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小蕾:自贸区也要引入竞争机制

2014-06-18 10:21:07
上海自贸区金融开放创新当前取得了哪些进展?还有哪些创新的空间?

本报记者 盛潇岚 发自上海

自贸区挂牌以来,“一行三会”已经先后出台了51条金融支持自贸区建设的政策措施。近期,央行又相继出台了5个实施细则,包括支付机构跨境人民币支付、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开放、深化外汇管理改革、反洗钱反恐融资5项细则。

随着一系列政策的出台与落实,是政策上的极大创新。上海自贸区金融开放创新当前取得了哪些进展?还有哪些创新的空间?跨境人民币相关政策是否有利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相关的细则对自贸区乃至全国的金融市场有怎样的影响?就上述这些热点议题,时代周报记者在近日专访了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左小蕾女士。

“人民币暂时无法挑战美元地位”

时代周报:今年以来自贸区金融,跨境人民币业务新政一项接一项破冰,包括支付机构跨境人民币支付、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开放、深化外汇管理改革等。请问,你觉得近期哪项措施力度最大?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开放对人民币存款利率市场化有多大的影响?

左小蕾:外汇存款利率上限开放,我觉得这是一个步骤,一步一步走,都是先外币,后人民币,这没有什么,但能够放开一点是一点。没有什么力度大不大的问题,这就是个试点。这些政策都是在自贸区内的试点,要谈影响要看这里面有多大的生意,如果并不大也不会有很大的影响。关键是试点成功后扩大,作用就比较大一点。因为自贸区整个的规模是有限的,建立基础设施,建立清算结算的体系,然后扩大到自贸区之外,那可能对香港会是比较大的挑战。如果只是在试点范围内,这个影响是有限的。一点点地试,一点点地开放,一点点的地前推,这就是自贸区试点的作用。

时代周报:从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最新统计数据来看,人民币是全球支付货币市场第七大货币,但市场份额仅1.62%;是全球外汇交易市场第八大货币,市场份额2.22%;是全球贸易融资市场第二大货币,市场份额9%。境外对人民币的认可并不是很高,近期的政策是否有利于加强人民币的国际地位?

左小蕾:作用很小。人民币的国际地位还是不要太张扬,那么高调干什么?哪里能挑战美元的地位?此前,因为人民币升值,人民币的清算结算可能在某些领域有一定规模的增长,但是近期人民币贬值,人们持有人民币的意愿有所下降。不管怎么说还是无法挑战美元地位。我个人觉得也不是说不能挑战,但一定要注意,国际货币最重要的支持是经济,虽然中国的经济增长发展很快,但是要从发展阶段来说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还面临很多深层次的问题,所以一定要注意人民币国际化背后的支持一定要跟经济发展相匹配。我们要一步一步地推进,推进的速度要和我们目前的经济发展速度相适应,不要太超前,也不要太多的人为因素,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上海自贸区试点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我们怎么样去既能够控制风险,又能够推进改革开放,要摸索经验,切忌张扬。

时代周报:一系列细则的出现,在政策上是极大的创新。上海自贸区也一直围绕促进投资贸易便利化这个核心,大力开展金融创新。请问自贸区还有哪些创新空间?是否能真正打破金融行业的“条条框框”?

左小蕾:我觉得他们(上海自贸区)如果胆子大一点就把人民币的存款利率放开试一把。不过话说回来,存款利率放开应该是全国范围的,如果只在自贸区放开会造成大量的套利,投机的活动就会加强。中国的改革都是渐进的,慢慢试吧。

另外,不光是要试这些东西,还有些实体经济的更高标准的,所谓的美国的TPP、TPIP谈判的一些标准,他们应该试点一些这些东西,仅仅在金融领域,我觉得太虚了。未来的我们进一步地开放,去参与国际游戏规则,或者说新产业结构的布局,我们有多大的能力能够接得下来?是不是能够有更高标准的经济结构能够承受?我觉得可以在有些更高标准的全球未来产业布局上去做一些试点。金融都是高风险的,是不是试了以后能够向全国推广,怎么推广?这些都很难说。但是实体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我觉得他应该进行更高标准的产业的试点,为将来中国进一步地开放,进一步地融入新的产业布局的全球化、新的标准的全球化,这样可能试点的意义就更大一些。

“多从负面清单角度去试点”

时代周报:自从上海自贸区获批之后,各地掀起了一股申报热,全国范围内有20个左右省市申建,最近却有消息称自贸区申报热潮被紧急叫停,并打回重新审查。你觉得这是什么原因,是申报的地方资质不够,还是申报的方案没有体现出改革的方向?

左小蕾:要等上海试点得差不多,或者他们能够试点一些上海自贸区没有的东西,那就可以批。如果跟上海一样就没有什么意义。比如上海没有试点实体,我刚刚说的那些高标准新产业等,别的自贸区就可以批。

上海如果躺在这里慢条斯理的,这样不行。但如果形成竞争机制,再批另外一个,比如批到广东去,看谁先率先试点成功,就会有更多的创新,更大的思路,更好的试点效果,至少再批一个,这样才会真正有活力。在我看来,如果上海自贸区躺在试点的特权上,那么将会难有大作为。

时代周报:所以,你觉得自贸区挂牌以来效果没有达到预期?未来的发展空间如何?

左小蕾:我本人没有多少预期。上海自贸区成立以来是慢慢地去摸索、去研究、去探索,确定一些方向,但还是不清楚。在我看来,自贸区最大的意思在于负面清单。负面清单实际上要涉及到很多实体的东西。

当时是没有想清楚的,现在慢慢想清楚了,就要给压力,多批一个,有了压力就会推进得更快一些。到底去试点什么,试点的目标是什么,都还不是很清楚。本来在开始的时候,他们就没有想清楚,所以现在进展不大,我其实谈不上失望不失望。以后更多地从负面清单的角度去试点,从实体的方面去试点,可能意义更大。




2014诺奖得主中国行】专题报道之二

大时代里的小时代:五年诺奖中国行侧记

何佳:金融市场忙套利 小微企业融资难

尹中立:“房价半年不涨,金融风险就会暴露”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零关税、低税率……四大方面详解海南自贸港
海南自贸港方案落地:部分企业所得税、个税上限均降至15%
海南自贸港法被列为人大第二号议案,何时出台有待确定
商务部“点名”海南:进一步加快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