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华润电力隐瞒百亿煤矿交易内幕

2013-07-25 00:14:42
在这笔交易中,位于山西古交的三个煤矿被转让—原相煤矿、中社井田和红崖头井田,分别以41.69亿元、36.88亿元和4.89亿元成交。但本报记者调查发现,中社井田和红崖头井田根本就是一片

本报记者 邓全伦 赵卓 发自山西古交、北京

随着近日小股东将董事会告至香港高等法院,华润电力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润电力”,代码00836)三年前刻意隐瞒的一桩数额高达百亿的煤矿收购再次浮出水面。

“对此收购,即使在华润集团(下称“华润”)内部也是低调进行,当时有人反对,但华润强势推进,积极付款,”华润一位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交易信息未主动披露之外,时代周报记者还发现,华润电力与金业集团这笔交易还隐藏诸多内幕。

在这笔交易中,位于山西古交的三个煤矿被转让—原相煤矿、中社井田和红崖头井田,这三部分分别以41.69亿元、36.88亿元和4.89亿元成交。但经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中社井田和红崖头井田根本就是一片荒地,没有任何建设投资的痕迹,而金业集团在2003年6月取得的中社井田煤炭探矿权,在转给华润电力前的2007年12月29日已到期,该井田被指无效资产。

另外,华润电力购得的煤矿还存在亏损、停机停产现象,卷入风口浪尖的华润电力更深陷泥淖之中。

尽管和华润电力的煤矿交易备受质疑,舆论也沸沸扬扬,但金业集团似乎安然。位于朝阳区酒仙桥星城国际大厦C座18层的欧美亚太国际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下称“欧美亚太”)却一片寂静,各个办公室都大门紧闭,前台也鲜有人出入。

“张总(张新明)不在,其他相关部门的负责人都不在。”当时代周报记者前往走访时,欧美亚太工作人员如是表示。欧美亚太是金业集团的子公司,也是张新明在北京开辟的新战场。完成与华润电力的交易后,张新明将商战主场从山西转至北京,但这位在山西被称为“古交二汉子”的商人踪迹神秘。

过期无效探矿证卖出41.7亿

2010年2月9日,华润电力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润电力”,代码00836)旗下山西华润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和山西金业集团签订《企业重组合作主协议》,约定华润联盛、中信信托和金业集团以49%、31%和20%的比例出资,成立太原华润煤业有限公司(下称“太原华润”),并以这一新公司为主体,收购原金业集团的资产包。

其中最主要的资产就是三个煤矿:原相煤矿、中社井田和红崖头井田,这三部分分别以41.69亿元、36.88亿元和4.89亿元成交。

中投顾问煤炭行业研究员邱希哲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煤矿是指与直接影响煤炭开采的区域,主要包括巷道、井硐和采掘面,而井田则指矿井或露天矿开采的那一部分煤田,一般情况下,煤矿概念比井田所指范围要大,井田多是煤矿的一部分。

但是,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中社井田和红崖头井田根本就是一片荒地,没有任何建设投资的痕迹, 金业集团所拥有的不过是“中社井田精查探矿权”和“红崖头井田8#9#详探权”。

中社井田是金业集团2003年6月有偿取得的煤炭探矿权,当时的探矿权出让价4589.76万元(金业集团至今仅交了1840万元,尚有2749.76万元未缴纳)。但探矿权的有效期限在2007年12月29日已经到期。因此该井田属无效资产。

据山西省国土资源厅2009年11月15日《关于中社红崖头井田探矿权延续转让及划定矿区范围意见的函》(晋国土资函《2009》645号),明确指出:中社井田探矿权未在规定时间内申办延长保留期限,目前已超过有效期,其勘查许可证成为无效证件。

红崖头井田情况也是如此。根据国家矿产法规定,该井田自然收归国有。

然而,毫无基建可言,仅凭这两张早在2007年就已经失效的探矿许可证,金业集团将本属于国家的财产作价41.77亿元卖给央企华润集团。

这并非上述两个井田第一次被交易。

在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一份《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1民二终字第76号)显示,2007年,由于债务问题,金业集团和沁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书》,其中有一项是:金业公司将其持有中社井田、红崖头井田、甲醇项目(含龙子井田)等项目的40%股权转让给沁和能源,后者将投入2000万元人民币作为注册资金成立新公司运作上述三个项目。

就算除去龙子井田,以中社井田、红崖头井田40%股权价值2000万元计算,中社井田、红崖头井田的总价不过5000万元,彼时这两个井田的探矿权尚属有效期。

然而三年后,这两个井田身价暴涨近百倍。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随着炼焦行业全线亏损,金业集团经营亦出现严重困境,2009年6月3日,太原市委、市政府与大同煤矿集团召开“关于同煤集团重组古交金业煤焦化集团及古交市地方煤矿兼并重组规划”会议,决定由大同煤矿对金业集团进行重组。

2009年9月24日双方签订重组协议,同煤集团随后支付给金业集团10亿元预付款,10月1日向金业派驻百余人接管了金业公司,并为维护这些企业的资产和生产安全及持续经营投入了4.4亿元,又应金业集团请求借给其1.14亿元。

为何在同煤集团已经先支付了15亿元接手金业集团仅仅几个月后,金业集团又一女二嫁,并且身价再次暴涨至123亿元,至今是个谜团。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为这起收购案牵线搭桥的是另一位山西商人谢江,当时同煤集团给金业集团资产包定价为52亿元,但两者已启动的重组行为很快被紧急叫停,因为山西省政府主要领导接到了同煤集团高层收受张新明三套别墅的举报。

