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课不停学第n天:被万点暴击的老师,摄像头监考下的学生,分身乏术的家长

张银慧 余思毅 于小娟
2020-02-15 10:33:30
疫情之下,“停课不停学”成了网上议论的焦点,一时间褒贬不一。

近日,定位为“专为企业打造、旨在提升办公效率”移动办公平台app“钉钉”承受了万千祖国花朵的“怨念”——大量中小学生毫不留情地在应用市场里给这款APP留下了一星差评。

图片1.png图片2.png2月14日,苹果“App Store”中对“钉钉”的部分评论这只是近几日在线教育“全民疯狂”的一个缩影。

据时代财经了解,目前,广东省要求各级各类学校2月底前不开学,提出同样要求的还有江苏、浙江、上海、重庆等地;黑龙江、香港则要求开学时间不早于3月2日;而在疫情最严重的湖北,已明确要求延迟入学,开学时间待定。同时河北、天津等多地也宣布开学时间待定,将根据疫情防控情况另行通知。

与此同时,“停课不停学”也成了网上议论的焦点。

为了回应社会关切,教育部对如何开展“停课不停学”已有多次解读。2月14日,教育部在官网发布《关于在疫情防控期间有针对性地做好教师工作若干事项的通知》,其中提出:教育部门和学校要把握好教学内容的适量和教学时长的适当,不得违反相关规定安排教师超前超限超纲在线教学,不得要求教师在正常休息时间进行授课。

尽管如此,这个号称“史上最长的寒假”还是让教育行业切换到了不同的轨道。大大小小的教育机构纷纷从线下教学转移到线上课堂,无数流量涌向钉钉、企业微信、腾讯课堂以及其他教育类直播平台。

时代财经于2月13日采访了多位中学教师、学生以及家长,通过了解他们在“云上学校”的状态,希望了解到疫情中在线教育的现状。

直播很尴尬,遭受万点暴击

高三 老师

“老师,你走点心!”

“老师,你那边声音太杂乱了。”

“老师,你在吗?”

“老师,你那个课件为什么不动?”

……

家里网络瞬间崩溃,正在直播的界面突然变成一片沉默的蓝屏,几百个学生的留言穿破网络呼啸而来,提前熟悉的直播操作在脑海中化为空白,高三老师章丰的心理正在承受着一万点暴击。

“面红耳赤、触目惊心”,事后,章丰用这些词汇向朋友表达自己当时的心境。

这是一次难忘的直播尝试。章丰是山东一所重点高中的高三语文老师,兼任班主任。在教育部宣布2020年春季开学延期并提倡“停课不停教、不停学”后,章丰所在的高中也紧锣密鼓地展开了线上教学的计划:提前录制课程、直播时放录制好的教学视频并答疑。

“刚开始,我们比较抵触网络录播。”章丰告诉时代财经。一方面,章丰和同事们从来没有直接通过线上授课;另一方面,家中的网络、设备未必完善,教学资源也比较匮乏。

但在这个特殊时期,线上授课似乎成了最有效的方法。“即使高考延期,大家面对的形势是一致的,孩子们这段时间荒废了的话,就失去了竞争的起点。”在这般想法的驱使下,章丰和同事们硬着头皮去学习、去尝试、去实践。

“你肯定想不到我现在同时用着几台电脑?”在聊到所用设备的时候,章丰笑着说道,“两台电脑,三个显示器。一台电脑用于录播,一台电脑同时操作着学习资料。”

微信图片_20200214232226.jpg章丰家里的办公电脑,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现在,章丰已经完全接受了线上授课这种形式,“线上教学绝对是有必要的,我现在觉得学点这种操作也挺好。”据她介绍,学校也在优化线上授课的形式,比如通过引进“网络小课堂”增加课堂的互动性。

最近,章丰用抖音开了一个别开生面的班会。那天是线上授课以来的第一个休息日。“俺家小孩一上午什么都不干,就等着11点看老师直播,我们全家都在看你直播。”有学生家长告诉章丰。

