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微企业融资难症结:资金都忙着套利去了?

2014-06-17 11:01:51
在香港中文大学、清华大学双聘教授、美国休斯顿大学终身教授何佳看来,中国的金融市场存在很多套利空间,金融定价机制无法建立。在这样的背景下,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非常难解。

本报记者 韩玮 发自上海
   
6月6日,中国银监会主席王兆星在国新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我国广义货币M2达到116.88亿元,但同时,来自中国中小商业企业协会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小微企业从银行贷款感到困难的占41.8%,比较难的占31.03%,非常困难的占27.79%。

其实,改革开放至今,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题始终存在,却总是得不到解决。在香港中文大学、清华大学双聘教授、美国休斯顿大学终身教授何佳看来,中国的金融市场存在很多套利空间,金融定价机制无法建立。在这样的背景下,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非常难解。

资金都去哪儿了?

时代周报:从历史维度来看,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是否在恶化?

何佳:我们的金融体系从建立之日起就偏向国有企业。当初,证券市场成立主要就是为了解决国有企业的融资问题,银行系统也是如此。

而今,整个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国家一直倡导为小微企业融资。很多银行也做了大量工作,包括国有控股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等都设立了专门的中小企业融资部门,为小微企业提供贷款。

证券市场上,我们推出中小板;2009年,金融危机开始缓解后,又设立创业板。后来,证券体系还专门设计“中小企业私募债”,为小微企业融资服务。

国家一直很想解决这个问题,也花了很多力气,但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至今存在,而且某种程度上,问题越来越大。

时代周报:为何如此?

何佳:中国的金融体系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简言之,两多两难——中小企业多,但融资难;民间资本多,但找到好项目难。这背后的原因颇为复杂:一方面,国家希望资金能够进入小微企业,但另一方面,随着中国金融体系近年来的发展,一些问题也越发严重。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金融市场出现了很多套利机会。首先,我们的金融体系分为三大块,一块是中央高度集权的银行、证券与保险,由不同的监管部门分类监管;第二块,地方的准金融,包括小额贷款公司、租赁融资以及地方融资平台等,由地方金融办或者地方政府的一些部门进行监管;第三块,香港的离岸金融体系,中国主要的央企、国企、银行都在香港上市。各家证券、基金、期货、银行等在香港都设有子公司,这一块内容很大,对应的是香港的监管部门。由于多头分治,整个金融体系留有诸多空隙,进而制造了套利机会。

其次,中国的改革不是一步到位,而是逐步推进。渐进性改革的一个问题是改革的每一步之间并非无缝衔接,兼顾不到的地方就会滋生套利空间。

比如,人民币想走出去,我们就要先建立跨境贸易,深圳搞前海特区,上海搞自贸区,但目前推进得都不算顺利,很多人在里面做套利。举个例子,有些银行就通过清算的方式,把境外便宜的人民币转移到国内,赚取利差。
由于套利机会太多,即便利率市场化了,汇率市场化了,中国的金融市场仍然无法建立起完善的定价机制——一个对所有金融进行定价的体系。

正因为缺少这个体系,我们的股票市场,高风险、低回报,而很多理财产品,低风险,高回报。在这样的背景下,不要说资金进入小微企业了,实体企业都很难进,因为,所有资金都忙着去套利了。

银行家不是傻子。如果中国具备完善的金融定价体系,那么,银行贷款给小微企业,虽然承担高风险,但可以获得高回报,而目前的实际情况却是高风险、低回报,与此同时,如果银行投钱到信托,也有10%的收益,而且没有太大风险。那么,银行会怎么做呢?最近几年,这个问题已经越来越突出了。

“首先要解决套利问题”

时代周报:从去年开始,中央政府放宽了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的门槛。加快民营银行准入能够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的现状吗?

