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会撑住”!抗疫期间,这些中小微企业在咬牙坚持

冯珊珊
2020-02-13 09:31:44
王芳、饶平、曹阳……他们是各行业千千万万工作者的缩影。但他们身后,也确实有一批有可能“撑不住”的中小微企业。

办公室.jpg图片来源:Unplash

“停工期间不会裁员,会按社平工资2080元发放……大家都不容易。”

“早上又发一车救灾物资,现在很多送货的司机送完货要隔离,真是两难。”

“老板和员工都挺困难的。不过,我们自身的困难可以克服,住院病人更困难。”

这些话,来自于外贸从业者、物流公司创始人,以及正身处疫情中心的武汉律师。

他们都是普通的白领、创业者。疫情之下,尽管生活不便,甚至遭遇生存压力,但他们仍然对未来保持信心。

他们说,“我们会撑住。”

“撑住”,于一线抗疫人员来说,于后方支援的个人、企业、机构来说,于很多陷入复工缓、招工难、资金周转遭挫的中小企业来说,是一种“咬紧牙关坚持”的信念。

停工不裁员

“我们原本打算2月5日开工,现又延至17日开工。”王芳11日告诉时代财经,她所在的外贸企业又延期复工了。

王芳是浙江地级市的一家外贸出口型企业的中高层管理人员。据她介绍,其所在企业员工有约130名,本地、外地员工各占一半,平均年龄43岁左右,受教育程度均初中以上。王芳也透露了公司的薪资水平,“在3500—4500元。”

至于疫情对公司带来的影响,王芳表示,“因为疫情发生在春节期间,对业务影响在可控范围之内。”

王芳表示,公司停工期间不会裁员,还会按社平工资2080元发放。“员工没有收入保障,肯定对生活会造成一定压力。现在大家都不容易。”

在浙江千里之外的深圳,积极投身抗疫的饶平很苦恼。“早上又发一车救灾物资,现在很多送货的司机送完货要隔离,真是两难。一边需要救灾物资,一边司机很容易被隔离。”11日,饶平对时代财经表示。

饶平是深圳一家物流平台公司的创始人。经过几年的发展,其物流平台已经积累了将近300万货车司机用户的信息。

“物流人解决物流事。”在饶平看来,在抗疫期间为紧急运输提供服务,也是互联网物流平台发展的机会。

为了缓解疫区的物流困境,饶平的运营团队利用平时积累的货车司机大数据,主动通过站内消息、微信、手机电话等方式,与一些经常跑武汉方向,且平台评价、口碑比较好的司机联系,希望这些司机能提供支援。

让饶平感动的是,“大部分货车司机都非常有担当,能够在这个特殊的时候,逆行在去武汉的公路上。”

“由于疫情需要,很多地方封路,各公益团体、物流公司、货车司机一定要物资接收单位的接收文件,否则路上有很多不便。”饶平向时代财经介绍,截止到2月8日,整个运营团队通过平台大数据,已经为武汉疫区调度了280辆货车,完成救灾物资运输8500多吨。

2月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用好专项再贷款政策,支持银行向重点医疗防控物资和生活必需品生产、运输和销售的重点企业包括小微企业,提供优惠利率贷款,由财政再给予一半的贴息,确保企业贷款利率低于1.6%。

饶平对此很期待。

QQ图片20200212171036.jpg

饶平公司支援疫区的物流车队。

鉴于疫情形势严峻,饶平所在的物流园还没有复工,很多企业下单后却找不到运输公司。但即便如此,面对运力、管制、运价等各种复工门槛,饶平仍然坚定地表示,“我们会撑住。”

深圳向北千余公里,就是饶平物流平台上那些逆行货车司机的终点站——武汉。

“社会各界对湖北,尤其对武汉的无私援助,令人感慨,感到大家庭的温暖。”在武汉从事律师工作的曹阳11日与时代财经提起这段时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场景时,仍很感动。

