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兵银行系高管 金鹰基金逆境图存

2010-11-03 22:28:00

本报记者 梅岭 发自广州

业绩为重,渠道为王。对于国内基金行业来说,2010年3月15日《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销售费用管理规定》新规的出台并非好事。规定颁布后,基金公司支付给银行的费用从20%-30%一跃增至50%-60%,基金公司俨然已成为了银行“打工仔”。而银行的这般底气,源于目前占据基金业销售渠道的70%的强大比例。

在今年,在销售渠道及管理费两者冲突并存的困境下的基金公司与银行的数次交手,成为考验国内基金公司“交际能力”的生存途径。相比和银行具有议价能力的大基金公司,那些本已在竞争夹缝中苦苦求存的如金鹰基金等小基金公司,以高额管理费获取银行渠道,广纳具有银行背景人士的加盟,便成为看似解决问题的办法之一。

7年3次高管离职

2010年10月20日,金鹰基金发布公告:任命郭容辰担任金鹰基金副总经理。本属稀松平常的人员变动,却由于郭容辰“完全银行系”的背景及金鹰基金此前从未停歇的人事变动,并在目前小基金公司欲扩大银行规模的背景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据郭容辰个人履历显示,在其加盟金鹰基金前是纯粹的“银行系”背景:历任交通银行深圳分行公司业务部部长、交通银行深圳华富支行行长助理、交通银行深圳福田支行行长、交通银行深圳分行个人金融部总经理、华夏银行深圳分行个人业务部总经理等。

“郭容辰女士现已正式参与金鹰基金的日常工作,并且一切正常”。金鹰基金相关人员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以“我们暂时不接受记者访问”为由拒绝透露公司的其他相关事宜。对于金鹰基金来说,此次郭容辰的银行背景的非专业人士加盟,早已不是新鲜事情,此前4月,在经过全球近半年的公开招聘后,殷克胜最终胜出就任金鹰总经理。而在掌舵金鹰之前,殷克胜履历显示为:深圳证监局法规处副处长。并在此前担任鹏华基金董事及常务副总经理。

一年内两位高管的换人,对于金鹰基金而言已属平常。据资料统计:在国内60家基金公司中,无论是5年留职率,或是2年留职率,金鹰基金均位居倒数第一。7年遭遇三次高管离职。

在最近的两年时间里,金鹰基金以25%的留职率成为基金经理留职率最低的公募基金公司。即每年年初还出现在5只金鹰基金产品中的基金经理们,到了年末四分之三便已离去。

在殷克胜就任金鹰基金总经理之时曾表示对业绩的不满:“2005年到2007年,金鹰基金失去了宝贵的三年黄金时间,公司的治理结构不顺是阻碍金鹰基金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

银行系高管加盟

作为总部设于广州的三家基金公司之一的金鹰基金早在2002年成立,但在8年后,却成为同期发展最慢的基金公司。据数据统计:金鹰基金目前管理资产规模约为50亿元,在60家基金公司中位列53名。而同城的易方达基金则在相同时间内资产大幅上涨,今年达2000亿元,金鹰基金不到50亿元的最新的资产,远远低于业内公认的100亿元的生存红线。

规模的长期“稳定”,使得金鹰基金实际控制人广州越秀集团几次按捺不住更换主帅,并在近年来以非专业人员,特别是银行系人员的加盟作为金鹰基金人事变动中一大“特殊”现象。

“对于相对比较弱的中小型基金公司,银行系的加盟是为了降低基金公司战略整合的成本。银行与其进行战略联盟,以后如果金融渠道放开的话,基金公司重组的成本会低很多。”国投瑞银基金策略分析师葛剑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金鹰基金的员工中,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发现:除了刚上任的郭容辰及殷克胜的银行及证监会背景外,金鹰基金第二任总经理詹松茂曾任现国家开发银行广州分行国际业务部经理。在其董事名单中,具有银行背景的人也可历数。

如金鹰基金董事郑德现任广州证券副总裁;金鹰基金独立董事颜俊曾任工商银行深圳市分行法律顾问。除此而外,2007年加盟金鹰基金,现任金鹰基金投资管理部总监的杨绍基,也曾任职于广东发展银行资产管理部。

