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保姆易主 网贷行业会上演国资“大撤退”吗?

唐汪凯
2017-10-11 10:42:57
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欧阳日辉认为,国资是风险厌恶型的,会严格执行监管层的政策,不能说国资退出网贷行业会成为趋势,但至少那些没有金融从业经验和金融风险防控能力的国资会选择退出网贷行业,既避免顶风行为,也避免国资流失。

timg.jpg

10月8日,网贷平台钱保姆在官网发布股东变更公告,称其原国资控股股东内蒙古城投投资有限公司已将钱保姆平价出让给三家新股东。这三家股东分别为浙江五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辽宁森森农牧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晶峰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钱保姆国资背景的退出,是网贷行业现阶段发展状况的一个缩影。在监管趋严、格局未定的背景下,P2P平台生存压力与政策风险还在持续,停业及问题平台频出,这也导致了一些“国资”急于脱身,不得不退出网贷行业。

被“抛弃”的钱保姆

在钱保姆发布的股东变更公告中提到,由于近期互金行业各平台持续的负面新闻,加之行业舆论环境复杂,通辽市国资委要求下属企业退出互金行业,内蒙古城投投资有限公司将钱保姆平价出让给浙江五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辽宁森森农牧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晶峰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110912_59dae85886f6a.png

在国资看来,互金平台已经成为急需甩掉的不稳定因素。而对于平台,国资撤退,也将造成不小的影响。

公告内容还提到,辽宁森森农牧业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以参鹿茸健康保健食品为主,是修正健康饮品股份有限公司参茸供货商和线下销量渠道合作方。未来辽宁森森将推进各药企供应商与钱保姆合作,助力布局钱保姆“金融+生活”在大健康板块的发展。

这意味着钱保姆在变更股东后,主营业务也将面临大的调整。据悉,钱保姆在易主之前的业务包括不良资产处置、汽车消费金融按揭过桥垫资业务等。

网贷之家研究员刘美茹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国资背景的撤退,一方面平台实力或品牌影响力可能会有一定的减弱,毕竟平台可能会缺失一个可宣传的点;另一方面会削减投资人对平台的信心。但这也都取决于平台国资股东的实力,若是实力较弱或口碑相对较差的国资撤退,这对投资人或平台而言没什么影响,反而可能会带来一定的增信。

“平台业务是否会受到影响这取决于其自身的业务类型,比如车贷、消费贷等业务类型的平台受到的影响应该不是很大,主营供应链业务的平台且与国资股东有一定的相关性,受影响比较大。”刘美茹说。

此番易主之后,钱保姆运营主体浙江佰财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三个股东占股分别为,浙江五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占比51%,辽宁森森农牧业股份有限公司占比29%;上海晶峰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占比20%。

钱保姆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也表示,钱保姆股东方面的变更已经完成,但新股东的介绍以及业务方面的调整要等到11月份的发布会才会公布。

值得一提的是,钱保姆前控股股东内蒙古城投投资有限公司还全资控股了江苏金统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金统贷)。按照通辽市国资委的要求,下属企业需退出互金行业,金统贷或也将被出让。

国资“撤退”或成趋势?

钱保姆国资系背景退出,是网贷监管趋严、行业环境复杂背景下的缩影。据媒体披露,近年来国资悄然退出网贷平台的案例不下十次,包括像融和贷国资背景合肥兴泰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多多理财国资背景中国光大旅游总公司等都已将旗下网贷平台股权转让。

而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在现有223家国资系平台(包括停业及问题平台)中,停业及问题平台有43家,占比高达19.28%。网贷行业问题频出,跑路、兑付危机等现象也是屡见不鲜,在参股或控股了平台的国资们看来,整个行业风险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旗下平台出现问题,对于公司的声誉将造成不小的影响。

“国资撤资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考虑”,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欧阳日辉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一是监管层对互金的监管趋严,把风险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二是国资从资产安全的角度,逐步认识了互金的本质和运营模式;三是原来有的国资进入的平台本身存在风险,在整治过程中逐渐暴露出来了。”

近期深圳发布的网贷退出指引提出,“具有国有企业、上市公司、集团等背景的网贷机构,应由国有企业、上市公司、集团等提供合理范围内的资金援助,协助网贷机构尽量缩小不良贷款余额和待偿余额之间的差额”。

业内对此解读为,网贷平台背景方需为平台清盘部分兜底。如果说此前国资在旗下平台出现问题后,仅需承担声誉受损的风险,而在此之后,国资还会面临资金方面的损失。据此,有观点认为,当前网贷行业发展环境不利,国资为求自保,扎堆退出或成趋势。

欧阳日辉认为,国资是风险厌恶型的,会严格执行监管层的政策,不能说国资退出网贷行业会成为趋势,但至少那些没有金融从业经验和金融风险防控能力的国资会选择退出网贷行业,既避免顶风行为,也避免国资流失。

刘美茹则认为国资系退出网贷行业不一定会成为趋势。“首先,从国资系平台数量上看,变化不大,目前确实有不少国资系平台发生工商变更,变成民营系平台,但也有不少平台新进国资股东,成为国资系平台;其次,自去年《暂行办法》发布已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平台整改进程大多进入后半阶段, P2P网贷行业的发展环境也愈来愈健康,相信大多数希望发展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国资企业不会选择退出。”刘美茹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网贷已成落花流水,奥马电器“电路”失灵
微贷网官宣退出网贷 近百亿“未还”股价逆势反弹
小牛在线“良退” P2P网贷能否软着陆?
明星光环褪尽 唐德影视卖身浙江国资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