曹阳所在的律所位于湖北自贸区武汉片区,他是律所的管理者、出资人。曹阳22号接到通知(武汉封城)后,因感到疫情严重,便决定就地隔离。

“我们从事的是法律服务行业,目前多数单位还未开业,交通不方便,工作停滞。律所按政府通知,拟本月14日开业。” 曹阳坦言,现阶段,“老板和员工都挺困难的。不过我们自身的困难可以克服,住院病人更困难。”

曹阳现在最大的希望是,武汉疫情能尽快有根本性好转。

中小微企业承重压

王芳、饶平、曹阳……他们是各行业千千万万工作者的缩影。

但他们身后,有一批有可能“撑不住”的中小微企业。

“对于一家养着170位员工的公司来说,如果一个月没活干,公司老板就得准备好400-500万现金流。对于数量众多的小微企业来说,他们离破产或许只有一两个月。”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浙江民营投资企业联合会会长周德文11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算了这样一笔账。

周德文认为,此次疫情和非典一样,始发于上一年12月左右,传播规模和范围大于“非典”,但防控力度和重视程度同样也大于“非典”期间。“叠加今年春节较早,如果疫情短期没有缓解,考虑到返乡群体滞后返工等因素,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大概率一季度就会开始显现。”

至于哪些领域受影响较大?周德文分析,基于宏观视角,需求和生产骤降,对投资、消费、出口都会带来明显的冲击,短期内会带来失业上升和物价上涨。从中观行业而言,餐饮、旅游、电影、交通运输、教育培训等受到冲击最大。对于微观个体的影响,民企、小微企业、农民工等受损程度更大。”

春节假期结束后,部分区域可能面临“用工荒”的问题,尤其是疫情比较严重的湖北、广东、浙江及上海等省市。

周德文说,南方的工厂可能招不到工人,因为工人出不去,而北方有些地方可能开不了工,因为没有市场。“用工荒或各地开工时间不一、生产配套、交通运输问题等将影响部分企业的正常生产。”

像地处东南沿海的浙江,作为人口大省,常年有数百万人在世界各地经商,民营企业、中小企业是其重要的经济基础。但目前浙江省内多个市县已采取封村、封路、封小区等隔离措施,使得不少中小企业生产经营不能正常进行。

周德文分析称,此次疫情对企业复工冲击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由于复工时间限制、员工实际返工情况、复产中的防护标准和物质条件等问题,工业生产活动可能被动推迟;第二,年后制造业订单交付将出现延迟,合作的上下游会受到影响,生产企业面临损失;第三,推迟复工、外地员工被隔离期间,企业仍然面临固定费用支出,如租金、贷款利息等。

抱团过冬

周德文认为,救助民营、中小企业,政府应首当其冲。“疫情、经济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更重要。信心来自哪里?企业的信心来自政府对它们的坚定支持。”

他建议,在坚决防控疫情的前提下,政府也要重视恢复生产、重振经济的工作,各地应该出台特殊帮扶政策,”特别是省一级政府,既要防御风险,遏制疫情的蔓延,同时也需要对中小企业、民营企业,采取一些非常措施,或者非常的法规,进行扶持。“

周德文认为,作为短期的外部冲击,此次疫情不会改变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发展趋势,但疫情会使得中长期结构性改革的推进压力比以前更加大,对企业转型的要求也更加紧迫。

对于中小微企业承受的巨大压力,周德文建议,相关企业应该更好地“抱团过冬”,”一是政企抱团、二是银企抱团、三是强弱抱团、四是行业抱团、五是内部抱团(企业主与员工抱团)。“

“企业内部的抱团是渡过寒冬的保证。老板只有团结全体员工,坦诚企业困难,争取员工理解支持,企业才能上下同心,战胜疫情。” 周德文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王芳、饶平、曹阳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马云全球捐献惹质疑,盖茨遭疫苗阴谋论……中美科技巨头“抗疫” 不易
桑田智能“二兔开门”:抗疫守门人
确诊超8万,欧洲这个“抗疫优等生”终于建议民众戴口罩了
华人眼中的日本抗疫:日本人发烧还坚持上班呢!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