而郭容辰的加盟,俨然象征金鹰基金“银行换基金”大戏的高潮来临。

剑走偏锋险处求生

“目前小公司交给银行的管理费至少是50%以上。因此有些弱势的基金公司就想从银行来挖到一个人。这是在想‘歪招’,用自己的收入去换来的,它净盈压力会越来越大,自己把自己往死里推。公司董事会想得太天真。”中国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王群航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据了解,目前国内基金公司的销售体系总体呈现银行为主,券商为辅,兼以基金公司直销和第三方销售的格局。其中银行以网点众多,拥有大量客户源的优势,占据了70%的基金销售市场份额。

2010年3月15日,证监会发布《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销售费用管理规定》。在新规实施前,基金公司的代销费用是按照“首发+尾随”模式支付。在这一模式下,2009年所有基金公司一共支付了41.21亿元的尾随佣金。平均付给银行的管理费用占每家基金公司的20%-30%。

而当新规颁布后,基金公司支付给银行的管理费猛增到50%以上。而这其中,易方达深证100ETF联接基金客户维护费占比高达64.90%。

在这般局面下,许多底气比较足的大中型基金公司对过高管理费纷纷抵制,与银行讨价还价。在两方相持下,对于如金鹰基金这般早已在夹缝中生存的小型基金公司来说,便想到了通过大幅提高客户维护费,获得银行在持续营销上大力支持的“舍近求远,舍小求大”的扩张办法。

“行业的生态现在并不好,现在是各想各的办法,从管理层来说是在想引进第三方销售来淡化银行的影响;有底气的大公司一般最高就是40%,银行到45%就不谈了;而弱势基金公司就想从银行来挖到一个人来获取渠道”。王群航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5只基金支撑业绩

据天相投顾根据2010年基金半年报数据统计显示:与同期相比,支付给渠道的客户维护费增幅排行榜中,小型基金公司位居前三名。其中摩根士丹利华鑫、民生加银和金鹰基金客户维护费支付金额增幅分别达277.74%、238.40%及166.61%。

金鹰基金客户维护费提升比例从2009年的7.72%大幅提升到2010年的13.32%,提升了近一半。并且在具有交通银行背景的郭容辰就任之前,金鹰基金托管人由2008年、2009年的中国银行变更为交通银行。

然而,提升近一半客户维护费这样的“舍小求大”的“识时务”举动,却没有给金鹰基金带来同比的回报。数据显示:上述客户维护费比例大幅增加的三个公司中,摩根士丹利华鑫今年规模增加了255.27%,民生加银规模增加了229.26%。而金鹰基金增加幅度,却意外的仅仅只有15.83%。

“小基金公司从银行找来一个人,就想打开一个突破口。这只能证明董事会太过天真。这是要从银行里面减少收入,这叫‘与虎谋皮’。关系好归关系好,但是这种原则性的问题是不会让步的”。王群航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打开金鹰基金官网,5只基金品种支撑着金鹰基金的所有业绩。在长期位于小型规模“打滚”之时,金鹰基金单只产品表现可圈可点,如金鹰中小盘在10月便获得10.75%的回报,并在过去两年内净值增长率达104.69%,在29只偏股混合性基金中位列第一。

“金鹰中小盘股我一直在推荐,它做得很好。其实金鹰基金这家公司总体来说,近两三年是做得不错的”。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王群航对时代周报表达了遗憾之情。

据王群航介绍:金鹰基金从之前的詹松茂、龙苏云的“龙式风格”到现在的投资总监杨绍基,在金鹰的产品上做得都相当不错。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和银行销售渠道不公正的做法,使得金鹰的发展陷入了困境。

“所以我肯定金鹰的管理层,金鹰基金的问题出在董事会太过天真,出在银行已经近乎‘无耻’的疯狂掠夺。”王群航最后总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高校基金最大单笔获赠!万科员工集体向清华捐2亿股股票,市值53亿
时代热评 | 台州银行净利润首现负增长,旗下村镇银行屡收罚单
中信银行转型零售难两全  制造业贷款再降373亿
四成基金公司年报推迟 人保添益踩雷违约债坐实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