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背水一战:得开发者得天下

曾宪天
2020-03-31 02:32:08
“在终端、芯片外,全球移动服务有望成为华为消费者业务的第三大收入来源。”孙燕飚也分析称,持续已近1年的“实体清单”封锁,以及整体手机市场不断下行的压力,均推动着华为在终端盈利模式上的转型。

3月30日,华为发布了2020年首款5G芯片麒麟820,首发搭载荣耀30S。荣耀系列也是最先被预装HMS(华为移动服务)的终端。

华为不遗余力向全球开发者抛出橄榄枝的举措,与十余年前谷歌安卓、苹果IOS生态崛起时的做法颇为相似。

不同的是,华为处于更为艰难的外部封锁“生死局”中。

“欢迎全球的开发者们加入华为生态。”无论是3月26日的P40发布会,还是3月27?28日的开发者大会,这样的话语都在被华为的诸多高管们反复强调。

同时,华为也在持续推出各类举措以快速壮大开发者群体。

3月27日,华为云与计算BG总裁侯金龙表示,自去年9月华为沃土计划2.0发布以来,目前华为计算产业生态开发者数量已增长至160万。

侯金龙称,2020年华为将继续投入2亿美元,从高校、企业、合作伙伴、技术人员等方面进一步激励和招揽全球开发者,为5年发展500万开发者的目标计划做阶段性助力。

3月26日,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P40发布会中提到,华为全球注册开发者已超过130万。此前,他也重新强调了华为投入10亿美元吸引全球开发者的耀星计划。

3月上旬,华为HMS中的流量变现平台HUAWEI Ads还针对海外开发者推出了新的流量分成政策。

按照2020年1∶9的比例,HMS开发者们将能获取九成的应用收入,部分处在“优惠政策期”的开发者甚至可以100%获取。

对比苹果和谷歌的比例分成,都维持在3∶7,华为新的分成政策对开发者而言无疑更具诱惑力。

近日,任正非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作为一家公司,我们的生存不是问题,但问题是如何保持业内领先地位。”他认为,如果华为不能开发出属于自己的技术,将无法在未来三到五年内走在世界前列。


终端盈利模式调整

抢占终端的海外市场份额,成为华为软件生态能否破局的关键。

“在外部的封锁和压力下,华为早已是背水一战。”3月29日,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要从安卓和IOS生态中争取用户,华为需要足够强大的生态合力来突破这样的用户迁移壁垒,开发者便是其必须全力争夺的核心环节。

对此,申万宏源研报指出,HMS想要在海外发挥对GMS的替代作用,必须经由庞大的开发者群体进行持续的调整优化,因此华为才不断花大力气吸引开发者入驻,同时为开发者实现良好的开发体验和效果提供保障。

“观察来看,华为在海外市场的品牌和客户基础都未出现问题。”3月29日,IHS手机分析师李怀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以HMS为代表的软件生态是华为能否突破封锁、抢回海外市场份额的关键所在。

华为在全力争取开发者加入生态建设的同时,不断迭代的手机终端产品也成了其推动生态战略突围的重要引擎。在这方面,每年亿级的手机出货量也让外界对其生态突围有了更为乐观的态度。

最新推出的P40系列产品便是如此。余承东当天表示,除摄像头、拍摄芯片等硬件升级外,华为AI处理算法、图像引擎等相关技术创新也均应用在了P40系列提升拍摄能力上。

“华为P系列历来迭代升级的幅度都很大。”李怀斌表示P40系列除摄影能力外,在5G SOC芯片、屏幕、指纹识别、快充、WI-FI等关键能力上都比上一代有着十分明显的升级表现。

也有海外媒体撰文认为,华为P40的创新太少。

3月30日,某手机行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P40被寄予厚望,不容犯错,较大的创新可能会带来反作用。

3月27日,华为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称,作为全面搭载HMS的最新旗舰产品,P40系列的发布将进一步为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带去HMS的数字应用体验。

在中国市场已经非常成熟的华为视频、华为音乐、华为阅读等内容类应用,也将因P40系列的推出而不断加速在全球上线的步伐。华为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HMS生态月活用户数已超4亿,接入应用数量超5.5万款。

除产品表现外,整体市场疲软以及华为销量下滑对P40系列将带来的影响,也是外界颇为关注的焦点。

3月20日,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2月份全球智能手机报告显示,2月份全球市场整体出货量同比下降38%,华为出货量、销量分别同比下降69%和60%,从榜单第2跌至第4。

3月份以来,ABI Research、集邦咨询、中金等机构均对疫情影响下的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发布了较为悲观的研判。

中金认为,全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将同比下降7%,Q2季度将产生单季最大降幅,预计达26%。而这也正是华为P40系列推向市场的重要节点。

“在终端、芯片外,全球移动服务有望成为华为消费者业务的第三大收入来源。”孙燕飚也分析称,持续已近1年的“实体清单”封锁,以及整体手机市场不断下行的压力,均推动着华为在终端盈利模式上的转型。

伴随着这种调整,孙燕飚预测,今年华为在移动市场的重心会趋于求稳,避免盲目追求市场份额的扩张,给移动服务营收体系的发展成型提供时间周期。

加码AIoT市场

在移动终端领域之外,华为不断争取全球开发者的举措也体现着其在更为广阔的AIoT生态领域的谋划和布局。

3月29日,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研室研究员赵振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更为宏观的万物互联时代,华为自主构建的技术生态想要获得市场领先的地位,开发者的助力则是必不可少的核心环节。

他解释称,华为所设想和构建的是借助手机等物联网终端,整合挖掘数以亿计的C端、B端客户数据和价值的物联网生态体系。

这也意味着,无数开发者形成的生态合力,才能让华为真正实现在AIoT上的战略构想和目标。

对此,侯金龙在华为开发者大会中也坦言,在未来的数字世界中,开发者本身才是真正的核心角色,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能力只是开发者手中的工具,算力则是支撑工具进化发展的基础设施。

不难发现,在以“鲲鹏+昇腾”为主题的开发者大会中,华为除向开发者们介绍两大芯片算力体系的发展成果外,还设置了AIoT多个技术领域的宏观趋势分析和垂直应用场景案例解析等环节。

除为期两天的开发者大会外,华为相关业务线负责人、科学专家们在过去一周中密集开展了多场面向开发者的线上讲座,着重覆盖云计算、5G、边缘计算、软件开发等AIoT相关联的技术领域。

“AIoT应用场景十分广阔,国内目前还未出现能全场景覆盖的综合性企业。”3月27日,上海交大行业研究院半导体行业研究团队负责人王金桃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国内AIoT市场正处于上升阶段,市场主导企业的缺失引来了阿里、小米、腾讯等科技巨头争相入局,已有一定先发优势的华为自然也会不断加码。

王金桃也坦言,诸多入局的科技巨头中,华为受到了较大的外部封锁限制和影响,这让其有了更为强烈的生态突围求存意识,从而间接推动了华为在芯片、终端硬件和系统、算力软件共同发力构建生态的战略举措。

无论是去年力推的鸿蒙OS,还是如今开发者大会上聚焦的“鲲鹏+昇腾”芯片算力,都表明了华为从底层操作系统、算力、芯片,再到终端硬件、应用体系等AIoT各环节的平台生态圈雏形初现。

3月29日,AIoT领域一位从事开发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开发者往往需要AI芯片、算力、开发框架、通信连接能力、开源开放的场景解决方案等多方面的能力,而华为的确是目前少有的覆盖AIoT全流程能力的科技巨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