何佳:放宽民营银行准入,对于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会有一定的作用。毕竟,银行多了,竞争更多,贷款利率可能会下降。但实际上,现有阶段,银行已经够多了。

不过目前,进入民营银行的主要是一些网络公司,他们善于使用互联网思维和互联网技术,而现在的银行也开始运用互联网。在这个方面,两者会相互促进,最终可能有益于小微企业。所以,长期而言,积极效应会有一些,但短期来讲,不会马上出现明显的效果。

时代周报:为了获得贷款,很多小微企业目前只能转向小额贷款公司以及民间借贷。浙江省金融办的数据显示,2012年,浙江省小贷公司的平均利率为19.16%。而据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统计,2012年4个季度的民间借贷利率分别平均为25.62%、24.67%、23.96%以及24.59%。这是“80%以上得不到银行贷款的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如何才能有效降低这一成本,减轻中小企业的负担?

何佳:首先要解决套利的问题。中国政府应该充分意识到这样的规律,如果你的改革设计得不是很好,那么,其中必然会产生套利空间,进而,整个金融定价机制也就无法完善。与此同时,资金就流向低风险、高回报的地方,不再进入小微企业、实体经济。

目前,中国金融体系的设计确实存在问题,比如,股票不退市,发了债券不能违约,种种问题相互叠加,各种关系错综复杂。而只有把整个金融体系理顺后,我们才有可能解决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

其次,金融机构应该下更多功夫,改变针对小微企业贷款的商业模式。这个工作其实一直在进行。比如过去,银行不管是给大企业发放几亿贷款,还是借给小微企业几十万,都需要相同的人力进行贷前审查、贷后评审等工作,成本很高。如今,民生银行、平安银行、招商银行等相继改变了业务模式,对小微企业开启“批发”模式,从而降低了运营成本。

但同时,我也看到中小企业私募债的条款,这个债券条款的设计与针对大企业的私募债条款没有什么区别。类似这样的问题,我认为,金融机构应该逐渐改变它的业务模式,降低本身的运营成本以及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
总而言之,降低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涉及整个金融体系的设置及内部关系、金融机构的商业模式以及金融机构本身的商业化取向等,是一个综合性的复杂问题。

金融改革要与反贪腐挂钩

时代周报:在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上,政府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何佳:政府的角色非常重要。它的作用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监管,二是发展市场。在中国目前甚至是下个阶段,市场的作用不可缺失,政府的作用也不可缺失,比如,理顺整个金融体系,这是必须要由政府来主导完成的工作。

时代周报:既然如此,政府应该如何理顺金融体系?您有何建议?

何佳:首先必须要改变观念,企业能上市,那么就能退市;既然能发债券,那么就可以违约。我们必须要突破这一层,尽管确实很难。

其次,中央政府的反贪腐行动要与理顺金融体系相联系。其实,贪腐行为会制造不少套利机会,使得某些人不需要承受风险就能赚取很多钱,这对金融体系造成了很大的冲击。所以,我希望金融改革要与反腐结合,减少这种套利空间。

最后,我们需要很好的顶层设计,在推进改革时,每一步都要尽可能衔接,虽然不可能剔除套利行为,但要尽量减少这种可能性。

时代周报:其实,小微企业融资难是一个世界难题,国外有何做法与经验值得借鉴吗?

何佳:美国一个很重要的做法就是纳斯达克。任何企业,开张时最需要的是资本金,其次是流动资金,也就是银行提供的贷款。

我们现在正在学习美国,推动新三板。未来,技术含量较高的小微企业要想获得融资,这是一个重要的渠道。中国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也要依靠新三板。我对它寄予希望。





2014诺奖得主中国行】专题报道

大时代里的小时代:五年诺奖中国行侧记

左小蕾:自贸区也要引入竞争机制

尹中立:“房价半年不涨,金融风险就会暴露”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网易港股上市引爆打新潮 认购倍数或超90倍
央行下场购买小微企业信用贷款,降准降息还继续吗?
海南自贸港方案落地:部分企业所得税、个税上限均降至15%
重磅三连发!央行再创设两个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