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两会︱30%!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这次有了硬指标

胡卿如
2019-03-06 17:38:28
李克强指出,今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要增长30%以上。

小微企业_meitu_2 大图.jp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我们公司2015年成立,从2017年开始尝试申请银行贷款,国有银行、商业银行都试过,但直到现在还没拿到贷款。”3月5日的傍晚6点,在广州市黄埔区的一幢写字楼里,“重运宝”创始人朱伟星告诉时代财经。

对于贷款审核未批的原因,朱伟星称,“因为我们本身是轻资产的科技企业,没有固定资产担保,银行很难提供大额融资服务。”

与此同时,在距离朱伟星20公里远的地方,某区块链企业的创始人杜峰,也面临着同样的资金难题,“我们行业竞争大,担心银行贷款审批流程复杂,时间成本高,所以一直没有尝试通过银行去融资。而且,之前没有听到小微贷款这方面的宣传,也不知道该找谁。”

融资难叠加融资贵

朱伟星和杜锋所遇到的问题并非个案。在经济增速放缓、流动性趋于短缺的环境下,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愈加凸显。

尹振涛,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目前中国 5600 万家小微企业中,只有11.9%的中小企业能获得银行贷款。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会长李子彬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小微企业获得的贷款利率大多在13-15%,小微企业总的融资缺口达 22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当小微企业资金周转困难时,如求助社会资金,成本往往高达年化36%以上。

“虽然现在可以通过无抵押的信用贷融资,但是额度都很低,大部分不超过50万元,解决不了企业大额度的融资需求。”朱伟星说,例如物流公司跟上游货主的结算周期一般在三个月左右,下游司机都是现金结算,所以做3000万左右的物流业务,物流公司需要垫资1000万左右,几十万的信用贷无法解决问题。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小微企业融资研究报告》称,相较于小微企业的经济贡献来说,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的贷款支持力度不匹配,小微企业贷款业务尚存在未被满足的市场空间。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工商联副主席周桐宇认为,传统银行在服务占总量20%左右的头部中小企业方面有其优势,但在触达体量更小、代表我国经济“毛细血管”的小微企业方面,力有不逮。

究其原因,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对时代财经分析说,这一是小微企业的抵押物不足,难以满足传统金融机构以抵押物为核心的风控体系;二是融资成本偏高,主要是小微企业融资的单笔融资规模较低,单位规模的融资,金融机构的服务成本较高,导致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整体偏高。

“此外,小微企业坏账风险较高,由于小微企业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较弱,抗风险能力较低,相应地企业破产风险偏高,这使得许多金融机构不愿意给小微企业提供廉价的融资成本。” 黄志龙说。

在尹振涛看来,绝大部分小微企业由于没有可信的数据化记录,小微企业的运营成本、生意流水和客群消费类型等都无法被金融机构获知和核证,这导致金融机构往往无法对其融资风险做出有效判断。

此外,“传统信贷模式在服务小微企业时的可持续性也较差。银行向小微企业贷款的传统模式是以线下风控、线下放贷为主,该模式决定其如要触达更多的小微企业,难且动力不足。”尹振涛说,传统银行完成一家小微企业授信的成本在数百元至数千元不等,时间周期需要一月至数月,“在人工成本方面,据我所知,有的传统银行客户经理每年仅能管理(包括贷前和贷后)10至20家小微企业。

小微贷款要增长30%以上

如何有效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这已成为近几年政府、监管层高度关注的话题,针对小微企业融资的扶持政策更是在不断加码。

3月5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开幕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到,要着力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改革完善货币信贷投放机制,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精准有效支持实体经济,不能让资金空转或脱实向虚;加大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力度,释放的资金全部用于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在银行方面,李克强还指出,支持大型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增强信贷投放能力,鼓励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和信用贷款。李克强指出,今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要增长30%以上;清理规范银行及中介服务收费;完善金融机构内部考核机制,激励加强普惠金融服务,切实使中小微企业融资紧张状况有明显改善,综合融资成本必须有明显降低。

“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既有覆盖全国的商业网点,同时又能从央行和储户手中获得低成本资金,要求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增加小微贷款比例,既能提高小微企业贷款的可获得性,又可降低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黄志龙表示,“如果这一政策能得到真实落地,将很大程度上缓解小微融资难题,但也要防止国有大行在数据汇报过程中存在虚假报送的问题。”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国有大行过去更多支持大项目、大企业,从去年开始,国有银行陆续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加强对小微企业支持,既有客观上的需要,也反映了在利率市场化不同阶段,银行发展的内在规律。“从银行自身经营来说,为了维持息差也需要向小微业务渗透。” 鲁政委说到。

而在尹振涛看来,之前围绕小微贷款没有提出特别明确的标准,此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了30%这个具体的要求,这对金融机构不仅是个要求,预计下一步监管机构应该会出台具体的考核标准,这种硬性指标达到的效果会比较明显。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海南自贸港方案落地:部分企业所得税、个税上限均降至15%
重磅三连发!央行再创设两个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
供应链金融“卡壳”信用,政府数据共享或成“解题之匙”
时代早课 | 一季度企业信用贷款增量超过去年全年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