当天的班会充满了欢乐和温情,有学生调侃:“老师你要开滤镜、开美颜,你45度角最美。”“老师你别用手举着,你用脚举着。”“我过年胖了7、8斤,回学校第一件事是减肥。”……

有学生说,回学校第一件事是擦桌椅,“它们肯定落满了灰尘。”,还有学生说,“我开学后要抱我的同桌”,“我要抱住老师,抱五秒。”……

“看得我都流泪了。”章丰说。那是少有的老师与学生亲近的时分,“学生和班主任之间不需要再这么严肃,两者之间不仅仅只有紧张、焦虑、匆忙的学习。”

孤独的网课,学到眼睛疼

高三 学生

对网络拉近老师与学生之间的距离,章丰的学生张子明也有感触。

老师在屏幕另一端因为网络问题手忙脚乱时,“我们就比较敢说,会把老师的不足或者问题直接说出来。”张子明告诉时代财经,在平时线下上课的时候,学生们没这么大胆子。

但更多的时候,张子明体会到的是沟通不便。学校目前用于网络教学的工具是“课后网”。在直播过程中,学生有疑惑只能编辑文字提问,且看不到其他同学提的问题。

“同学之间没有了交流讨论,缺少碰撞。”张子明向时代财经表示。为此,他和同学在直播听课时偶尔会开微信群语音,但效果并不好。

在家里通过网络上课,屏幕那端是老师的“守护”,这端是家长“24小时陪伴”。“我感觉自己在家里是被孤立的,班主任和父母站到了一边。”张子明笑称。面对这种情况,他有时候会找小伙伴倾诉,但那和在学校时的感受完全不同。

但即使线上教育还有一百个要改进的地方,但张子明和他的同学已经心满意足。“如果没有网络教育的话,我们在家里会非常慌。”

山东是人口大省,高考竞争尤为激烈。2019年,山东省夏季高考本科录取率约为49.8%;可以对比的数据是,北京2019年的高考本科录取率为87.3%。在这种境况下,在线教育对于千千万万的山东高三学生来说,显得尤为重要。

在距离张子明所在地300多公里的山东聊城,高三学子玉佳做完了一套模拟题,终于迎来半个小时的“课间休息”。

考试,几乎是所有高三学生的日常,即使学生们在家上网课,也要“雷打不动”地执行。

玉佳的老师提前上传了电子版考卷,学生需要自主下载并在规定时间做完,然后将答案拍照上传到班级课业微信群。在这个过程中,玉佳需要用到两个设备——平板电脑和手机。

“一般是用平板阅题,手机则需要打开摄像头拍我的考试情况。”据玉佳介绍,考试过程中,学生和老师都要全程开着摄像头,以方便监考。

玉佳所使用的软件是“云视讯”,“我们的软件很不给力,总是卡顿。因为大部分考试都是要开摄像头监考的,但是软件根本支撑不住全班这么多人同时在线,经常会被挤出来,然后就断线了。”玉佳说道。

6:50早读,7:30吃早饭,8:20第一场考试开考……直到22:00,一天的学习结束。

“一天下来最大的感受就是眼睛疼。”2月13日,在难得的休息时间,玉佳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但是没办法,毕竟关键时期。” 对于只剩几个月就要奔赴高考战场的她而言,因疫情而延长的寒假只会徒增紧张情绪。

微信图片_20200215102035.jpg玉佳的课程安排,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玉佳还是一名艺术生,结束了艺术联考后的几个月正是她补足文化课的关键时期。“目前还有很多东西都没复习到,本来按照一开始的计划完全可以学完,现在所有的节奏全被打乱了。”

刚说完,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到了,老师又上传了一套新试题,等待玉佳的是下一场生物模拟考试。