华润小股东维权案中的证人李建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谢江和张新明认识多年,因张新明欠了谢江很多钱,一直无力偿还,因此谢江积极帮助金业集团找买家,包括此前和沁和能源的合作也是由其牵头。

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一份2009年太原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对谢江的询问笔录显示:张新明欠谢江4.86亿元,但是只收到沁和能源代为支付的7000万元。

谢江在山西经商,但是其兄谢海曾在山西省煤炭厅工作,后任山西省煤炭运销总公司经理,之后又先后担任阳泉市和临汾市市委书记,目前在人大任职。

李建军认为,这三套位于上海的别墅,已经让52亿元的收购价注水,偏离了其正常价值。

面对指控,华润电力主席周俊卿在公告中解释,中社煤矿和红崖头煤矿早在2003年已获得了探矿权,后因地方政府进行煤矿资源整合,暂停办理探矿权转采矿权,但这并不影响探矿权的有效性,两家煤矿的采矿许可证正在办理中。

华润电力身陷泥潭

“原相煤矿一直在亏损?太奇怪了,要知道2010年、2011年都是煤炭交易最好的年景,但凡有矿能正常生产的,都赚得盆满钵溢,要是这样都亏损,那以后怎么办?”煤炭专家李超林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原相煤矿的职工亦对时代周报记者直言:“都好几年了,一直不能正常生产。一个烂摊子!”

此次收购的资产包由金业集团旗下10个实体组成,除了3个可采储量达2.55亿吨的煤矿外,还有两家焦化厂、一家洗煤厂、一家煤矸石发电厂、一家运输公司、一个铁路发运站和一家化工厂,总价123亿元。

华润内部人士举报称,其中一焦厂设备老化,工艺落后;二焦厂在收购时地上建筑手续不全,土地手续尚在办理过程中,还拖欠政府土地出让金4500万元。“这两个厂被华润收购后,连年亏损,仅2011年就亏5亿多元。”

而资产包里另一个煤矸石发电厂则是政策明文规定需关停的小电厂。华润内部人士称,华润接手后,该电厂一直停机停产,“有关设备已报废”,竟被评估为2.8亿元卖给了华润。

更荒唐的是,华润从金业集团收购时,山西金益化工有限公司仅有批文,没有任何实物资产,却被评估为6300多万元,让华润买走。

金业集团资产包的汽运公司,车辆破旧不堪,大多是没有牌照的黑车,评估时则不论新旧、残破,全按新车进行评估折价,其评估价值却超过9000万元。华润接收这些车两年多来,根本无法使用,现已成一堆废铜烂铁。

年报显示,华润电力2010 年全年度应联营公司业绩为 7.9 亿港元,较2009年度 的 8.9 亿港元减少 11.2%。当时公司指出下跌乃主要由于应太原华润亏损达 9530 万 港元。到2011年年报,全年度应联营公司业绩进一步下跌至 7.4 亿港元。

2012年中期报告显示,太原华润欠下华润电力高达23.79亿港元应收账款。

“太原华润煤业注册资本是40亿,如果交易额超过100亿,完全超出他们承受的范围,”中国人民大学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此前对媒体表示。

华富交易广场分析员李浩然分析指,华润电力利用会计制度上巧妙的安排,令华润太原“被”成为“联营公司”,证明管理层处理该项收购时已有心隐瞒细节。

野村发表报告认为,若华润电力这次所购入的山西煤矿价值为零,届时便要进行减值,若已行使购股权,购入中信信托手持的31%股权,资产减值约67亿港元。

张新明的发家史

煤矿交易备受质疑,深涉其中的张新明何许人也?在山西流传着一个段子,版本不同,大意就是每当打黑反腐涉事老板被捕时,总会不服气地嘟哝一句,你们怎么不敢去抓古交的二汉子?

二汉子就是张新明。张新明,1963年10月出生在古交市吾儿峁村,那是一片贫瘠的土地,1980年代,张新明只是一名在井下厮混了多年的挖煤工。

“精明、出手阔绰,就是靠私挖滥采起家,但是交朋友敢花钱,在山西政商警界都有极深的关系,而且其关系网还不仅限于山西,”一位熟悉张新明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上世纪90年代开始,张新明开始跑煤炭运输,1995年,张新明成立了山西华北黄金实业公司,专门做煤炭的铁路运输生意。

1998年,由张新明、张新跃、张星亮三兄弟和倪燕萍出资成立金业集团,其中张新明出资4000万元,占50%的股份。

2004年,张新明首次登上“胡润能源富豪榜”。但是这一年山西启动打黑行动,和其关系极深的太原市商业银行(现为晋商银行)行长吴元被捕,张新明也因此失去获取贷款的主要来源。

2009年6月,山西省展开声势浩大的煤焦领域反腐败行动,张新明被调查,被限制出国。

2010年7月1日,公安部接到有关张新明涉黑举报材料后,派专案组赴晋调查。

2010年8月,张新明即因伪造证件等罪名被河南省公安厅悬赏500元网上追逃。

目前,张新明踪迹仍然神秘。

(本报记者张蕊 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华润集团一把手“换血”:傅育宁退休,“空降兵”王祥明接棒
华润置地城市更新,从物理空间改造到社会价值重构
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建议将物业费定价权交由市场
时代热评 | 珠海华润银行诉讼缠身忙讨债,营收失速资产减值损失暴增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