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重新大选,总理内塔尼亚胡使尽浑身解数仍陷危机

刘沐轩
2019-09-18 18:41:01
目前的结果显示,利库德和蓝白党两大党派打成平手,内塔尼亚胡在用尽办法拉票后可能仍然要面对政治生涯和腐败指控的危机。

时隔5个月,以色列再次迎来大选。

当地时间9月17日,以色列举行第二次大选投票,两大热门党派分别是由现任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所率领的“鹰派”利库德政党,以及由以色列前国防军总参谋长本尼·甘茨带领的中间派蓝白党。

根据美联社报道,部分统计结果显示,截至北京时间16点,双方各占议会120席位中的32席。这与4月大选的结果相似,这也意味着,即使内塔尼亚胡能够再次以微弱优势当选,也可能再遭组阁“滑铁卢”。

面对近5个月的僵局,内塔尼亚胡使劲浑身解数,采取了许多颇具争议性的拉票手段。

煽动民族情绪,许下战争诺言

在此前4月份的以色列选举结束之后,利库德集团在议会中占有36个席位,而主要对手蓝白党夺得35个席位。然而直到5月29日法律规定的最终期限,内塔尼亚胡也未能成功与其他党派组阁,被迫提出解散议会重新大选。

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内塔尼亚胡于9月16日再提他的吞并计划。

作为以色列“鹰派”代表人物,他对巴以冲突问题始终保持着强硬态度。早在今年4月6日,内塔尼亚胡就首次提及,他打算把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纳入以色列领土。

5个月后的9月10日,内塔尼亚胡再次许诺,如果他领导的利库德集团选举中获胜,以色列将把约旦河谷和死海北部纳入领土,吞并约旦河谷将成为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地区实施更广泛主权的“第一步”。这一表态当即遭到巴勒斯坦方面的强烈谴责。

据了解,以色列自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以来就一直占领着部分约旦河西岸地区,而约旦河谷占整个约旦河西岸面积的三分之一。

德国总理默克尔于17日批评内塔尼亚胡的“吞并计划”,称其会破坏巴以和平进程,并重申德国将坚持以“两国方案”解决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争端。

“两国方案”是巴以冲突的政治解决方案之一,其主张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两个国家依据1967年的边界线和平共处。

面对胶着的选情,内塔尼亚胡拒绝承认失败,并在当地时间18日向他的支持者发表讲话,将矛头指向国内的阿拉伯选民。他公开质疑阿拉伯少数民族对国家的忠诚度,称他们否定了以色列作为一个犹太民主国家的存在,并且发誓要组建一个不包括阿拉伯政党的“强大的犹太复国主义新政府”。

此外,内塔尼亚胡上周还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篇“阿拉伯人想要消灭我们所有人”的帖子,之后他的账号由于以色列相关法律和仇恨言论被封禁了24小时。

这一策略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国内阿拉伯人对其种族主义和煽动行为的指责,他们选择站出来为自己积极争取权利。

据美联社报道,以色列公民中阿拉伯人约占20%。在4月份的投票中,阿拉伯少数民族的投票率低于50%,许多阿拉伯选民抵制投票。

而以色列阿拉伯政党领袖艾曼·奥德为了提高投票率,将各个阿拉伯政党联合起来,于周二敦促他的阿拉伯同胞投票,并称内塔尼亚胡为“煽动反对阿拉伯人的昏庸总理。”

这无疑导致了以前从未在以色列政府中任职的阿拉伯党派此次也表现强势,民意调查预测,他们有可能将成为议会中的第三大政党。

undefined以色列伯利恒市的隔离墙上,一幅新时代的《兄弟之吻》象征着内塔尼亚胡和特朗普的紧密关系

“抱紧特朗普大腿”

除了在以色列国内频频表明其鲜明的立场,内塔尼亚胡还打外交牌,借助国外的力量为自己宣传,在这其中,紧跟特朗普成了他的“基本国策”。

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政治学的内塔尼亚胡对美国有着深刻的了解,他深知以色列与美国外交关系的重要性。但在美国两任前总统克林顿和奥巴马执政期间,由于美国保守派政府主张巴以和平的“两国方案”,与内塔尼亚胡的主张相悖,美以关系一度陷入了低谷。