生活和工作失去了边界

初中 家长

相对于高三学生“水深火热”的学习状态,9年级的依琳要轻松许多。

伊琳在每天结束了半小时的早读后,总共还需上8节课,晚上也没有“超长续航”的晚自习,“早上8点上课,每节课45分钟,跟在学校是一样的。”2月13日接受采访时,依琳告诉时代财经。

同样使用钉钉上网课的依琳,没有打游戏、没有忘记闭麦,因此也没有被老师抓包的尴尬时刻。“自觉”、“认真”是老师们经常给予她的评价。

在学霸的世界中,似乎只有对“学什么”的思考,而没有“在哪学”的纠结。对于依琳而言,场所的变更对学习效率影响不大。“其实在学校学习肯定会更舒服,大家一起上课跟现在一个人在家的氛围是不一样的,会有点不太习惯,但总体差距不是很大。”依琳说。

比起依琳无所谓的态度,依琳妈妈则向时代财经表达了不满:“我是不太赞同网络直播授课的。”

按照学校安排,每天每个直播间有四位老师授课,每位老师上两节课。“依琳在的直播间包括了7个班的学生,一个老师给几百个孩子上课,我觉得效果不好。其次,不是自己熟悉的老师,孩子可能不太适应老师的教学风格。”依琳妈妈告诉时代财经。

此外,长时间面对屏幕对孩子视力的影响也是依琳妈妈担心的问题,“她本来近视就有五六百度了,每天手机、电脑轮着看,对眼睛肯定是有影响的。”

依琳妈妈在出口供应公司工作,平时是个“大忙人”,即使目前是远程办公的状态,业务电话也总是接二连三地打过来。但令她欣慰的是,孩子的学习不需要她操太多心,而她的教育观念也更偏向培养孩子的自主学习能力。

“我是不太喜欢一个劲地催孩子,她现在已经9年级了,应该有自主学习的能力。”依琳妈妈表示。

然而,像依琳这样能自主学习的学霸并不多见。注意力难以集中、贪玩、好动是许多中小学生在学习时面临的重大挑战,这也消耗着家长们的精力。

“要忙工作,还要监督孩子学习,完全没有办法,但两方面都得顾上。” 2月13日下午,广州何女士接受时代财经电话采访的半小时内,她的手机不停在振动,既有领导发来的工作指示,还有她家孩子七位任课老师分别组建的七个家长微信群的消息。

何女士的孩子就读于一所私立中学,正上7年级。2月12日,老师们公布了远程教学方案——家长加入任课老师组建的微信群,每天接收各科布置的教学计划后转给学生。这一方式,既要让学生能及时获取教学信息,又要让家长监督学生。

这对老师来说“一石二鸟”的方案,却让何女士焦急万分。

何女士是一家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每天有不少工作任务需要上传下达。但现在,她每天还要关注7位任课老师分别在7个群里发布的信息。

由于每个科目的老师至少教两个班级,所以每个微信群至少有七、八十人。在群里,学生要上传背诵课本的语音、提交作业完成的照片,老师要答疑……从早到晚,何女士的手机都在被各类微信消息轰炸着。

何女士一家非常重视孩子的教育,并想方设法让孩子就读于私立学校。之前,在学校封闭学习时,学校的课程就安排得满满当当:从早7:30的晨读到晚上9:00晚自习。如今在家学习,“学习时间还增加了,晚上9:30才结束。”何女士告诉时代财经。

孩子的班主任老师在微信群里告知大家,复课后将进行测试,检验在家学习的效果,因此,何女士和孩子丝毫不敢松懈。

何女士对现在的局面无可奈何,她认为生活和工作已经没有了边界,随时要“盯梢”孩子无休无止的远程学习。“没有办法啊,真希望疫情早点结束。”她叹气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出售资产推高利润,绿地香港不谈规模只谈稳健
万科员工集体向清华大学捐赠2亿股万科股票,一次性捐赠不谋求商业回报
太兴集团去年净利下跌逾10% 港式茶餐厅不叫座了?
美图告别手机这一年:净亏损收窄77.7%,营收增长3.2%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