成本高昂。”张孝荣表示。

现在的AI芯片大多着眼于云端芯片发力,但数据库资源都掌握在云计算大厂手里,从这些云厂商购买一个数据库,费用高昂。几十万上百万不等,如果要更多的话,还得投入更多的钱,简直是个无底洞。

客户变对手

实际上,为提升盈利能力,眼下寒武纪已在市场布局多款产品。包括用于终端场景的寒武纪1A、寒武纪1H、寒武纪1M系列芯片、基于思元100和思元270芯片的云端智能加速卡系列产品以及基于思元220芯片的边缘智能加速卡。

但研发产品不等同于变现。如同很多AI企业一样,市场拓展成了寒武纪发展的掣肘。

招股书显示,目前寒武纪产品广泛服务于知名芯片设计公司、服务器厂商和产业公司。

然而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寒武纪的客户集中度很高。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寒武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合计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00.00%、99.95%和95.44%。

这意味着,寒武纪开拓市场的能力仍有待提升。对此,寒武纪也在招股书中提示,“公司面临着新客户拓展的业务开发压力,如果新客户拓展情况未达到预期,亦会对公司盈利水平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AI芯片是算法实现的硬件基础,由于目前的 AI算法往往都各具优劣,只有给它们设定一个合适的应用场景才能最好地发挥其作用。AI芯片设计厂商,往往强于设计,而在场景应用方面较弱。”张孝荣说。


回顾寒武纪的起步,在其商业落地的探索中,华为是不得不提的一大“功臣”。

2017年华为发布全球首款手机AI芯片麒麟970,搭载的人工智能计算模块NPU采用的正是寒武纪的处理器。一时间,寒武纪声名大噪。也为寒武纪带来了营收的突破。

招股书显示,2017和2018年,公司终端IP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771.27万元、1.17亿元,对主营收贡献达到98.95%和99.69%。

不过,好景不长,华为最终还是选择和寒武纪分手。2019年,华为发布了全新人工智能手机芯片麒麟810,采用华为自研达芬奇架构的手机AI芯片。

客户变成对手,这对寒武纪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公司A(华为)为寒武纪贡献的营收大幅减少为6365.80万元,占当年公司营收的14.34%。


为抵御风险,2019年,寒武纪2019年公司拓展了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智能计算集群系统业务。此次寒武纪募资用途主要集中在新一代云端人工智能芯片。

就这样,寒武纪2019年也吸引了新的客户。但其客户资源很大程度靠政府支撑。

譬如其第一大客户珠海市横琴新区管理委员会商务局就为其贡献了2.07亿元收入。

“仅仅靠政策推动是不能长久的,芯片公司还是要提高自己的实力。”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除了华为的芯片拔得头筹,其他公司的芯片在技术和成本方面相较于国外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与此同时,芯片行业也在涌入更多的竞争者,竞争进一步白热化。

根据市场研究和咨询公司 Compass Intelligence 今年初发布的2019年全球AI芯片公司排行榜中,华为海思位列第12,寒武纪和地平线分别为第22和24位。

“谈何上岸,我们才刚刚启航。”对于陈天石而言,谋求科创板上市只能看做是“中性”的消息。

“我们只是进入上市辅导阶段,离上市还有很长距离。就算上市了,要成为伟大的公司还有远大的征途。”陈天石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