然而直到2017年1月特朗普上台以来,两人对上了脾气,美以关系大幅改善。

特朗普也频繁表态站在以色列一方,认定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并把美国驻以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更削减了对巴勒斯坦的援助。

今年3月25日内塔尼亚胡访美期间,特朗普还表态美国“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戈兰高地是叙利亚西南部一块狭长地带。以色列自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一直占领着这片区域,拒绝归还叙利亚。而目前国际社会还未承认这一区域是以色列领土。

美国独立性民调机构及智库机构皮尤研究中心在2018年初对25国所做的民调显示,在以色列,特朗普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和地区都更受信赖。在德国和法国,都只有约10%的人对特朗普有信心。但在以色列,有69%的人对特朗普抱有信心。而在美国本土,特朗普的民调支持率也从未超过50%。

9月14日,特朗普在推特上透露他与内塔尼亚胡在当天进行了通话,讨论美以两国签订共同防御条约的可能性,以进一步巩固双边关系。舆论普遍认为,特朗普此举是为内塔尼亚胡参加议会选举造势。

对内煽动民族情绪许下战争承诺,对外抱上“外援”特朗普的大腿,内塔尼亚胡之所以如此拼命的宣传拉票,是希望执政掌权后通过立法使他免受预期的起诉。如果他没有获得豁免权,此后的正式起诉将给内塔尼亚胡带来更大的危机。

2017年8月3日,以色列警方证实了内塔尼亚胡涉嫌从海外商人收取价值高达28万美元的贿赂。此外,他还贿赂以色列报业大亨和电信公司高层,以换取对自己更有利的报道。

对此内塔尼亚胡回应称,这些指控毫无根据,他将继续担任总理。

而今年2月28日,以色列总检察长阿维哈伊·曼德尔卜利特正式宣布,他打算就这三起案件对内塔尼亚胡的贿赂和欺诈提出诉讼,听证会预计下个月举行。

谁来打破僵局?

阻挡内塔尼亚胡继续走上“人生巅峰”的“拦路虎”,是与利库德集团不分伯仲的蓝白党。该党成立于2019年2月,主张限制总理任期、维护少数民族权利、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就和平协议进行谈判。与内塔尼亚胡相比较,蓝白党领导人甘茨态度温和,并在18日表示“愿意与所有人谈判”。

五个月内的两次平手使得民众的焦点逐渐转移,向新兴的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魁阿维格多·利伯曼和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望去。

利伯曼在内塔尼亚胡第一任期内就担任他的高级助手,可以说是现总理的“第一门徒”。在今年4月的大选后,利伯曼由于不想让极端正统派犹太势力扩大而辞去了以色列国防部长的职务,间接导致了新政府组阁失败。他组建的“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在民调中预计将在议会中获得8-10个席位,使得两大主要政党几乎不可能在缺少利伯曼支持的条件下取得多数席位。因此他也被媒体称为“最大赢家”和“造王者”。

利伯曼在17日表示,以色列目前只有一种选择:两个主要政党和他的政党联合组建一个跨民族的广泛联盟。

而另一个焦点——总统里夫林的任务是选择更有可能组建稳定政府的候选人,在做出最终决定之前,里夫林将在未来几天与各方协商。虽然根据以色列法律,总统只是国家元首,没有实权,但在当下利伯曼的建议对于谁将被任命为总理候选人将会有很大的影响。

据悉,候选人将有6个星期的时间组成联盟。如果失败,里夫林可以给另一位总理候选人28天时间组成联盟。若这仍不起作用,新的选举将再次被触发。里夫林表示,他将尽一切可能避免这种情况。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在迪拜淘金的华人:被疫情重创,想回国又怕被骂“千里投毒”
伊朗告急!死亡率超全球平均水平20倍,疫情或影响全球原油供应
IMF预警中东石油危机:2万亿美元财富15年内恐全部耗尽
口罩紧缺成世界难题:北美供不应求,欧洲和中东严重缺货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