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风险上升 美联储7月或降息50个基点

徐津晶
2019-06-26 21:30:27
Vanguard集团亚太地区首席经济学家王黔预测,美联储或将在7月迎来一次高达50个基点的预防性减息,以此来延缓经济衰退的来临,刺激经济继续增长。

1561489464405042863.jpg

(2018年G20, 来源:路透社)

全球经济就像一辆减速的过山车,晃荡滑入了2019年的下半场。6月下旬,全球央行陆续召开内部会议,释放出宽松信号。其中,美联储似乎已在寻找降息的借口,为下一场衰退的到来做好准备。

目前,美联储的基准利率已在2.25%到2.5%之间,十年期的美国国债收益率更是在5月末跌至2.3%以下。与此同时,其他国家的央行利率甚至更低,以降息的手段来刺激经济的空间几乎已被压缩殆尽。

各国央行的量化宽松的举措,能否应对传闻中即将到来的衰退还未得知,但金融市场上悲观的情绪却从未消退。

风险仍在上升

全球经济在第一季度出现了小幅提振,作为世界经济引擎之一,美国一季度经济表现好于预期,GDP年化增速为3.1%,比去年同期的2.3%高出了0.8个百分点。因此,包括摩根大通和高盛在内的投行纷纷上调了美国GDP的增速预期,由此拉动了全球市场的信心。

然而,5月贸易摩擦的升级导致金融市场再次出现大规模的波动,并延续至今。各大机构也闻风而动做出判断,预计从二季度开始美国经济便要“降温”了,全年GDP将远低于特朗普所提出的3%的增长。这也导致投资者的信心再次受到打击。

对此,全球最大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Vanguard集团亚太地区首席经济学家王黔对今年全球的经济表现仍维持了年初时作出的预判,认为2019全球经济是有望实现软着陆的。但她随后做出补充说,“经济的风险确实是在上升。”

全球经济下行是长期的大趋势。”王黔表示,劳动生产率的下降以及人口老龄化都是全球,包括美、欧、日、韩和中国在内的主要经济体所面临的长期趋势。此外,从短期的角度观察,商业周期性的力量也在向下拉拽着经济的增速。许多主要经济体都进入了商业周期的晚期。

面对当前全球股市的震荡、贸易的摩擦、需求的放缓等诸多经济不利因素,作为经济学家的王黔却略显无奈。“经济的风险并不仅仅是通过经济的手段就能解决,大部分影响经济的风险还是来自于地缘政治。而这产生的结果就是,经济走向更难为大家所预料。”她说。

难以预期的政策必将导致投资信心的丧失,但基于对市场的判断,王黔认为政治风险带来的情绪恶化并不能准确地反映经济的基本面。“在我们的模型计算下,2019年出现经济衰退的概率为30%,2020年的概率为40%。但同时我们也留意到,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量化宽松能在一定程度上继续支持经济扩张。”

因此,王黔判断未来美国经济将实现软着陆。同时她也预测美联储或将在7月迎来一次高达50个基点的预防性降息,以此来延缓经济衰退的来临,刺激经济继续增长。

同样对美联储作出降息预判的,还有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该机构于26日发布《2019年三季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称,美联储或分别在今年三季度和四季度各降息1次。另外,考虑到2020年将是美国经济增长压力最集中的一年,预计美联储降息将持续,且如果形势急剧恶化,美联储很有可能进一步加大降息力度,比如单次降息50基点。

美联储方面也于同一日释放出观望信号。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出席纽约外交关系委员会活动时表示,降息将能进一步提振经济和股市。然而,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则认为,美联储在7月降息50个基点的幅度可能有点过火。

“赛点”就在G20

对于全球经济作出“尚未至衰退”的这一概括,还来自于一个重要的假设性前提——对贸易摩擦的判断。

贸易的不确定性从去年以来就牵动着全球经济脆弱的神经,王黔认为短期内贸易谈判既不能和解,也不会恶化。“已加征的关税不会被取消,还未实施的部分很可能会被推迟。本次G20(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四次峰会)将出现多个双边会谈的机会,最好的结果就是达成暂时的休战,然后慢慢谈下去。”她说。

目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他在2020的竞选连任,王黔分析道,特朗普与各经济体之间达成任何经济协议对他的选举都是不利的,会给竞选对手留下攻击的把柄。“他需要把这个‘口子’继续开着。在谈判的同时,当他需要把贸易作为选举策略的时候,便又有故技重施的机会。”

举着“关税大棒”,特朗普自执政以来已在全球范围内挑起了诸多贸易摩擦,包括对欧盟加征钢铝关税,并且进一步威胁要对欧盟加征汽车税,以迫使其加大对美农产品的进口;以关税要挟墨西哥解决边境移民问题;先后取消了与土耳其及印度的贸易普惠制待遇;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重启美日、美韩的自贸谈判。

世界贸易组织(WTO)于6月24日发布最新的报告显示,全球主要国家新增的贸易限制有可能阻碍全球经济。WTO称,去年10月至今年5月期间,20国集团新增的进口贸易限制所覆盖的规模达到3360亿美元,这是继上一季度4810亿美元的破纪录数据之后的第二高读数。

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Roberto Azevedo在报告中指出,这进一步证明了当前贸易紧张局势所造成的动荡仍在继续,将产生的负面影响包括不确定性增加、投资减少、贸易增长放缓。

“全球经济最大的变数就是贸易谈判。假设G20峰会的结果非常好,甚至是出现了阶段性的成果,对市场情绪将带来非常大的鼓舞,使得收益率曲线出现逆转。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短期之内没有必要降息。”王黔告诉时代财经。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3月PMI 回升至52%,国家统计局:单月数据不代表经济恢复正常
G20峰会:向全球注入5万亿美元,动用一切必要的政策工具
“遛狗”通行证酿商机 资本瓜分2024亿宠物经济
关店裁员  特朗普商业帝国遭重创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