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钧:人物速写两则

2011-12-29 03:56:58

王鼎钧

纽约唐人街是一个有趣的地方,我常常会见到一些有趣的人,他们从中国远渡到美国,在美国扎下根来,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人生观,以下就是这些异乡人的独白……

之一:某女士

婚后朋友问我,第一胎希望生男还是生女,我说“生女儿”。

为什么?

“下面的男孩有个大姐比较幸福。”

第二年,我生了个男孩,全家高兴,我赶紧说:“生女儿是我的第二志愿。”

可是以后第三胎第四胎都是儿子,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大家庭里,我这个媳妇连生贵子,算是很争气,给丈夫挣足了面子。我在笑逐颜开之余,不免怏怏如有所失。

那是计划生育高唱入云的年代,流行的口号是“两个孩子恰恰好”。我家超出限额一倍,不免惹人另眼相看,自己也确实辛苦。我们“外惭清议”,暗暗叫停,同时“内疚神明”,总觉得儿子都是“他”的,女儿才是“我”的。

渐渐地,我开始喜欢别人家的女儿,见面都有三分亲,忍不住给她买件衣服或者送一件小首饰,于是有人说我在选媳妇。我赶紧澄清,选媳妇是儿子自己的事,不是我的事,我只把她们当女儿。

“疼媳妇和疼女儿有分别吗?”

有,那像是橙子和橘子都可口,像旭日和夕阳都美,可是有分别。

我喜欢女儿,渐渐有了一群干女儿。朋友说,如果你自己有女儿,又怎会有这么多干女儿,她们都叫你“妈”,跟亲生一样,她们说我“赚了”。我连声称是,心中暗想,朋友借给你一张画,让你在客厅里挂几天,跟你自家的收藏能一样吗!

可是我已注定了没有女儿,有时候,我看见人家盼望男孩,生出来的净是女孩,和我恰恰相反,心中纳闷:生男育女这档子事,冥冥之中真有个主宰吗,他是怎样安排的呢,他究竟勤快还是懒惰呢,是精明还是糊涂呢,他心存善意还是和我们为难呢。人口专家说,千百年来,世上男人的数目和女人的数目有天然的平衡,除非有战争或者溺婴恶俗。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家家平衡一下呢!

每逢看见“遗憾”或“心愿未了”这样的词句,我总想起我没有女儿,我不甘轻易放弃这个愿望,为了生个女儿,我愿意来生再做女人。

之二:某君

“入籍”是移民最后一站,我从新移民一路行来修成正果。各位好朋友见爱,这天美酒佳肴,高朋满座,我如归故乡,只差一串鞭炮。

我十年前就有入籍的资格了,一直摆在那里没办。有一天我问自己,你是不是还要回到中国?当然没有可能。你在外面一个月可以住旅馆,在外面过一年就得租房子,如果在外面过一辈子,那就得买房子,“入籍”就是买房子。

还有一件事对我也是个刺激,儿子找工作填申请表,要他回答“你父亲是不是公民?”还有“你母亲是不是公民?”

工作单位按他的答案计算点数,父母是公民点数多一些,录取的机会大一些。咱们这一生没有家产也没有门第声望留下,已经愧对子孙了,如果入籍能给儿女一点点方便,能给儿女增加一点点优势,我拚上这张老脸也得干。已经走到这一步,常言道老牛掉进枯井里,剩下两个耳朵是在井口上挂不住的。

现在我从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换成堂堂正正的美国人。从颠沛流离的中国人,做到颐养天年的美国人。我仍是血统上的中国人,已是法律上的美国人。

回想入籍前后,我从喝白兰地的中国人,到喝茅台的美国人。从吃牛排的中国人,到吃饺子的美国人。从穿西装的中国人,到穿长袍的美国人。从听钢琴的中国人,到听胡琴的美国人。从说英文的中国人,到教中文的美国人。天造地设,天罗地网,注定我有两个身分。

移民啊移民,中国是祖父,美国是养父。中国是初恋,美国是婚姻。中国是思想起,美国是豁出去。中国是我们的故乡,美国是孩子的故乡。

“故乡是什么?故乡是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站!”

凡是有海水的地方都有中国人,是的,只不过,那些中国人最后都变成了外国人。

作者系知名留美作家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抗“疫”·人物 江西银行员工争当志愿者
藏在《权游》人物身高中的政治经济学:乱世矮个儿出强人
藏在《权游》人物身高中的政治经济学:乱世矮个儿出强人
第92届奥斯卡获奖名单揭晓 劳拉·邓恩:我们的使命是替无声者发声
扫码分享